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落在了独孤闵手里
籼米2018-11-03 22:382,197

  十五也认出了夏秋水,但是他认为当时对方的条件是以后大家各不相干,所以现在就当不认识吧。

  再说这麒麟佩可是代表主子身份的贴身之物,怎能落在别人手上?

  不徇私,不讲情面的十五一步步逼近夏秋水。

  “站住,不许你们伤害俺主子!”憨二双拳紧握,虎目圆瞪,挡在夏秋水身前。

  憨二的维护让夏秋水欣慰,但是她知道没有正统学过功夫的憨二平时打架都是凭着一股蛮力取胜,但是现在他的对手变成了深谙武学的十五,估计赢面很悬了。

  “憨二,你不是他的对手,让开吧。”夏秋水冷着嗓音,而后憋屈地面向独孤闵。

  “不就是玉佩吗?我确实拿了,可现在没带在身上,现在就是你们搜身也搜不出来的,回去我找出来还给你就是了!”

  时势比人强,她打算避其锋芒。

  心中盘算着,一看这些人就不是本地人,等出了黄府找个机会开溜,随便躲上三五天,估计那麒麟佩就能保住了。

  夏秋水心中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却是不知道独孤闵这回可是奉旨而来,要常驻的!

  独孤闵瞧着夏秋水眸底精光闪烁的模样,心中顿时警惕心起。

  此时,早已憋不住报复之心的初一咋呼呼地开口了。

  他向独孤闵告状:“主子,刚才奴才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他在谈论黄大人被害一事,您说他要是跟这事没有关系,那么怎么可能鬼鬼祟祟地打听呢?”

  独孤闵闻言浅浅一笑,这一笑顿时让夏秋水后背的汗毛直竖,额显虚汗,她扯着憨二大步后退。

  “你们是什么身份?你们太无耻了,竟然想栽赃陷害!”

  独孤闵邪邪地勾起了唇:“你还算是个聪明的。呵!怎么办?你猜对了。还有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此案子我接手了。”

  竟然这么毫不避讳地说我要陷害你了!

  夏秋水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十五出手了!

  他连长剑都没有出鞘,直接用拳脚朝阻挡在前的憨二招呼过去。

  拳拳到肉的砰砰声,让憨二在出拳速度快速如影的十五面前,难以招架,左支右绌,形如沙包。

  但是让夏秋水辛酸以及十五等人震撼的是,这个大块头竟然仅凭意志在支撑着,每每觉得下一拳他就会倒下了,但是一拳又一拳,他毅然在坚持着!

  独孤闵了解十五出拳所蕴含的内力有多强,若是一般习武之人受了这么多击打,恐怕早已晕厥过去了,但是眼前这个只有蛮力的大块头竟然抗住了一刻钟!一刻钟啊!他的意志竟然会这么坚韧?

  独孤闵看向憨二的眼睛越来越亮,这可是一块璞玉呢,惜才之心渐起。

  “停手吧。”独孤闵挥手。

  十五应声退下。

  憨二撑着虚浮的脚,眯起肿胀的眼皮子,转向一直被他好好护在身后的夏秋水,咧开合着血水的嘴憨憨一笑:“主,主子,憨二不疼的。”

  夏秋水扯了一个很难看的笑:“你真是个憨子。”

  她咬着牙,眼底满是厌恶地盯着独孤闵:“你们欺人太甚!麒麟佩回头给你,我夏秋说到做到!”

  独孤闵似笑非笑地看着夏秋水,他虚虚地指向憨二:“这个人我看上了,你让给我,一切就好说。”

  我呸!夏秋水生啃独孤闵的心都有了。

  “哼!我还不信了,事情不是我做的,你还真能没有遗漏的无中生有把黄大人之死栽在我身上不成?”夏秋水执拗的脾性也渐渐被激起。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妥协了?”独孤闵眯了眯眼,夏秋水的反抗颇让他有点意外。

  “押起来吧,当做嫌疑犯处理,先关进大牢几天,磨磨锐气。”独孤闵轻描淡写地下令。

  十五听话地上前,不再客气,中食指蓄着内劲朝憨二和夏秋水的穴道点去,夏秋水猛然感到自己后颈一酸麻,然后整个上半身都失去了知觉。

  他们只能木然地被初一用一根绳索绑上,一路牵着出了黄府,往程远西狱去了。

  大清早的,被人跟牵狗一样穿街而过,简直是太耻辱了,夏秋水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只能把所有愤怒咽如肚子里,一路用恶狠狠地眼神瞪着心情愉悦的独孤闵后脑勺。

  行至程远西狱大门前,钱狱卒瞪大眼睛看着被人五花大绑的夏秋水,嘴角抽了抽。

  当黑脸十五出示武职从三品侍卫的身份牌时,钱狱卒很是识趣地闭上了嘴。公事公办地把夏秋水和憨二分别收押了。

  看着嚣张离去的独孤闵,夏秋水的肺都快气炸了,可是现在却拿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毫无形象,沮丧地坐在稻草堆上独自生着闷气。

  空荡荡的牢房内,几只老鼠从角落里窜出来,嚣张地路过。

  夏秋水不愿坐以待毙,闭上了眼慢慢回忆黄大人一案的疑点。

  第一,这沈柳絮去送百香酥太巧合了,若她所说都属实的话,那么应该是有人设局让她去书庐的,但是这设局之人是谁呢?

  能支使老夫人内院里的贴身丫鬟翠玉,又能安排人等在花园的必经之地的假山后用言语把沈柳絮引向书庐,看来背后之人在黄府的权利不小,难道真是黄老夫人不成?

  第二,这沈柳絮的百香酥糕点是什么时候被调换成毒糕点的?沈柳絮说过刚出炉的时候她是尝过的,或者说毒没有下在糕点上,而是别的食物上,最后再栽赃陷害?

  第三,沈柳絮的身高目测一米六七八左右,个子不小,她是在半道上被人打晕,再被搬到书庐内的。

  那么这大白天的,在黄府中搬运她这么大个人,应该是很醒目才对,可是那人是如何避人耳目的?

  第四,已经证实黄大人是被毒药毒死的,那么这毒源是从哪里来的?一般药堂出售的毒药,一分一钱都需要记录在册,像沈柳絮这种家境哪有闲钱去买这种烈性毒药?那是不是说,去药堂找一找,能找到购买毒药记录之人?

  想到这里,夏秋水激动不已,可是现在被困在牢狱之内,想法再多,也无法一一去查证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自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