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南下江遥
任风嚣2018-10-27 22:263,159

  云秦历七百三十一年,昭武十五年,秋。

  安西王赵青羲于云京云天宫正殿,手书千言奏折,端放龙椅之前,奏告武帝在天之灵,以大将军之名号召云秦各地守军一同讨伐叛贼子秋。

  云京城外,云秦各地兵马已经集结完毕,肃穆而站。不管他们曾经叫过什么番号,但现在只有一个番号,那就是讨逆军。只等赵青羲一声令下,即可出发。

  退出正殿后,赵青羲又前往云天宫以西的祭坛祭天,丞相李繇朗读祭文,主祭为他披上代表着帝国最高兵权的金甲。整个仪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在结束关头,赵青羲拔出宝剑,剑指西南:“讨逆军,出击!”

  “天佑云秦!”下方的云秦旧臣以及各军代表其呼出声。

  赵景遥看了看自己身旁的空位,微微叹了口气。景翊这家伙也太不懂规矩了,这么重要的时刻,竟然缺席了。可以想象,在今天之后,景翊在父王眼中的位置定然一落千丈。

  与赵景遥的失落不同,赵景央和赵景瑞却心头暗喜,纵然赵景翊领兵天赋再高,敢违逆父王,这辈子也得不到重用,如此扫除一个威胁,岂不美哉。

  虽然赵青羲没有宣传,但消息还是从军中弥漫开来了。天才将军赵景翊率领两百游骑,不伤一人就剿灭了十倍与自己兵力的叛军,一时间传遍了云京。

  但消息太过惊世骇俗,又没有赵青羲赵景翊的亲自出面说明,在百姓中,这个消息慢慢就冷却了。但赵景央等人却是知道这个消息真实度的,对于赵景翊这个横空出世的黑马,的确得留几分防备。

  不过算算时间,赵景翊已经有三月余没在云京露过面了,再依据赵景翊的天赋和身份一想,定然是被其父王派到地方去当小将领了吧。

  赵景央赵景瑞都这样想的。谁叫赵景翊从小就不讨父王的喜爱,又是庶出身份,甚至连其母亲是何方神圣都不知,有这些情报,不难推理出这样的结果。

  然而,他们都想错了。

  赵景翊现在的确不在云京,而是在距离云京六百里外的青岭。

  在告辞甘露先生后,赵景翊便从前来迎接自己的将军口中得知了父王的决定。赵青羲打算从青岭抽调两千步卒作为先锋,由赵景翊与青岭军防将军徐林,先行抵达江遥刺探情报。

  纵然赵青羲坐拥十万大军,而叛军只剩下三万余兵力和一座城市,但赵青羲丝毫不敢大意,倒不是说对自己没信心,而是江遥一城,易守难攻,城内自有水源,就算被围上个三年五载也能喝饱吃足。何况子秋在叛变之前,就有‘疯将’一称,在曾经抵抗五国联军的战斗中,将自己一城百姓与敌军同归于尽。此刻又到了危急存亡之时,指不定子秋为了活下去,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赵青羲不敢让一城十几万百姓成为子秋的筹码,于是只好先派遣一支先头部队,刺探情报的同时,也在江遥附近散播各类谣言,尽可能让疏散江遥百姓的基础上,也进一步瓦解叛军的军心。

  就在赵青羲云京代帝祭天,宣布讨伐叛将子秋之时,青岭方面已经开始行动了。青岭距离江遥只有三百来里,而云京到江遥的距离却是六百里,加之赵景翊徐林方面人少易行军,又都化妆成商队模样分批出发,从而要比云京大军早半个月抵达,这半个月,够做许多事情了。

  本来按照赵景翊想法,是让两千步卒先行到江遥附近,再化妆平民渐渐渗透进去。但姜还是老的辣,徐林却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将这两千人马分为两队,一千人化整为零混入商队,陆续由大道行向江遥,货物之中还可以夹杂刀剑,待云秦讨逆军攻城时,可里应外合辅助进攻。剩下一千人找机会暗中潜入江遥,再留百余人于城外收集情报。叛军眼下正是各类资源稀缺的时刻,对于商队自然是敞开大门欢迎,根本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阻拦。

  听罢,赵景翊不假思索就同意了徐林的计谋。虽说自己被甘露先生都称之为军事天才,但奈何统军次数太少,经验不足,距离徐林一级的将军果然还是有一定差距。

  徐林本为苍州铁卫的一名千人将,赵青羲攻占青岭后,将苍州铁卫和沙州军分出一部分作为天水军,其中也包括徐林。如果是西洲游骑是赵青羲麾下最精锐的骑兵,那苍州铁卫就是赵青羲麾下最精锐的步兵,虽然苍州铁卫仅仅五百余人,但每一人都至少经历过三年以上的训练,都是上过沙场百战余生的精锐。能在最精锐的步兵里担任千人将,徐林还是有其本事的。在分离出苍州铁卫后,他的职位也就从千人将升为五千人将,统管天水五千兵力的军防。

  此次行动,以徐林为主,赵景翊为辅,纵然赵景翊在赵青羲眼前展现了一番自己的才华,但奈何经验太浅,此番又是重要行动,赵青羲不得不谨慎起见,运用自己多年的得力干将徐林。

  至于参与此次行动的两千步卒,由八百苍州铁卫和一千二百沙州军组成,论战斗力,哪怕遇上子秋的前锋部队都有一战之力,此次用作奇兵偷袭,在赵青羲看来是够了。毕竟此番讨伐江遥,主力部队是他麾下的讨逆军。

  赵景翊比徐林要先出发几天,在那日从清泉山上下来后,赵景翊就前往军营整顿兵马,次日清晨便带着一众人马化装成难民模样,从青岭出发了。

  出于保险起见,等到了江遥叛军势力范围,这一众人马便会自行拆解为几人或者十几人的小队,慢慢随着平民混入江遥。等入了江遥后,便会按照赵景翊之前在江遥城地图中的标记,隐匿到各处,只等信号发出,便可行动。

  这些都是赵景翊和徐林在出发之前就准备好的,参与此次行动的两千兵卒都记熟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

  沿着大道行了两日,赵景翊已经抵达了位于云秦岭脚下的一个小镇。小镇不过数百户,却是此地唯一的聚居点,也是云秦国旧都青岭前往江遥的必经之路。

  过了这个小镇,便是叛军的地盘了。此时处于战备状态,小镇南边建立了哨卡,严禁此边百姓过境。

  对此,赵景翊只好绕过这个哨卡,通过一条人迹罕见的山路绕到江遥城西边荣地前往江遥的道路上。这一绕路,足足多绕了五天时间。

  而徐林方面,便轻松得多了,坐着马车优哉游哉地从青岭顺道而下,沿途哨卡都用钱打理掉,打理不掉就找上当地最高将领,亮出腰牌,顺利通过。一路畅通,一支千人规模的大型商队只花了七日余就顺利抵达了江遥。

  在交出一大笔连徐林都肉痛不已的‘进城金’后,这支商队总算踏入了江遥城门,进驻了之前就准备好的商会。一众人开始忙碌的准备,或打探情报,或检查兵器,徐林也分出了一大批人将携带的商品送往市场销售作为掩护。

  徐林抵达江遥后的第七天,赵景翊带着第一批‘荣地难民’踏入了江遥城门。现在子秋正在无形之间从各地将百姓集中到江遥城里,等他日赵青羲兵临江遥之时,这满城的百姓都将是他的筹码。他在赌,赌赵青羲和二十年前一样宅心仁厚。

  关于赵青羲于云京组建讨伐军南下江遥的消息,并未传到江遥百姓耳中,现在的江遥与往常一样,处于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中。一年多前子秋叛乱的时候,江遥等云秦南城市都已经由子秋的心腹所掌控,没经历过战乱就融入了‘龙国’政权,此地的繁荣景象没有丝毫受损。

  当初子秋的计划就是,先夺去云秦南地区,据云秦岭而守,渐渐蚕食掉虞荣镇南王。因此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在云秦南地区,而偏僻的西域却被他忘却了。

  在他看来,十几年前安西王赵青羲受排挤远走西域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一望无际的黄沙外,就只剩下那几个异域国度,完全够不成威胁。

  于是便被赵青羲捡了漏,强大的云秦家从防守最薄弱的陇西直捣云京,根本不给子秋丝毫的反应机会。那时子秋还带着主力与镇南王赵青鸢酣战呢。

  他想不到的是,十五年前赵青羲虽然遭受排挤离开了云京,离开了云秦最繁华的地方。但赵青羲那谋略还在,十五年前西域有着上百个小国,乱作一团,云秦国的安西都护府只是一个数百兵力镇守的小城,西域诸国看在云秦的脸面上才不动声色。十五年后的西域,却只剩下不到十个小国,以联盟的形势抱团取暖。而他们面对的,是拥有着数万精兵悍将的安西大军。

  为了避免武帝起疑,赵青羲特意切断了与云秦国的消息通道,于是云秦国内部十几年来对于西域的影响并没过多的改善,自然子秋也不会注意。

  但这一点失误,是致命的。

继续阅读:第十章 江遥行动(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