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江遥行动(一)
任风嚣2018-10-28 19:033,235

  等子秋反应过来的时候,赵青羲的十万大军早已自陇西而入,第一个目标就是云秦南。

  也的亏子秋反应迅速,立刻从何镇南王赵青鸢的缠斗中脱身,带着三万大军回防江遥,这才守住了江遥一城,而其他城市却已经被攻陷,城头扬起了云秦的旗帜。

  没过多久,云京也失陷了,这一情报让子秋认识到,自己的大计,可能真的失败了。

  现在他唯有死命一搏,守住江遥的一亩三分地,向东发展,那里是原南楚的地盘,在几年前五国伐云秦战争后,南楚消耗严重,民不聊生,百姓数百年的积怨爆发,各地争相造反。江遥以东的南楚西现在确被一个叫做‘长生教’的组织统治着。子秋并不认为一群刁民逐渐的民兵队能强过自己的曾经大破赵业国联军的精锐部队,待赵青羲十万大军铩羽而归后,自己便可发兵东边,奇袭‘长生教’,获得大片农田和地盘,让‘龙国’这个政权延续下去。

  所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守住江遥。

  至少子秋是这么想的。

  回到赵景翊和徐林带领的潜入部队方面。

  时逢十月,燥热的天气已经被干冷所替代,百姓们都换上了厚实的衣物,准备应对即将来临的冬天。

  东城区,一座颇有规模的商会后院,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正指挥着伙计布粥。院子里站满了衣不掩体的难民。

  接过一碗热粥,赵景翊低着头,默默走到一个偏僻的墙角坐下,一口一口地喝着粥,目光却在一众难民和伙计间游走着。

  很快喝完一碗粥,赵景翊右手持着碗,在地上磕了几下。一个伙计注意到了这边,向旁边的人打了个招呼,便向赵景翊走来。

  “你吃饱了吗?”伙计居高临下看着赵景翊。

  赵景翊摇头:“粥太稀,不管饱,解渴倒不错。”

  “还要吗?”伙计继续问道。

  “不要了,吃饱喝足不好做事。”赵景翊站起身,拍了拍伙计的肩膀:“快入冬了,得多准备粮食。”

  “原来是世子大人,原沙州军百人将,现徐将军麾下青岭军百人将燕扩见过世子大人。”这伙计只是嘴上低声说道,并没行礼什么的。两人都心知肚明,在这个场景下不能暴露身份。

  “带我进去吧。”赵景翊指了指燕扩身后。燕扩点点头:“世子请跟我走。”

  在场这么多衣衫褴褛的人和穿着打扮都差不多的伙计,没人注意到赵景翊和燕扩两人的消失,布粥继续进行着。

  换了一身衣服,又用清水洗漱了一番,赵景翊望着铜镜里的自己,微微点了点头。原本徐林最开始的意思是让赵景翊顺着商队进城,而自己带着其余人等化妆难民混入江遥,却被赵景翊拒绝了。按赵景翊的说法是,自己年轻气盛,一来经验不如徐林将军,而来不愿意见到父亲麾下军队腐败的一面。犟不过赵景翊,徐林只好自己率领商队,而让赵景翊去受苦了。

  其实这些都是赵景翊的表面说辞,他主动要求化妆难民潜入,其实还有自己的想法。

  现在的赵景翊可是一人行动,按照以往的情形,陆顷和荆祁两人不可敢离开赵景翊三丈的距离。关于他们两人,赵景翊另有打算。

  “末将见过世子。”身后传来徐林的声音,赵景翊转过身去,微微还了一礼:“徐林将军。”

  督见一旁木桶里的破烂衣物,徐林再一抱拳:“世子受苦了。”

  “无妨,一切为了云秦。”赵景翊摇了摇头,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徐将军坐下说话吧。”

  “是。”

  两人坐定后,是赵景翊现开的口:

  “预计明日午时前,我麾下的六百余士卒可全数入城,至于剩下四百人,我对他们有其他安排,将军莫怪。”

  徐林点头道:“无妨,世子若有什么想法,尽管去实施就行,末将相信世子的能力。有一个问题,何时我们开始发放兵甲?”

  “我建议借囤货之名,将兵甲送往各个偏僻的仓库,让士卒们自行去取。在离开前我已经叮嘱完毕,一切按照当初在青岭时定下的图纸行事。”赵景翊微微笑道。

  “看来末将担心的,世子都想到了。”徐林点了点头:“不知世子为何晚了四日抵达,着实让末将担心了一番。”

  “劳烦徐林将军挂念了,我只是绕了下路,从荣地绕行江遥。”赵景翊道。

  “世子果然谨慎,的确从荣地方向绕行江遥要保险得多,此刻荣地连连战乱,到处都是难民,此举胜在保险。”徐林笑道。虽然和当初在青岭的约定不同,但此刻赵景翊安全抵达了江遥,徐林也没说什么。

  “徐将军不必说这些,还是我的失误,若早来几天,便好了。”赵景翊微微俯首,自责道。

  事实上,赵景翊完全可以避免绕路荣地的。他只需要带着一众化作成难民的士卒自荒野小道行至江遥以东,便可混入难民中。

  但赵景翊选择了绕行荣地,顺带将陆顷荆祁以及四百余士卒留在了浩水以南。

  子秋在进行着豪赌,赵青羲又未尝不是一场豪赌。他赌的是子秋会奋战到最后一刻,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赵景翊同样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擅自将手下所有苍州铁卫派遣到了浩水以南驻扎。他在地图上标出了一条路线,是从江遥南渡浩水并逃往南楚西最快捷的一条路。

  当然这些他是没有告诉徐林的,徐林虽然迫于赵景翊世子的地位有几分尊敬,但在骨子里还是看不起这个才上战场没多久的王族子弟,纵然赵景翊刚大胜了一次又如何?那是西洲游骑精锐的原因。

  对于徐林心里这点小心思,赵景翊是明白得很呢。

  “那么接下来……”徐林犹豫着看向赵景翊。

  “一切全凭徐将军做主。”赵景翊含笑道。

  听到这句话,徐林松了口气:“那么世子便好好休息,末将还有一大堆事物要处理。”

  “劳烦徐将军了。”赵景翊对着徐林微微一抱拳,徐林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目送徐林离去后,赵景翊带上房门,目光望向那盆破旧的衣物,轻轻摇了摇头。

  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将兵器偷偷运出城去,送到浩水以南的苍州铁卫手中。当时离开青岭的时候,士卒们的兵甲都藏到了商队的货物之中,每个人都是轻装上阵,连一把佩刀都没携带。待到赵青羲讨逆军大破江遥城后,子秋南渡浩水,总不能让一群赤手空拳的‘精锐’去截杀子秋吧。

  约莫过了三日,赵景翊琢磨着讨逆军应该过了终南山,于是开始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通过黑市交易,赵景翊轻轻松松的送了一百多套兵甲出城,但第二天,却被子秋颁布的一条禁令难住了。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在徐林的有心推动下,讨逆军的消息越传越火,在江遥城里已经成了人所皆知的事情,为了避免百姓举家逃亡,现在的江遥只许进不许出,若是商队进出,每一件货物都要拆开检查,也就导致了赵景翊的兵甲根本无法送到城外。

  幸好自己已经通过黑市送了一百套兵甲出去,要不城外的苍州铁卫就陷入无甲无器的局面了。

  不过办法总归是人想出来的,而后的几天,赵景翊通过江遥西侧的水门,偷偷塞了两百套兵甲出去,不过也只有这样了。

  另一方面,赵景翊亲自走了江遥城里的大街小巷,运用曾经方笑交给自己的城防之术将江遥这座城市彻底吃透,并找了个机会派了一个士卒混入商队出城,将此份情报送往讨逆军父王手里。赵景翊相信有了这份情报,在攻城的时候赵青羲能更加得心应手。

  但赵景翊想到的事情,徐林也想到了,不过遗憾的是,在送情报出城的时候被发现了,送行者以及其商队全数被当场格杀,并且禁令再一次加强,连商队进出都不允许了。

  在徐林叹气之时,赵景翊却松了口气,还好他提前就擅自送出了情报。

  安慰完徐林将军后,赵景翊继续在大街小巷里转悠着,只是一份情报,他可不会仅仅满足于此。

  另一方面,赵青羲率领的十万讨逆大军已经抵达了浩水,接下来只用顺着浩水向上游行径,只需十日便能抵达江遥。一场惊天大战,已经拉开了帷幕。

  夜半,讨逆军军营的中心位置,一座小帐篷里。

  赵景央斜坐在简易被褥上,百无聊赖地翻着兵书,账外映出了一个人影。

  “进来吧。”赵景央头也不抬道。

  掀开帐帘,赵景瑞走了进来:“二哥。”

  “三弟啊,什么事?”赵景央放下手中的书,指了指一旁,示意赵景瑞坐下。

  赵景瑞走到赵景央旁边坐下,叹了口气。

  “还是没有老四下落?”赵景央皱眉道。

  赵景瑞点了点头:“嗯,自从三月前,老四就再也没出现在云京,根据那几天的守城士卒描述,老四带着两个亲卫出了城。”

继续阅读:十一章 江遥行动(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