第八章 所谓历史
任风嚣2018-10-27 22:253,425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三月之后。

  池塘边坐着一个少年,手捧书卷,读得津津有味。

  对岸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此时正抚着长须满意地看着那少年。

  “不过短短三月,他竟然能将《文韬》理解大半,就连老夫亲自撰写的《兵局》都被研讨了几分,此子天赋当真太过恐怖。方笑啊方笑,你究竟找到了个怎么样的怪物啊?”老者自言自语地笑笑:“老夫终于知道你为何宁肯违背自己的‘三不教’原则都要收他为徒了,这等天才,就连老夫都有点动心。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吧。”甘露先生叹了口气:“还好只有三个月,若是在多给他点时间,怕是吕凛连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察觉到池塘对岸的动静,赵景翊抬起头,看见了池塘对岸站着的甘露先生,急忙站起来行了个礼:“先生莫怪,小子竟然没有发觉您的到来,。”

  “无妨。”甘露先生摆了摆手:“你乃皇亲国戚,老夫只是一个闲散老头,用不着如此大礼。”说罢,缓步绕过池塘,走到赵景翊身旁道:“今天是你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了,有些事情,也得给你讲了。”

  “嗯。”赵景翊点了点头,三月前父亲那封信他也看过了,父亲只给了他三个月时间,不过这已经大大超出自己的预期了。

  “坐下吧。”甘露先生指了指一旁的石凳。

  “嗯。”

  两人坐好后,甘露先生从怀中掏出一本线装书,放在石桌上,推到赵景翊身前:“方笑共著有四本书,其中讲战术的《诡策》你已经精通了,而将战略的《文韬》,这三个月你也研习地差不多了。这本书名《笑西风》,是方笑撰写的四书中,唯一一本不是兵书的作品,今天老夫将其赠送与你,切记好好善待此书。”

  赵景翊从石桌上拿起这本书,并没有立刻翻开,而是抚摸着封面,看着封面上那三个篆字,感到几分亲切。

  “这本书讲的是方笑这些年来游历四方的一些所见所闻,还有对山河地质的一些记录,十分有价值。他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将他的学说书籍一代一代传下去。”甘露先生解释道。

  赵景翊抬起头:“对了,您说先生所著有四书,那除了《诡策》、《文韬》、《笑西风》之外,还有一本书是什么?”

  “早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甘露先生抚了抚长须,答道:“他在游历西域之前,一直在锦国燕昊国两地生活,在锦国有一个弟子名吕凛,而最早的那本书《武略》就在吕凛手中。”

  “哦哦。”赵景翊点了点头,吕凛这个名字,他记住了。有机会一定去锦国寻那吕凛,将最后一册《武略》弄到手。

  见赵景翊若有所思的模样,甘露先生笑道:“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吕凛可不是好惹的,此人性情暴躁,不喜与人接触,而且是锦国成名已久的名将,恐怕不太好弄。”

  “呃呃。”赵景翊挠了挠头,事情貌似没他想的这样简单。

  “老方的事情说地差不多了,老夫问你,对中原诸国的历史,可有探究?”甘露先生收敛了笑容,严肃起来。

  听闻这句话,赵景翊惊喜了一下,看来甘露先生是要给自己讲历史了。

  从小到大,他研习的多为云秦国一国的历史,对云秦国上下七百余年是了如指掌,但对于整个中原的历史却知之甚少。

  赵景翊抱拳:“小子愚昧,请先生指导。”

  “现在是云秦历多少年?”甘露先生提问道。

  “回先生,现在是云秦历七百三十一年。”

  甘露先生继续追问:“那现在是昊历多少年?”

  “昊历?”赵景翊皱了皱眉头:“昊历貌似……”

  “貌似已经弃用了是吧?”甘露先生冷哼一声:“昊历并没弃用,只是被人们所遗忘了。今年是昊历一千一百八十九年。”

  看着赵景翊迷惑的样子,甘露先生继续说道:“曾经的中原,只有一个帝王,那就是昊帝,无论云秦国、南楚、锦国,数百个小国都不过是昊王的附庸。”

  “数百个?”

  “对,数百个。”甘露先生点头道:“那时的云秦国,领土不过青岭一地而已。

  “在漫长的统治中,昊王后裔已经在蜜罐里呆了太久,对诸国渐渐也失去掌控力,但君王之威犹在,号令天下,莫敢不从。随着时间流逝,到昊历七百二十九年的时候,整个王朝只剩下燕昊、锦国、汐国、南楚、月苍、业国、曲国、云秦、龙国、翰国十个诸侯国,再加上西南的虞、荣二国,共计十二国。”

  赵景翊仔细地听着甘露先生讲话,这些东西都是自己不曾了解的。

  “这些国家之间相互征战,却又彼此牵制,一时间人才辈出,将星浮现,百家争鸣,大昊也进入了一个盛世阶段。

  “然而,在黄河之畔的晏国国,一个在锦国与月苍国之间夹缝生存的小国,却在一代雄主子正的带领下,先灭翰国,再征月苍和锦国。面对晏国的大军,月苍国甚至放弃了国都邯阳,北上逃离。接着,南楚业国锦国月苍国汐国组成联军,与邯阳决战叛军。奈何晏国太过强悍,五国联军败下阵来。自此,晏国一国中原称雄。

  “就这样,晏军横扫中原,夺去了其他诸侯国大片的土地,然而子正还不知足,将国名改为‘龙国’意图一统天下。诸国毫无抵抗力,只得请昊王出面,试图说服子正。昊王派出的使者被子正杀掉,甚至被吊在城门上示众。昊王再也忍无可忍,号令天下勤王。”说到这里,甘露先生长叹了一口气。

  赵景翊隐隐之间已经猜到了结局。在现在的诸侯国里可没有龙国这一国,唯一的就只有前段时间叛变的子秋所创建的龙国。

  “不是你想的那样。”甘露先生撇了赵景翊一眼,站起身走到池塘边上,望着池塘继续说道:“手下拥有近百万精兵,子正已经狂妄无二,竟然做下大逆不道之事。借着出兵攻打业国的同时,将昊王室所在的相阳攻陷,屠城十日。昊王室,无一人生还。”

  甘露先生低下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隔了约莫一炷香时间,他才继续开口:“后,子正于岳丘以昊王头颅祭天,认为自己的功劳胜过之前的三皇五帝,采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构成‘皇帝’一词作为自己的称号。接着,在祭天典礼上对天下诸国宣战。”

  “哇。”赵景翊一时被震惊了,想不到竟然有如此狂妄之人。

  “但是他失败了。”甘露先生转过头,看向赵景翊:“八个月之后,子正突染重疾身亡,随着他的驾崩,整个龙国分崩瓦解,各级将领反叛。其余诸侯国眼看机会来了,不约而同地向岳丘进军。三年后,子正所创建的大龙帝国,彻底亡国。

  “当人们都认为这场浩劫结束的时候,当时的南楚王熊成却在寿春祭天,昭告天下自己接到昊王遗诏,继承正统,于寿春称帝。这一举动引起了其他诸侯王的不满,于是,各个诸侯王陆续宣传继承昊王室正统,各自称帝,不再称自己的国家为诸侯国,统统改称帝国,自此,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说了这么多,甘露先生摇了摇头,嘴角微微扬起:“中原诸国之间,虽然没有明说,但暗中有个规矩,谁敢破坏平衡谁就会被讨伐,直到那个国家与其他诸国于同一水平线上,诸国才肯罢休。最近这两三年来,云秦国太过强大,虞荣毫无抵抗力就被吞并,中原诸国的联军都被云秦国一国击败,业国直接灭国,月苍国仅存大将军徐商一脉。有三百年前龙国的前车之鉴,这次云秦国的崛起,诸国不得不将其扼杀于萌芽之间,这可惜这颗萌芽虽然已经成长,但远没达到参天大树的水平。”

  “若是武帝不死……”赵景翊若有所思……

  “天意难违,还记得子正是怎么死的吗?”甘露先生问道。

  赵景翊疑惑道:“那位龙国雄主?不是病死的吗?”

  “但刚称皇帝,就病死了,这难道不让人感到奇怪吗?”甘露先生似笑非笑地看着赵景翊:“天意难违,任何意图违背天意的人,都将受到天谴。”

  “天谴吗?”

  “是的,天谴。”甘露先生笑了笑:“好了,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不管是武帝还是子正,距离你我都太远了。”

  “哦哦。”见甘露先生这回答,赵景翊也没回答,只是心中留下了一丝疑惑。为什么甘露先生会给自己讲这么多,在最终却告诉自己一个虚无缥缈的玄学?

  赵景翊总感觉甘露先生在隐瞒着什么。

  “这时间,你父王派来的人马应该在山下等着了。快回去收拾东西回云京吧。”甘露先生拍了拍赵景翊的肩膀:“老夫期待着你成为一代名将的那一刻。”

  赵景翊笑了笑,回道:“谢谢甘露先生夸奖,不过小子志不在此。”

  “哦?”

  “都说将军保家卫国名留青史,却是手下无数尸骨堆积而成,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若有选择,我宁肯不要那一将功成。”赵景翊抿了抿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样的心情。

  “你还年轻,在这个诸国混战的天下,太平是不可能的。”甘露先生叹气道。

  若天下一统,自然天下太平。

  这句话赵景翊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中回荡着。

  那天父亲的话语依旧萦绕耳畔。

  你想当皇帝吗?

  以前赵景翊想干脆利落地否决,但现在,他却犹豫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南下江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