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战火倾天
任风嚣2018-10-31 10:032,842

  “大将军,抛石机队已抵达目标地点,半柱香时间即可开始投石。”副将报告道。

  赵青羲微微点头,问道:“撞城锤呢?”

  “大概还有两刻钟左右。”副将回头望了一眼,急忙回答道。

  还不等赵青羲回复,北方城墙的位置接连升起三道响箭。

  看到这副情景,赵青羲微微变了脸色:“北墙方面的攻势有点困难,那里不是平民区吗?杨副将,赶紧询问一下。”

  “遵命!”副将转身跑到右侧护栏处开始打旗语。在下列大军中每隔三十丈就有一处旗语兵,消息飞速地传播着,只是半柱香时间,消息就已经传回。

  副将脸色微微僵硬,靠到赵青羲旁边轻声说了一句,赵青羲脸色剧变,右手用力一拍栏杆,怒吼出声:“子秋你个混蛋!竟然驱赶老百姓上城墙!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或许是感觉到赵青羲的怒骂,子秋望向远处高台的位置,嘴角扬起一个挑衅的弧度。可惜距离太远,在赵青羲眼中,子秋不过是一个大一点的黑点而已,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副将焦急地询问道:“大将军,怎么办?”

  “什么该怎么办?长弓队停止设计,莫伤到了百姓!”赵青羲用力一摇头,双手拍在栏杆上:“我们这边得快点了,让撞城锤快点!”

  “遵命!”副将打出旗语催促着推动撞城锤的士兵们。奈何撞城锤太过沉重,哪怕是三十余人推动,移动速度都是极慢的。

  突然,北城方面有旗语传来,副将一看,脸色一喜,急忙转身抱拳道:“禀报大将军,我方士兵已经冲上北方城墙!”

  “啊?这么快?”赵青羲一惊,目光遥望西北的方向,当然,在这里什么也看不到:“不可能吧……”

  “不是城外的士兵,是从城内,一队穿着我们云秦铠甲的士兵冲了上去。”副将继续解读着旗语。

  赵青羲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是徐林他们!这次他们可算是立大功了,哈哈哈!”

  “大将军在城内还有伏兵吗?”副将一喜,连忙问道。

  赵青羲点点头,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但眼中却有一丝忧虑浮现:“本王并未要求他们协助攻城,任务仅仅是散步谣言动摇叛军军心而已,没想到……”

  “恭喜大将军,贺喜大将军!”副将连忙恭喜道,他已经记下了‘徐林’这个名字,等回去后一定得多结交一下。

  与此同时,江遥北城墙上。

  赵景翊用力一顶盾牌,隔开前方士兵的刀剑,右手扬着战刀,向前方用力挥去。一道月光迸现,眼前一具无头尸体倒下。他大口喘了两口气,接着高高举起战刀,怒吼道:“云秦的将士们!胜利就在眼前!只要拿下这座城头,胜利就是我们的了!”

  这一声怒吼引起四周云秦士兵的共鸣,杀敌速度又快了几分。城墙上多为枪兵和弓箭兵,对付刀盾兵都不占优势,很快就被云秦士兵占领大部分城墙。

  这一空隙给了外面的云秦军极大的时间,在短时间内云梯已经架设成功,一个又一个的云秦士卒从云梯登上城墙,加入了赵景翊率领的队伍,一统奋勇杀敌。

  再次砍倒一个敌人,赵景翊杵着刀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转头看向城墙内部,在江遥城的中心,一道火光已经冲天而起。

  就在他分神的片刻,身后一道寒光袭来,赵景翊迅速收回思绪,就地一滚躲开这一刀,紧接着一个扫堂腿将偷袭者踹到在地。起身后赶紧一刀插入了偷袭者胸口,接着一脚将其从城墙上踢下去。

  也不顾及战刀沾满了鲜血,赵景翊将战刀往肩膀上一抗,对着城中心一扬眉毛,嘴角露出笑意。在开始进攻后,徐林并没有让赵景翊跟着自己一同去偷袭子府,而是让十来个将士互送赵景翊前往北部城墙,在这城墙下埋伏了千余秦卒,正需要一个统帅。

  看来徐林将军已经成功了,那接下来就轮到我了。

  赵景翊舔了舔嘴角的血迹,转身继续向前跑去。在半柱香时间前,他下达了这场城墙争夺战的最后一道命令:凡着叛军兵甲之人杀无赦。

  这场城墙争夺战已经不需要其他的命令了,仅仅是这一条,足够。

  很快,城墙下传来一声闷响,接着是木质机关的吱嘎声。赵景翊驻足城墙边上,目光望向下方鱼贯进城的云秦士兵,脸上漏出了一抹畅快的笑容。

  城门已打开,江遥北部城墙,宣告攻破。

  赵景翊亲自接过令箭兵的响箭,弯弓搭箭瞄准南方天空连射五箭。

  五道响箭划破长空,尖锐的声响传遍了整个战场。

  “大将军……北门攻破了……”副将艰难吞下一口口水,目瞪口呆地说道。

  赵青羲此刻的模样也不比副将好上多少,同样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张大了嘴巴。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畅快一笑,腰间宝剑出窍,向前方江遥城墙一指,大吼道:“北部城墙已经攻破,此战结局已定,将士们冲啊!”

  在这个喧嚣的战场上,谁也听不到赵青羲的吼声,但赵青羲这个动作却是人人都看得懂的。结合之前划破长空的五支响箭,加之旗语手疯狂打的幸好,北城以破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战场。

  见云秦士兵的士气再次高涨,一个个怒吼着扬着手中的兵器向东墙冲锋着。子秋用力一拳打在城墙上,回头望向北部城墙,却看见的是一片混乱。

  “混蛋!北城那群人是纸做的吗?”子秋怒吼一声,身旁众亲卫解不敢吱声。

  “让所有闲暇兵力全去北城,就算是用尸体堆也得给朕挡住秦军!”

  “是!”一个亲卫一抱拳,领着锣鼓就冲了出去,但刚冲出城楼就被一直箭矢穿透了喉咙,死得不能再死了。

  “混蛋!”子秋怒吼一声,也不顾身旁亲卫的阻拦,两步做一步冲到那名亲卫的尸体旁,拿起锣鼓亲自敲起了信号。

  但砸这种混乱的场景下,锣鼓哪有旗语好理解?一名正和云秦士兵战斗着的叛军士兵听见城楼上传来锣声,下意识回头一看,却被正与其缠斗的云秦士兵一剑插入了胸膛。

  这样的画面还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着,随着云梯的搭建,一队又一队的云秦军冲上城墙与叛军士兵开始了白刃战。

  而城楼碉堡则成了投石车的照顾对象,一座又一座的城楼碉堡被投石车投掷的巨石砸地千疮百孔,那群躲在碉堡里的弓箭手弩手与这座碉堡一样被砸地粉身碎骨。

  “陛下,我们退了吧。”一个亲卫颤抖地建议道。话还没说完就被子秋一剑斩杀。

  “何人再敢谈退,朕亲自斩之。”冷着脸说完这一句话,子秋将长剑插入剑鞘。看着自己身旁颤抖着的亲卫和城墙外英勇的云秦士卒,他气不打一处来。

  接着,西城区方面五道响箭划破长空,宣告着西城区也被攻破。

  回头看向这座熟悉的城池,子秋陷入恍惚。城中心那道火光,仿佛不是燃烧在子府,而是燃烧在他的心头。

  完了,一切都完了。

  回想起自己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回想起自己父辈为了复兴龙国做出的努力,子秋的肺腑中就充满了怒火。

  为什么?

  我子氏一族是天地间最高贵的血脉,哪怕是昊王室都无法抵挡我子氏的神威!

  老天啊,你为什么要让世间最高贵的血脉躲入凡尘?

  现在子秋肺腑中有千言万语,恨不得一口气全部喊出来。但即便全部喊出来,也无法对现在的战局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改编,根据他多年领兵的经验,现在江遥城这局势,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无法逆转局势。

  也就是说,自己败得彻底。想到这里,子秋低下了头,一抹狰狞出现在脸庞之上。

  “陛下,我们退了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一个亲卫劝到,一下子引起四周同僚们的跟风。

继续阅读:十四章 子秋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