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人情
籼米2018-11-07 11:002,216

  犹如实质,恨毒了的目光让夏秋水唬了一跳。

  稍微一想,她便知道,估计是刚才那人在黄老夫人耳边嚼舌根,说黄二爷被抓,是因为她在衙堂上的一番言论吧。

  还没等她有所动作,被仇恨冲昏头脑的黄老夫人,目呲欲裂地指着夏秋水对身后的家丁丫鬟等心腹下人下令:“你们都给我上去打!打这个搬弄口舌的人,打死算老身的!”

  夏爹何曾见过此等疯狂老妇人,气得浑身发颤了,但是文质彬彬的他却是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挡在夏秋水前面,试图以一己之力抵挡扑上来的黄家众人。

  一队押送黄二爷的衙差们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管上一管,但是现在手中犯人才是重中之重。

  几个衙差小声嘀咕一会,觉得还是当做没看见合算,一行人目不斜视匆匆押着黄二爷离去了。

  黄老夫人着急黄二爷,但是一想,就算不依不饶跟过去,也不能马上把人救出来,还不如现在先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夏秋水看着来势汹汹的黄家众人,考虑到这打赢打输都是一场亏本的买卖,果断拉上夏爹,大喊一声:“跑!”

  因为从小失去了母亲,夏爹又不忍下秋水裹脚之苦,现在一双天足奔跑起来毫不含糊。

  一行黄家的丫鬟都是裹了脚的,自然跑不快,但是家丁们的速度却不容小觑,一时间,整条街被他们一行人弄得起飞狗跳,好不热闹。

  追追赶赶,眼看夏秋水他们就要被堵在胡同巷里了。

  一直跟在不远处的独孤闵神情微闪,交代身后的十五:“去帮帮他,就当还了药西瓜的人情了。”

  初一撇嘴,若是没这药西瓜,他们还在京吃香的,喝辣的呢!

  十五领命离去,没多会,隐没在了人群中。

  被堵在死胡同口的夏秋水三人,正面临着要和黄家家丁棍棒交加的局面。

  憨二一直被夏秋水限制着不能大动干戈,她怕憨二一不小心用蛮力把人打死了,这沈柳絮还没救出来,憨二又被整了进去,那还不得愁死?

  只是被动的招架也不是办法,正愁眉紧锁的时候,凶神恶煞的黄家家丁们骤然开始接二连三发出痛呼声,呼声落,不断的有人倒下。

  咦?夏秋水看着伴随黄家家丁倒地后,骨碌碌滚出来的小石子。眼神深了深,她往巷子两边的墙头看了看,却没有瞧见帮他们的人是谁。

  躲在暗处的十五弹出最后一个小石子,把仅剩的一人打倒在地,他再三确认夏秋水三人无虞后,身子便悄无声息地隐去了。

  夏爹看着倒了一地的黄家家丁,心有余悸,问夏秋水:“你可看清刚才是谁帮了咱们?”

  在夏秋水摇头之际,巷口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抬首望去,一身白色锦袍,清隽的男子出现在那。

  他的身后是一对精锐的护卫。看来是在衙门内收到消息,匆匆带人赶来的。

  夏秋水心中的感激之情喷涌而出,她抬步上前,对谢子期拱手行礼:“谢大人救命之恩。”

  谢子期看了眼夏子期身后横七竖八的黄家仆人,眼神闪了闪,笑得和煦地摆摆手:“哪里的话,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如此谦和,施恩而不求回报,真乃君子也,夏秋水对谢子期的好感度暴涨。

  谢子期则对夏秋水好奇,而夏秋水起了结交之心,一时间,两人的关系猛增。等谢子期送他们一行人回到万事通牙馆的时候。

  两人已经以友人相称了。

  当谢子期转身离开的时候,夏秋水叫住了他。

  “谢兄,小弟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凶手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正好是黄大人起复的阶段,折子都递上去了,这时候动手分明是比较蠢的。”

  谢子期稍微一愣:“你是说,这凶手不是蠢到家了,就是有不得不有马上要杀死黄大人的理由?”

  “正是。”夏秋水这才朝谢子期拱拱手,转身回牙馆内。

  下午是黄二爷的提审,之前谢子期跟夏秋水说过,下午的堂审不会公开,因为按照程序,这黄老夫人也是要捉拿的,但是念在她年事已高,并且确凿证据不足,也不好大动干戈。

  这黄二爷算是打草惊蛇了,若真的在黄大人的死之事上,这黄老夫人和黄二爷都动过手脚,是绝对不能轻饶的。

  当然,那个嫌疑人沈柳絮也一样,这是谢子期告知夏秋水的话。

  其中意思也是,下午你就别过去了,有了消息,他会差人来说一声。

  按照谢子期的想法来说,就是尽量把影响压缩在最小的程度上。

  果然,等到了申时初,就有一个护卫模样的人前来万事通牙馆。

  “夏公子,我家主子问出了一条线索,黄二爷欠了一大笔赌债,被人催着还,若是不还的话,会打断他的手脚,但是在杀人一事上,他却是不认的。主子说先羁押着再说。”

  护卫说完就离开了,独留夏秋水一人在深思。她总觉得那里不对,但是一时又说不上来。

  直到憨二回来,她才突然心窍一开。谁能胁迫得了在程远县算势大的黄家呢?

  “憨二,你去刀疤脸那,为什么会被打?不至于他们不愿帮忙就打人吧?”夏秋水奇怪的是,那些人可以随便敷衍一番就行的事,为什么要和憨二撕破脸,甚至赶走他?

  憨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想了想,瓮声瓮气地回答:“不晓得呢,俺刚一提到我姐一事,刀疤脸就问是不是黄大人家,然后俺点头,他

  们就二话不说上来一顿揍。让我以后闭紧嘴巴,以后不能再提此事。”

  逼紧嘴巴?

  夏秋水越发的奇怪。黄家出事,为什么刀疤脸会勒令憨二闭嘴呢?害怕黄家的权势?不见得,现在满大街不是在议论这个话题么?再说黄大人一死,黄家等同没落了。刀疤脸就更不会惧怕黄家了。

  但是在黄大人没被人害死前,刀疤脸怎敢威胁黄二爷?要说程远县一霸,非刀疤脸莫数,不是他又是谁能威胁黄二爷?刀疤脸的反常让夏秋水上了心。

  “不行,咱们去蹲蹲点去。”夏秋水豁地起身,领着憨二就往刀疤脸处行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疑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