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棘手
籼米2018-09-13 22:342,432

  不敢再大闹的憨二无措且悲伤地望着夏秋水。

  夏秋水揉揉眉心:“那骨架明显是个男的。”她又转向钱狱卒:“大人能否通融一番,我们家属有点体己话,要跟家姐说说。”

  钱狱卒看了一眼又递到自己面前的一银锭,微微点了点头:“快点。一刻钟。”说完,他便往甬道外走去,等在不远处。

  夏秋水蹲下身子,看着躲在牢房内最远墙角阴暗处,那个神情呆滞的女子,问憨二:“那是不是你姐?”

  憨二揉揉酸涩的眼,定睛看去,顿时激动地猛点头:“是,是是,是俺阿姐。”他抖着哭腔隔着木栏对沈柳絮喊:“阿姐,俺是憨二,憨二来看你了。阿姐,你倒是说话啊!”

  木讷的沈柳絮目目怔怔地扭头,就这么眼神空洞地和憨二对视着。

  憨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主子,俺阿姐这是咋的了?”

  夏秋水打量了一眼二十五六模样,姿色平平的沈柳絮,没发觉她身上有什么不妥,况且人是今早刚锁进来不久,她抿了抿唇,定论道:“吓的。人的反应会比较迟缓。”

  果然,不一会,沈柳絮恍过神是谁在喊她后,立即拼尽全力扑了过来,隔着木栏死死揪住憨二的手:“你怎的来了?此处不是好地,你来干啥啊?你脸上怎的都是伤?你是不是卖房卖地了?”

  想要进监牢探监,要上供的银子一定不少,自家什么境况?她能不明白吗?

  “你听阿姐的,这就回去,好好守着娘,别管阿姐了。你也别和那些混子打交道,他们不是好人。可记得了?”沈柳絮絮絮叨叨地仿若在交代遗言。

  “没卖房,没卖地。”憨二抽抽搭搭地答。

  夏秋水打断了他们的话。

  “说说你的案子。他们说你杀人了。”

  “俺没有杀人。没有!你是谁?俺没有杀人!”沈柳絮戒备地盯着夏秋水。

  “阿姐,她是俺的主子。俺们是来救你的。主子说能救你就一定能救你。”憨二安慰着。

  夏秋水:“······”我什么时候说能救的了?不得看看么?可是面对两双期盼的眼,她磨了磨牙,敷衍地咳了一声。继续道。

  “时间有限,你把昨天你在黄府直到你被官差捉拿后,所经历的事情都详细说一遍,记住,不得有任何遗漏,就是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遇到什么,都要一一告知。”

  夏秋水的话让沈柳絮陷入了回忆中。

  可明显夏秋水高估了沈柳絮的叙述能力。她低沉、瑟索的声音颠来倒去都是在强调自己没杀人。

  时间紧迫,夏秋水只好引导着问。

  “你在黄家帮佣多久了?对黄家熟悉吗?”

  “在黄家帮佣四年了,有幸跟一个厨娘学了一手做糕点的手艺,便一直在黄家厨房帮佣着。黄家一家都是好人,本来厨房缺人可以再买,因知道俺家境不好,却用了俺一个外人。”她一阵唏嘘。

  夏秋水再问:“你认识黄老爷多久了?两人是否有过冲突?”杀人起码有杀人动机,照常说一个在后厨帮佣的女子和主家当家人两人之间的接触应该不多才对。她疑惑地蹙起了眉。

  “黄老爷是三年前黄老太爷作古之时,丁忧归来的。他一个老爷怎么可能和帮佣有交集。”沈柳絮的身子往后撤了撤,顺便捋顺自己额间的发。

  夏秋水探究地看着一直低垂着眼,盯着右下角衣摆的沈柳絮。

  心思一动,她为什么说谎?

  人在回忆的时候眼球会看向左边,而说谎则盯着右边,身子后缩也证实了沈柳絮说谎时下意识动作。看似她在捋顺头发,实则人在羞愧时,会抚摸额头,或带有掩饰地触摸眉骨。

  她和黄老爷是有交集的!

  而且还是能让她不安的交集?

  夏秋水压下疑惑,又问:“昨天你到了黄家后,遇到了何人何事?中间发生了什么?你是如何归家的?”

  想到刚才沈柳絮的隐瞒,又强调一句:“黄家势大,若不想连累家里,不可有丝毫隐瞒!”

  沈柳絮咬咬唇:“昨日还是和往日一样前往黄府上工,因为黄老太爷已经去了三年,黄老爷孝期已满,厨房间开始进了荤食。府内热闹了许多,黄老爷也要重新起复,黄府老夫人便请了花百祥戏班子来黄府搭台,准备过几日开嗓子唱几场。”

  这时沈柳絮露出不解的神情。

  “俺在厨房帮着做百味酥,等出锅后,老夫人屋内的贴身丫鬟翠玉来跟俺说让俺送一盘刚出锅的百味酥去给老夫人。可是俺知道老夫人是不喜欢百味酥的。”

  夏秋水紧锁眉心。

  “黄府怎么说都是官家,怎么会让你一个帮佣送点心?”

  “当时俺也问了,可是翠玉姑娘说,因为府内来了戏班子,二老爷也归来了,都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才让俺送的。”

  夏秋水抱着双臂,右手食指关节无意识地敲扣着。暗暗把黄府内人员关系记下。尤其让她感兴趣的是,沈柳絮在讲到黄二老爷的时候眉毛上扬,拉紧。她在恐惧什么?

  “继续。”

  她的话徒然让沈柳絮屏住呼吸。

  这让夏秋水眼底暗芒一闪:看来接下来就是黄老爷出事的时间段了。

  果然,沈柳絮的声音紧绷起来。

  “俺本来往老夫人所居的慈心居送百香酥,但是路过花园的时候,却听到有人说老夫人在黄老爷的书庐谈事。所以,俺才改道往书庐去了。可是,俺到了书庐并没有见到老夫人。只有黄老爷一个人。”

  夏秋水打断她的话:“你听谁说老夫人在黄老爷书庐的?”

  沈柳絮一阵迷茫,摇摇头:“没看清,这百香酥要热着吃才好吃,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在假山后,俺并不晓得是黄府内的哪位下人。”

  夏秋水再次强调问道:“那你确定书庐内只有黄老爷一个人?”

  “是的!很肯定,因为书庐只是一个放书的房间,里面三面墙壁都是书,除此之外,几把椅子一张书桌,一张软榻,进入书庐后便能把里面的摆设看得清清楚楚,若是还有别人在,那是一定能知晓的。”

  夏秋水直视沈柳絮,她眼底只有害怕担忧和恐惧。遂点点头放轻声音徐徐善诱:“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接下来。俺在书庐门前张望时被黄老爷看到了,他便喊俺进去,笑着问俺是不是百香酥,他说他就馋这一口,让俺把点心搁下。

  他是老爷,俺只能先把这盘让给黄老爷了。而后便转身离开了书庐。但是,在回去的路上后脑勺突然一疼,俺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俺又回到了书庐内,可,可是,黄老爷双眼圆睁,七窍流血,面部扭曲,身子已经僵硬,倒在不远处,已,已经死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周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