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周旋
籼米2018-11-01 16:442,493

  “俺好怕,当时吓得跑出了黄府,可是等回到家中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衙役便找上门来了。”沈柳絮面露惊恐。

  憨二激动地砸着拳头:“主子,俺就说了吧,俺阿姐没杀人!她是被冤枉的!”

  夏秋水不语,伸出手来摸向沈柳絮的后脑勺,果然能摸到一个大肿块。

  紧接着她问:“你送去的百味酥你尝过没有?”

  “那肯定是尝过的,若不是咸甜适中,怎能送到主家面前?”

  夏秋水长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我知道了,此事还得从长计议。你在此好好想想,若是能想起别的细节再说。我们先回去了。”

  她领着乐观的憨二往已经等得不耐烦的钱狱卒走去。

  跟在她后面的憨二还时不时回头安慰牢中那个眼巴巴望着他们离开的沈柳絮:“阿姐尽管放心,主子会救你出去的。你且安心啊。”

  钱狱卒听到憨二的话,冷哼一声,讥讽道:“真是异想天开!自进了虎牢,就没见过能活下来的。”

  夏秋水的步子顿了顿,而后笑着看向钱狱卒:“人生如此多变,大人您能断定您今后的人生么?呵,就像大人您,天庭额宽,地阁丰圆,鼻梁丰起,五岳丰满。

  这面相一看大人就是顾家之人,且今后财富不俗。若是大人还是任职于狱卒,那显然面相是不符的,看来大人今后应该会高升啊。”

  她看到钱狱卒的脚步缓了下来,已经在凝神静听了,夏秋水勾了勾唇,侃侃而谈:“而虎牢中的沈柳絮,下巴圆,人中长,却是个运势好,又长寿的。”

  “喔?小兄弟还会相面?”钱狱卒奇道。

  “略懂一二。”夏秋水谦虚地超钱狱卒拱拱手,让他先行。

  骤然,甬道入口传来说话声,钱狱卒面色一变,眉心拧成一个疙瘩,懊悔不已:“真不该心软让你们逗留这么久,真是要了命了!”

  单一的甬道根本没有躲避的地方,愈来愈近的说话声让钱狱卒的额头,渐渐沁出细密的汗珠,不知该如何是好。

  夏秋水笑笑,一语点醒梦中人:“大人尽可开一间牢房,夏某进去避上一避还是可以的。”

  钱狱卒一听,高兴地一拍脑门,喜上心头:“走。委屈兄弟一下。等送走大人,为兄再来开门。”他的话亲近了许多。

  就近打开一间牢门。夏秋水闲适地领着憨二进了牢房内。哐当一声,牢门被锁上。钱狱卒匆匆前去迎顶头上司韦县令去了。

  泛着腐朽气味的牢里,稻草堆上坐着两个长相凶悍的人缓缓站了起来,他们慢慢向夏秋水围过来。

  夏秋水看了眼两个不怀好意的恶汉,头疼不已,随便开一个牢房,竟然遇到狱霸了?现在只希望钱狱卒能快点回来。

  哪知,让夏秋水吃惊的是,憨二竟然三下五除二,一手一个,左右开弓就把那两个恶汉撂倒了!

  “憨二,你这么能打?”夏秋水惊疑不已。既然这么能打,那你怎么会被打成一副熊样?

  憨二嘴巴呐呐半响,他眼神黯淡地解释:“人家说善始善终,他们曾经是兄弟。”

  真是个憨子!夏秋水摇头。

  两个被憨二打倒在地的恶汉蜷缩着呻吟不止,不敢再闹事。

  远远的,夏秋水看到钱狱卒半躬着腰引着几个人路过,为首那人五短身材,长得圆脸喜气,即使身上那套县令官服也没能给他多添几分威严。

  而他身边那位则是一个身穿罗锦衣裙,头上戴着长及腰身的帷帽,打扮贵气的女子。

  夏秋水跟憨二打了个眼神,让他把两个倒地的大汉拖远点,她则倚着墙,站在阴影处,细细听着这行人在说些什么。

  因为看他们要去的方向正是虎牢的方向,她直觉,这事和沈柳絮有关。

  “黄夫人,此贼人确实是可恶的,抓进来后,便痴痴傻傻,问什么也不说,只一直在重复强调自己没有杀死黄大人。”韦县令做出一副愁苦状。

  “哦?听说这大牢里不是有各种刑法了吗?可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啊。”戴帷帽的女人声音冷淡,目不斜视。气质清冷。

  “是是是。”韦大人忙不迭点头。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心中忐忑地想:这黄大人可是直接跟皇上接触的给事中啊。虽说官职才七品正,却是能说得上话的。

  可偏偏暴毙在自己的管辖之地。看来自己这乌纱帽唯恐不保呀!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夏秋水的眉心紧紧地蹙起。一个官家夫人亲自上牢内逼供,怎么想怎么别扭?

  等到钱狱卒前来开牢门,夏秋水和憨二离开程远西狱后,才发觉,她都不用去跟别人打听,现在满大街都在讨论着黄府的话题。

  毕竟一个县,就出了这么一个能再御前行走的红人,却英年早逝了。大家心中不免一阵惋惜。

  “哎呀,你们不知道哟,这个黄大人啊不仅孝顺,还及其爱重黄夫人,人又是个和善的,每次程远县受灾,黄大人不出钱出力?”

  “哎呀,好人啊!真是天杀的,竟然黑了心肝对黄大人下得了手啊!”

  “是啊,是啊。真是想不透,听说凶手是个帮佣的厨娘呢!”

  “可不!只希望能早早把那个造孽的厨娘砍头了才好!”

  ……

  耳边到处充斥着都是这些不利于沈柳絮的言论。

  憨二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若不是有夏秋水在一旁盯着,他早要发狂了。

  因为担心沈柳絮在牢内会被人大刑伺候,夏秋水正想着办法看能不能把人给保住。

  突然一群小乞子喔喔喔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京中来大官咯!京中来大官咯!”听到话的人,纷纷让开车道,容一辆华丽的马车,以及卫队通过。

  夏秋水眼底一闪,拦住一个小乞丐,摊开手上放置一块银角子,交代道:“你去西狱门口那传话,就传京中大官来了。然后回来你到对面茶馆找我,我再付给你一角银可好?”

  脏兮兮的小乞子眼珠子恨不得贴在小银角上,他拍拍激动得狂跳的心,不敢置信地问:“你真给我?”

  “当然!”夏秋水刚说完,小乞丐就已经把她掌中那角银抢走,一溜烟跑了,远远的他脆脆的声音传来:“放心,保证把话带到。”

  果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个脏兮兮的小乞子匆匆跑了回来,小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茶馆的店小二都没能拦住他,他身子灵活地闪躲着,不一会就上了小二楼。

  “东家,事情办完了。”他的声音响亮。

  夏秋水把许诺过的银角子抛给他。问道:“那你可曾见到县大人了?”

  “见到了,见到了。还特地等着,跟在县官后瞧了眼京中大官呢!那大官儿长得可真俊,跟天上仙一般。嘿嘿!听县大人喊他五皇子哩!俺叫吉祥,以后东家还有此等好事一定要记得吉祥哈,您随便在街上揪一乞子,都能知道吉祥我的,走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暗中查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