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江遥行动(二)
任风嚣2018-10-29 23:363,397

  “去了哪儿,这么简单的消息到现在都没答案吗?”

  “嗯,只能知道老四是从西门离开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问了他的侍女,也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赵景瑞摇了摇头。

  “那就怪了。”赵景央摸着下虞细细思考着:“按理说,父王自由对我们都严苛无比,只对老四一人爱理不理的,但基本的规矩肯定是得讲究的,老四这一走好几个月,父王都不闻不问,你觉得父王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怎么,二哥有什么想法吗?”赵景瑞目光望向赵景央。

  “我总感觉,父王和老四并不是表面上那种关系。”赵景央低头看着地面,思索道:“当年父王不惜背上骂名也要将老四接回家中,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老四的母亲定然在父王心里有很重要的地位,但等到了西域,父王虽然忙于政务,却丝毫没有松懈对我们兄弟几人的管理,唯独老四,住着最偏僻的屋子,拿着最少的月俸,就连十岁时搬到府外居住,父王都没有做出任何态度,你不觉得有几分古怪吗?”

  “照二哥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感觉有几分古怪。若是说老四不得父王喜爱就算了,但至少老四姓赵,也留着皇族的血,父王不会养出一个没有皇族子弟模样的人出来。而且,你看现在老四像是从小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吗?”

  “是了,便是如此。”赵景央站起身:“关于这一点,我相信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在父王那里。”

  “但是,你敢问吗?”赵景瑞问道。

  赵景央摇了摇头:“我不敢,但是有人敢。”

  “谁?”

  “大哥。”赵景央嘴角微微上扬:“赵景遥。”

  ……

  “你给我出去!”帅帐传出一声怒吼,接着便看见赵景遥跌跌撞撞地从帅帐中跑出。

  此刻他额头上还有一道伤痕,明显是重物所造成的。

  见赵景遥这模样,躲在暗处的赵景央和赵景瑞两人暗暗咋舌,果然不出他们的所料,父王罕见地发怒了,在他们印象中,父王赵青羲是个脾气极好的人,几乎没有发怒的时候,但这次父王却真的怒了。

  赵景央推了推赵景瑞,示意他赶快去照顾赵景遥,毕竟让赵景遥去当枪头触碰父王霉头的人可是他们俩,若是不能妥善处理好大哥赵景遥,只怕有一天赵景遥说漏了嘴,自己两人也得遭殃。

  回到帐内,问起具体情况,赵景遥却只是苦笑一声:“刚问到景翊母亲的时候,父王就已经变了脸色,只怪当时我太过莽撞,冲撞了父王,惹得父王大发雷霆。四弟的下落,只怕是闻不到咯,呵呵。”

  老大赵景遥是个很好的人,对每个兄弟都很上心,赵景翊失踪这么多天,他本人也着急得不行,这次又有赵景央赵景瑞两人教唆,便去了帅帐询问。

  本来赵景央只想让老大旁敲侧击一下,没想到只是赵景遥太过于口直心快,直接向赵青羲询问关于老四母亲的事情,这可是在安西王府没人敢碰的禁忌。

  于是乎,就被骂出来了。

  虽然什么都没问到,但赵景央却清晰的明白,赵景翊似乎不是自己以往影响中那么废,那么不受人待见。

  或许可以掌握在手中?也或许……

  赵景央并未过多思考,他现在要想的是如何在十天后的那场大战中获得更多的军功。

  ……

  江遥方面。

  通过几日的努力,赵景翊终于通过某个叛军高层获得了走上城墙的机会。

  说是努力,其实就算一天天泡在酒肆和青楼里,各种包场请客,结识了一大堆狐朋狗友,其中不乏和子秋麾下高级将领有关系的人。

  虽然只能在城墙上随便逛逛,很多地方不能前往,但对于赵景翊已经足够了。只需要观察一下城墙上的模样,赵景翊便能推理出哪里是存放箭矢的地方,那里的最好攻克的地方。

  又花了两天功夫,将整个江遥的布防摸清南楚后,将布防图送到了徐林手上。

  接过这张详细的布防图,徐林怪异地看着眼前这个虽然面目稚嫩,但脸庞上已经没了丝毫稚气的少年。

  他有几分怀疑,自己面前坐到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有着丰富侦查经验的老兵。

  哪怕是云秦最精锐的侦查兵,也无法做到赵景翊这般吧。倒不是说云秦的侦查兵不够精锐,只是赵景翊跳出了一般侦查兵的思维圈子,既然无法偷偷潜入,那我就光明正大的走进去。只用初略地扫一眼城头,赵景翊便可以从《文韬》和《兵局》两书中推理出准确的布防图。

  便如同赵景翊自谦所说的那一句话一样。

  我只不过是踩在了前人的肩膀上。

  有了这封详细的布防图,徐林的布局也轻松地多了,除去散播谣言动摇军心之事,他还可以在讨伐军围攻江遥时,按照这张布防图精准偷袭,彻底让江遥城内机构瘫痪。

  在徐林看来在,这场大战的胜算又多了几分。

  江遥西边为丘陵,南部为浩水,十万大军进攻,唯有从北边和东边强攻,最多在西边埋伏几支部队包围,但强攻是做不到的。

  眼下赵青羲的部队里,可没有水师。他自西北而来,麾下军队多是以步战骑战为主,加之云秦本身就不重视水师,唯一的几支水师都掌握在镇南王赵青鸢的手里。所以面对广阔的浩水,赵青羲是在是无计可施。

  按照赵景翊绘制的布防图来看,江遥城内的兵营、军械库多为东边,因此强攻东边付出的代价远远高于北边。北边都是民宅所在,叛军的支援定然慢上许多,但按子秋的性格,多半会将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推上城墙,这也是赵青羲感到最棘手的事情。

  因此,赵景翊和徐林达成一致,派遣一千人潜伏到北区,待到江遥被围攻抓壮丁的时候,好阻拦一二,最好是能顺势杀上城墙打开城门,哪怕一条缝已经足以。

  至于剩余六百人,则由徐林带领,准备袭击子秋的府邸,明面上意图斩首子秋,暗地里确是想要瘫痪指挥系统。

  一切都已经就绪,现在赵景翊他们要做的就是等待讨逆军的到来。

  倒数第四天,城内出现了骚乱。

  起因是一队巡逻士兵吃了饭不给钱,还殴打小二,引发周围民众反抗。本来只是一件很简单的斗殴事件,一个巡逻士兵却在一怒之下拔刀砍伤了一个老头。局势瞬间变得无法控制,百姓们积压了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发,纷纷拿着家里的菜刀斧子与士兵们对拼了起来。

  但拥有了兵器又如何?没有护甲也没经历过训练的百姓怎么会是正规士兵的对手?不到半个时辰,地面上就堆满了尸体,有巡逻士兵的,但更多的是百姓的。

  面对龙国政权的残暴镇压,江遥城内各处都开始爆发反抗,特别是在一众云秦卒擅自的鼓动下,这场骚乱更是蔓延到了全城。

  对于这些骚乱,子秋只下达了一个命令,那就是:反抗者杀。

  从日落一直到深夜,从深夜一直到黎明,知道街头被鲜血染红,这场骚乱才以叛军军方的胜利而结束。

  初步估计,在这场骚乱中丧生的百姓,至少有数百人,而叛军军方也付出了百余人的代价。

  另外,赵景翊带着一种化妆混混的云秦卒,趁火打劫了一波,成功杀入了龙国负责钱粮的部门户部,若不是户部尚书跑得快,只怕也要成为刀下亡魂了。在一把火烧掉户部后,一众‘混混’将大量财宝货币抢走,然后一众人消失在了街头。

  在尝到甜头后,赵景翊正计划着再引起一场骚乱,然后自己带人去把工匠坊砸了的时候,徐林却带来了关于百姓伤亡的报告。见到这触目惊心的数字,赵景翊沉默了,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继承了父亲赵青羲的宅心仁厚,自然不希望将无辜百姓卷入战乱。昨天那场骚乱纯属意外,但如果为了砸掉工匠部再人为引起一场大型骚乱的话,赵景翊于心不忍。

  不过赵景翊还是顺利地砸掉了叛军的工匠部,叛军称之为工部。

  事情发生在倒数第二天傍晚。这一日,通过内部消息,赵景翊得知子秋在自己府邸召开誓师大会,一众将领不醉不归。

  本来赵景翊没想着攻击工部,毕竟那里是江遥城里防守最严密的一处地区。

  但北城却出现了一点小骚乱,而且并不是民众之间,而是几个大家族干起来了。大家族都养着自己的的府兵,都是受过训练的,干起仗来说是战场也不为过。而且不知怎么的,平日里关系还算要好的几大家族在最关键的时刻却火并了起来。大部分将领都在子秋府邸里痛饮,而外边的低级将领只好带着自己的人马前去安抚秩序。

  这样一来,工部的防守就空了出来。

  两个时辰后,当这帮子守卫维持完秩序回来的时候,却看见的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工部了。工部里的器械全部被毁,刚做好还没来得及送往兵器库的装备全部被损坏。关键是,所有的工匠都被卸掉了关节,就算能立刻恢复过来,但接下来的几天里也干不了活了。

  这一招可谓是釜底抽薪,让叛军不得不从民间去招募铁匠。但这些铁匠再熟练又能有常年只打造军械的工匠熟练?答案是否定的。

  当然,这一档子事情引起了叛军高层的注意,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能猜得到,江遥城里已经有云秦军潜入了。

继续阅读:十二章 战火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