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疑点
籼米2018-11-08 11:002,249

  去刀疤脸处,她三百两的高利贷还没有还,夏秋水当然要避着点,她寻了个背光的茶馆远远看着刀疤脸集结手下的地方。

  半天过去,除了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外,没有可疑的。夏秋水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想还那三百两高利钱而多疑刀疤脸时,只见一辆驴车缓缓停在他们的视线中。

  夏秋水啜了一口粗茶水,抬颌问憨二:“你知道他是谁么?”

  昏昏欲睡的憨二眯了眯眼,打了一个哈欠,定睛一看,呵道:“那不是百花祥戏班那个唱小生的么?”

  “你对他很熟吗?”这么远竟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夏秋水瞅了一眼长得白净模样的人不用通报就进入了宅子内。

  “是啊。”憨二憨憨地点头:“这可是刀疤脸的表兄弟,两人亲着呢。”

  ……

  等到日落西山,夏秋水和夏爹归家的时候,夏秋水依旧在琢磨着黄大人的案情,夏爹唤了她几回,才让她恍过神来。

  “爹,咱们在县城买处宅子吧。”夏秋水突然说道。

  这让夏爹一愣:“怎么突然又这种想法?”

  “每天这样来回总归不方便,再说因为担心被别人知道女儿女扮男装在外行走,都是早出晚归的,长期以往,总不是个事。”

  夏爹的视线扫过女儿那张泛白的唇,心中丝丝抽疼,叹息一声:“爹没用,但是月末还要还高利钱,咱们先租一个一进的宅子可好?”

  “唔。”夏秋水含糊地应了声,现在她心中有个大胆的假设,若是成真的话,那么这高利钱估计就不用还了。

  当然,现在证据还不足,一切还要有待查证。

  第二天,夏爹去找房子,他自己就是开牙馆的,哪里有房屋出租,哪个地方的房子实惠,心中总有个大概。

  而夏秋水要去仁和堂复诊,仁和堂开的十副药都已经喝完了,尽管夏秋水财迷,但是在养身体这方面还是不会吝啬的。

  仁和堂内,依旧是谷郎中在坐诊。

  他把了半刻钟的脉,眉心越蹙越紧:“我再开几副药给你回去,你这身子得养,寒症不拔除,以后唯恐难以生养。”

  夏秋水猛然缩回手,怔怔地看着谷郎中。

  倒惹来谷郎中抚须大笑:“老夫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在外行走,要多加小心,哎!这世道不易。”

  这是在变相地承诺会帮她保守秘密了。夏秋水戒备的目光慢慢柔和下来,是啊,这个世道不易,她能做的就是要让自己的根基稳一点,稳到能在这异世扎根,不畏风雨。

  她回予谷郎中一个和善的微笑:“谢谢谷郎中。”

  “大家都是熟人了,若是下回有什么好方子,你可得先想着老夫。”谷郎中狡黠地眨眨眼。

  她接过谷郎中开具的方子,抿嘴一笑,答应下来:“一定。”方子倒是有,只是需要一下子拿那么多出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一遇上有心人查到她身上,追究问底就不好了。

  夏秋水把方子交给抓药伙计,按方抓药。

  这时,从门外匆匆行来一个模样姣好的女子,她把方子和银锭子压在柜台上,也不说话,意思明显。

  本来抓药伙计看到夏秋水这个熟人,还想聊上两句,但是在来人不耐烦声音清脆地催促‘快点’后,只得赶忙把手上的活做完。

  三幅药交给女子后,那人头也不抬,心事重重地走了。

  “刚才她抓的是什么药?”夏秋水好奇地问抓药伙计,但是行有行规,这可不好透露。

  看到抓药伙计迟疑地不愿开口,↓秋水也不为难人家,改口道:“你照着刚才那人抓的方子,再给我抓一份。”

  等谷郎中接过夏秋水递给他的药包后,伸手点了点她:“滑头。”

  但是虽然他嘴上叱骂,但是依旧展开药包帮夏秋水分辨处方。

  不过没细看,只一摊开药包,谷郎中就直言断定:“这就是普通的安胎药,没什么奇怪的。”

  安胎药?

  夏秋水想过很多种药效,唯一没有想到是安胎药,蓦然听到也被吓一跳。

  “安胎药有那么吓人吗?”谷郎中奇道。

  “确实有问题。不过现在还有事不能肯定,小子先告辞了。”说完她匆匆拱手离去。

  出了仁心堂,加快了脚步,很快便追上了刚才到仁心堂抓药的女子,夏秋水远远地坠在后面。

  刚开始在仁心堂的时候,她就觉得前来抓药的女子面善,仔细一看,才想起,那不是昨儿跟在黄老夫人身边,搀扶她的一个贴身丫鬟么?

  本来一个丫鬟前来抓药没什么稀奇的,但是让夏秋水起疑的是她当时焦虑的神情。

  出了好奇那么一下,却得出安胎药这么一个答案。

  这安胎药是给谁抓的?夏秋水非常好奇。

  穿过热闹的街道,人群越来越密集。突然,夏秋水发觉自己的前路被人拦住了。

  抬眸望去,原来还是熟人——独孤闵。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独孤闵,她的眉不自觉地蹙了起来,口吻不佳:“让开!好狗不挡道!”

  “你!大胆!也不看自己什么身份,我们爷找你有事。”初一咋呼呼地跳出来哆嗦着手指指着夏秋水。

  “我最讨厌被人用手指着,我又不是卖身给他,他有事,关我什么事?”她啪地用力拍在初一指着她的手上,力道极大,初一细嫩的手背瞬间红了起来。

  “我们真找你有事请教。”独孤闵为夏秋水的不识趣感到头疼。

  “呵——!你有事找我,我就有义务要帮你的忙啊?”夏秋水嗤笑。远远看到那抹淡蓝的衣角消失在街角。顿时急得顿足:“你们让开,免得坏

  我好事!”

  “身没二两肉,还学着别人思春?”独孤闵反讽。

  夏秋水被呛得面色发黑,这人是在说她是没张开的豆芽菜么?

  眼看人已经走到了转角。此时再想追,估计也难了。夏秋水狠狠地瞪了独孤闵一眼,搅事精!

  这种嫌弃的眼神让独孤闵敏感:“你在心里骂我了?”

  嗯,骂你怎么滴,还想打你呢!不过她窥了一眼独孤闵身后抱剑的十五,口是心非:“没有!”才怪!

  独孤闵狐疑地打量了一番夏秋水,到底放过她了,话题转到他来找夏秋水的目的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