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子秋之死
任风嚣2018-10-31 10:012,496

  很快,城墙上的‘龙’字旗飘落,取而代之的是带有‘云秦’字样的旗帜。

  赵青羲骑着高头大马走进东门,踏在支离破碎的城门之上,身前身后是一片废墟。他身后跟着一队同样骑着战马的将领,赵景遥赵景央赵景瑞三兄弟俨然之中。在将领们身后便是一队队整齐有秩的士卒。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士卒,大部分部队都被赵青羲留在城外打扫战场和安营搭寨了。

  刚进城没几步,就遇到了徐林带领的一众青岭军。

  “徐将军辛苦了!”赵青羲翻身下马,对徐林一抱拳,严肃道。

  见赵青羲翻身下马给自己打招呼,徐林连忙上前几步,单膝跪地道:“末将,不负大将军所望,顺利完成任务!”

  “这次江遥之战,你应当首功!”赵青羲上前扶起徐林,重重点头道。

  “末将不敢居功,若论首功……”话还没说完,就被赵青羲打断了。

  “带本王去子府。”赵青羲拍了拍徐林的肩膀,正欲翻身上马,却见徐林待在原地没动,不由得出声催促道:“徐将军?”

  徐林尴尬一笑,抱拳道:“回大将军……子府,已经被末将一把火烧了……”

  “啊?”赵青羲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你小子……”

  “末将……”

  “现在江遥城里还有适合作为指挥部的地方吗?”赵青羲问道。

  徐林点头道:“叛军吏部建筑尚且完整,大将军可前往。”

  “那好,带路。”赵青羲翻身上马,徐林一抱拳,小跑到赵青羲旁边。而原本在他身后的青岭军则分散到道路两侧,让出道路。

  赵青羲在马背上坐正,双腿一夹,战马继续向前走去,身后一队将领士卒紧随。

  ……

  浩水之南。

  一艘小船悄然靠岸,一群普通士兵打扮的亲卫簇拥着子秋从船上跳下。

  回头望了一眼依旧雄伟的江遥城墙,子秋长叹了一口气,强迫着自己不去回想这一次的失败。回过头来,他望向远方的山脉,嘴角一抹笑意浮现:“等征服了楚西,朕还是大龙的皇帝,哈哈。”

  身旁的亲卫一个个面面相窥,不敢出声。

  此时,一支飞箭从丛林中激射而出,刚好命中子秋审身前的一名亲卫的手臂,亲卫忍痛拔下箭矢,大吼一声:“有埋伏,保护陛下!”

  亲卫们立刻结成队形,将子秋牢牢保护在中央。

  之前射出箭矢的方向,一个人影渐渐走进,入眼是一个顶多十八九岁的青年,手握着一张怪模怪样的弓箭,歪着头向子秋极其亲卫走来。

  “来者何人?”一个亲卫见只有一个人,松了口气,大声问道。

  那道身影停住脚步,微微抬起头,嘴里吐出两个字:“安西王府四世子赵景翊麾下,陆顷是也!”

  “区区府卫,何敢挡我等路线?你可知你面前站的是谁吗?”亲卫怒斥道。

  “当然知道。”陆顷脸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对着子秋微微行礼:“见过子大将军。”

  “你!”一个亲卫正欲拔刀向前冲去,却被子秋按住了肩膀。

  “奥不,现在不应该说是子大将军,而是叛徒子秋了吧?”陆顷脸上的戏谑又多了几分,还装模作样摇了摇头

  “这便是你云秦人对待敌人的做法吗?优势占尽还出言侮辱。”子秋冷着一张脸道。

  “不不不,子大将军误会了。”陆顷右手伸出食指,晃了晃,眼神中带着一股鄙夷:“这是我们云秦人对待叛徒,特别是临阵脱逃的叛徒的做法,你,不配作为云秦的敌人!”

  “你!”听着陆顷的侮辱,子秋怒吼出声,随即喉咙一甜,吐出一口鲜血。吐出这口鲜血后,他的脸色苍白了不少:“好计谋,是赵青羲早就猜到朕会渡江吧,所以早就拍了人在浩水南畔等着吧?”

  “有一点你说错了。”陆顷笑道:“我们并不是王爷指派,而是受我主,安西王府四世子赵景翊之命驻守此处等待子大将军的大驾光临。”

  “呵呵,赵景翊?那个私生子?”子秋摇了摇头,虽然他与赵青羲没什么交往,但关于赵青羲的丑闻,可也算是有所耳闻。

  “好了,有多少人都给我出来吧。”子秋拔出腰际的长剑,眼神中带着一丝决然:“今日,朕子秋,子氏一脉传人,龙国第十三位皇帝,将于浩水之南奋战至最后一滴鲜血流尽!”

  “哈哈哈!”陆顷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作甚?”见陆顷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模样,子秋勃然大怒。

  “笑的便是你太过狼狈,我一人站这里都不敢上前将我斩杀,若是在我们对话开始时你派遣亲卫上前将我斩杀,说不定你已经逃出生天了,但是可惜啊,可惜啊!”陆顷仰天大笑:“青岭军,都出来吧。”

  四周响起铠甲碰撞之声,从丛林中陆续跑来一队队身着精甲的士卒,将子秋以及亲卫牢牢包围住。

  子秋的脸色有点难看:“难道说你一直都在虚张声势,所谓的侮辱都只是拖延时间?”

  “你以为呢?”陆顷长呼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笑道。他能感觉到,此刻自己内衣以及完全被汗水打湿。

  是的,在子秋等人登陆南畔的时候,这里只有陆顷和两三个青岭军埋伏而已。若等青岭军感到,恐怕子秋等人以及跑远了也不一定,所以陆顷只好虚张声势拖延时间,拖延到青岭军集结完毕。

  这是一场赌博,是陆顷赌赢了,若是子秋决然一点,派遣亲卫上前与陆顷搏杀,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但现在,什么也没了。

  陆顷喘了几口气,目光投向被包围着的子秋等人。意想之中的狂怒并未出现,子秋只是长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也就是说,朕并未被人真正的嘲笑,是吧?”子秋摇了摇头,眼睛看向陆顷:“你叫陆顷?”

  “正是。”陆顷挺直腰杆自傲道。

  “好!”子秋大笑一声,随即收敛神色,目光淡然地看向陆顷:“你可愿有锦绣前程?”

  “我只愿永远更随世子。”陆顷回道。

  “哈哈,你这性格,朕喜欢!”子秋再次大笑一声,长剑一扬,抵住自己的脖子,眼神中带着一丝后悔,却又有一丝决然。

  “今日,朕将这颗大好头颅送与君了,拿去换锦绣前程吧!呵呵,哈哈哈!”言罢,挥剑自刎。

  “陛下!”“陛下!”……

  高大的身躯推金山倒玉柱般倒在地上,子秋临死还瞪着眼睛,嘴角却又有一抹笑意浮现。

  见主子自刎,亲卫们也再也没了战斗的想法,一个个放下武器,就地投降了。

  陆顷惋惜地看了一眼子秋的尸身,遗憾地摇了摇头,不知为何,他现在心中并没有立大功的喜悦。

  “其实站在子秋的角度,他也,不愧为英雄一词。或者,枭雄。”这一句话陆顷并未说出口,只是在心里默念。

  ……

继续阅读:十五章 攻占江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