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的十五
籼米2019-03-03 20:332,282

  “出去!”她的牛掰广告还没打完,十五的利剑噌地出鞘了。

  “出去就出去。”出师不利的夏秋水摸摸鼻头,嘟囔着转身。原以为是只羊,却是头狼。哎!

  正愁如何开源节流的夏秋水徒然感觉医馆的大门处挤进来一伙人。

  “来人,郎中呢?郎中可在?”

  急哄哄的一群人把不大的前厅挤得满满当当。

  此时正是清晨,医馆郎中没到坐馆的时间。厅中只有值守的一个抓药伙计。

  这是遇到急症了。抓药活计面露焦急,因为进来的这些人衣着华丽,仆从护卫极多,一看就不是他们这个小医馆可以惹得起的。

  “跟你说话呢!”一个护卫火大地把佩刀啪地拍在柜台前。喝醒正在发愣的抓药伙计。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抓药伙计额间冒冷汗之际,夏秋水闲适地踱了过来,笑眯眯地对抓药伙计道:“你若信我,想要去找人尽管去,医馆我替你看着。”

  抓药小厮稍稍犹豫便答应了,他匆匆道了声谢后,一路小跑出了医馆。

  厅中被众人护在中间的老妇人,发似银霜,面色怠倦,双眉紧锁。不时用手揉着太阳穴。显然是常见的头疼症了。

  夏秋水上前几步,想要告诉老夫人,她知道一种缓解的办法。但是刚靠近,就被两个长相清丽的丫头阻拦住了。

  “闲杂人不得靠近我们老夫人。还请回避。”

  丫头傲慢的眼神让夏秋水心生抵触,多少歇了多管闲事的心思。正想离开,苍老的声音蓦然响起。

  “等等,你刚才想说什么?”

  夏秋水望向那精神不济的老妇人,想起前世的奶奶头疼的时候也是这模样,心便软了一半。

  “老夫人,小生有一套按摩手法,可缓解头痛之症。”

  她再次提步上前,刚才那清高的丫头面色焦急,附语在老夫人耳边:“老夫人,此人不明身份,若是他起了恶意。”

  老夫人抬手止住丫鬟的谏言,对夏秋水招招手:“你过来跟老身说说可好?”人都是讲眼缘的,这孩子她看了甚是喜欢。免不得想亲近几分。

  丫鬟则恶狠狠地瞪了夏秋水一眼。嫌弃十足。

  不疼不痒的夏秋水来到老夫人身边后,毫不客气地一挤,便把那清高的丫头给撞得倒退三四步。

  这让丫鬟只能怒火中烧,却敢怒不敢言。只能拿一双瞪得溜圆的眼狠狠盯着夏秋水。

  夏秋水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慈祥的老人,倒是认真地讲了头部穴位的按摩手法,最后更是亲自上手或轻或重, 或推或按老夫人头部穴道,让老夫人体验了一把。

  等抓药伙计扯着谷郎中赶来时,老夫人已经眉眼舒展,舒适得昏昏欲睡了。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十五此时才正眼看了夏秋水,心中惊异一番,再瞧一眼仍旧痛苦呻吟的初五,叹了一口气,打算一会找那人过来给初五瞧瞧。

  等夏秋水把一整套的头部穴位按摩完,她才停下揉起酸涩的手指。

  赶来的谷郎中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看了一小会后,捋着山羊须啧啧称奇。

  “老夫行医半生,却不知竟然还有此等止痛的手法。妙!实在是妙!”他见猎心喜,但是这种独门手艺,却是不好开口的。只能心痒痒眼巴巴地瞅着。

  夏秋水是谁啊?人精中的人精,只稍一眼便明了。

  “这门手艺小生也想多教教别人,让更多人受惠的。”

  “小友愿意教?”谷郎中大喜。

  她又为难地蹙起了眉胡诌:“这本是祖上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本事。若是违背祖宗意愿······”

  大喜的谷郎中心情瞬间跌倒谷底。

  已经睁开眼的老夫人稍微一观察便笑了,这孩子想下套呢。若是不愿,何必这么吊着人?

  “这种惠及万民的大福报,想来你若将此法卖出去,祖宗也应当是不怪的。但这毕竟是上一辈的心血,这价钱嘛!”

  夏秋水一听乐了,若不是刚相识,还真以为老夫人是自己请的托呢!

  “这,那个多少银两合适?”谷郎中意动,又恐囊中羞涩。有点不自在地杵在那。

  这让夏秋水一阵失望,不能狮子大张口了。

  “五十两银。”她无力地开口。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呀。

  五十两?!谷郎中惊讶地瞪大了眼,胡子一颤一颤的,他想象不到这个祖传秘方竟然只要五十两,而不是五百两。虽说五十两已经很多了,但是与这种不秘之传的手法相比,却是廉价得让人难以置信。

  好似怕夏秋水反悔,他匆匆在柜台那借了两锭二十两以及十两银的银锭子,欢喜地递了过去。激动地问:“那,现在可以学了吗?”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夏秋水颠了颠布袋中的银锭子,听了声响,便笑眯眯地点头了。

  她细细地把头部的各个穴位,以及按压手法,轻重程度都没有藏私地详细解说了一番。

  老夫人身边的四个丫鬟也用了心记着,就算不懂,也要死记硬背下来,只望以后她们服伺时,能得了老夫人的欢心,那在江府,可是体面的事。

  讲完后,谷郎中犹自沉浸在奇妙的穴位功效中不可自拔。微感到疲惫的夏秋水只能摇摇头,对老夫人拱拱手老实回到她所住的小隔间内歇息。

  刚躺下,隔间内突然出现一个冷肃的黑影。

  被吓了一跳的夏秋水定神后才发现,那不是刚才把她拒之门外,拔剑相向的病号家属么。顿时没好气地叱道:“壮士走错门了,想要找小馆儿,可以出门左拐,行五百,那有一家郎君馆。”

  十五不悦地拧了拧眉,竟然在他嘴里自己成了那分桃断袖之辈了。黑着脸的十五想甩袖离开,可是耳边初五呻吟声却不断响起。

  他昨日问过郎中,郎中说没见过此毒,只能用老办法喝清热解毒的汤药压着,可是这种汤药喝着,初五却是要苦挨,且半个时辰就肚泄上一回,眼看人都要脱形了。

  “你可知解毒之法?”十五直接开门见山,他怕再磨叽下去,夏秋水又会蹦出更多不中听的话来。

  “知道。”夏秋水在十五眼神一亮之际又悠悠道:“可是我不告诉你。”

  “噌!”长剑出鞘的声音。

  夏秋水僵了僵,她忘了这不是个法治社会,是个我看你不爽,我就可以砍你的旧社会。

继续阅读:第九章:此瓜非彼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