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此瓜非彼瓜
籼米2018-09-09 00:152,252

  十五本想吓唬一下夏秋水,哪知出乎他的意料,夏秋水动都不动分毫,眼都不带眨的。

  他奇道:这人别看瘦得似鸡仔,却长了一副硬骨头,竟然动都不动,无奈之下,他收起剑:“开价吧。”

  你都拿剑威胁我的,我还敢开价吗?给理由让你砍我?夏秋水心中郁积。

  “不要钱!”她没好气地哼哼。

  不要钱?世上有那么好的事?一定不安好心了!十五又谨慎了三分:“不行!开价!”

  你妹的!今天遇到一个变态。夏秋水后悔不跟夏爹回家了。

  咬咬牙:“一两银。”

  “太少!不行!”

  妈蛋!他果真存了心思要砍人了!让我喊高价,然后你有理由砍我是吧?夏秋水没好气地说:“要先看过病人再说。”

  磨磨蹭蹭,夏秋水又来到了隔壁的隔间。

  已经虚脱的初五羸弱不已,连说话都费劲了。一开嗓子,声音沙哑得吓人。

  “他这是脱水了。”夏秋水瞅着十五没有放她离开的意思,只好认命地去跟抓药伙计要一个大碗,并要了一大勺盐和糖,放进碗里,加温水搅拌。

  “给他喝。”夏秋水把盐糖水递给十五。

  十五眼神阴沉沉地看着面前的碗,刚才加了什么东西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这人竟然拿盐和糖糊弄他!忍无可忍的十五沉默一会,又噌地拔出了剑。

  夏秋水一看长剑出鞘,顿时炸毛了:“靠!你有病啊!都说了你那基友脱水了,不喝这个等死啊!”

  刚送走头痛症老夫人的谷郎中闻声过来:“怎么了?”他对夏秋水和蔼极了。觉得占了夏秋水天大便宜的谷郎中在态度上不知不觉中已经偏了。

  十五隐忍着怒火,指着一大海碗盐糖水对谷郎中道:“他竟然说这盐糖水能治病。要给我兄弟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呃!”谷郎中的神情稍微凝固。不过想着,这就是日常的吃食,就算喝上一桶也不防事。

  “咳!既然小友说是治病的,那应该是没问题的。”说完他竟然亲自上手,托过大碗,两步上前,左手利落地掐住初五的下颚,端着碗就灌了下去。

  练武练到眼明手快的十五硬生生没能拦住,眼睁睁看着初五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干掉一大海碗盐糖水。

  哪知,却是有效的。喝完盐糖水精神了几分的初五让十五和谷郎中惊讶地看向夏秋水。

  “我都说有效,这是葡萄糖。偏你们不信!”。夏秋水不满。

  十五倒是收敛了轻视以及怀疑。他郑重地对夏秋水抱拳:“先前十五态度不佳,事从权急,还请小兄弟原谅则个。”

  夏秋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十五的态度一诚恳,她倒不好意思再端着了。

  蹙了蹙眉:“你们所说的毒源是何物,现在可有实物,我需看一眼。”

  等十五拖来一个罩得极好的竹筐后,夏秋水看到筐中之物,顿时明了:“果然如此!”之前憨二说有毒的大瓜,她已隐约猜到是此物了。

  “你看出来了?”十五想不到只消一眼,此人便心中有数。

  夏秋水拿出一张帕子裹住手掌,小心地翻动筐子里的大瓜,啧啧称奇:“你们从哪整来这些玩意?中此毒的人轻则腹泻头疼,重则肾脏衰竭死亡!”

  已经有点精神的初五气喘吁吁地爬起来,撑着晕眩的脑袋,深受打击地接了夏秋水的话:“我们千里迢迢从契丹运过来的竟然是毒瓜?”

  夏秋水凝神思索,之前问过夏爹,大概能推算出现在她所处的年代应该和前世的公元940年左右差不多,而契丹位于北京、河北那地,现在自己所在的苍乾王朝应该相当于和契丹接镶的北宋。而程远县的位差不多就是位于洛阳边上了。

  不过为什么北宋变成了苍乾,夏秋水闹不明白,就像她为什么会死后来到这个异世一样神奇。

  她收回手,小心解开帕子,将帕子丢弃在装废弃物的簸箕内。

  “去弄些奶给他喝吧,可以缓解。既然事情解决完了,那我走了。”

  “等等!”

  准备开溜的她骤然被三人喊住。

  你们还要怎样?她烦躁地转身。心中窝着一团火气隐隐腾起。

  谷郎中急忙把怀中的荷包掏出来递给夏秋水:“这是刚才那位老夫人留给你的。”夏秋水接过,而后再次警惕地看着十五和初五两人。

  或者是夏秋水的面部表情太过严肃,这次是长相和气的初五开口。

  “小兄弟,我们叫住你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对此物如此熟悉,可否告知一二?没遇到你之前,我们还以为这些瓜是被人用毒药涂抹在其上呢。”

  夏秋水极其想早点摆脱十五这个危险分子。敷衍道:“不就是几个药西瓜吗?不能吃就丢了。何必苦恼。”

  十五和初五相视一眼:果然!此人当真知晓。

  “小兄弟能否详细说明一下,因为这可关系到在下的身家性命,一个不好,全家都跟着人头落地的。”初五说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若不是开筐检查,等运到宫里,那真是一大批人跟着人头落地了。

  夏秋水狐疑地看着初五,嗤道:“不就几个瓜吗?用得着说得这么严重?”

  初五的眼神中的沉重,让急于离开的夏秋水沉默了。

  叹息一声:“这种瓜生于荒漠,藤本有毒植物,一年或两年生,因为和西瓜相像固而得名药西瓜。其所有部位皆有毒,故而不能食用。但是个好东西。”

  初五和十五听后,顿时明白,他们中计了。此瓜非彼瓜呀!这小子说的西瓜应该就是他们真正要找的回回瓜了,但瓜是在哪个环节被人掉包了呢?这才让没有见过回回瓜的他们轻易上当了呢?

  他们竟然没有任何发觉!甚至是不是自己人把消息透露出去都不清楚。毕竟千里迢迢兵分两路寻找寿礼的人都是心腹,若是有人被对手策反那实在太可怕了。

  从初一到十五,这十五个人可都是老主子一手培养出来守护主子的啊。

  夏秋水从他们凝重的面色感到了一丝不安,好像有一种看不清的危险在靠近。

  正沉浸在愁绪中的初五猛然抬首,望向夏秋水,眼神发亮:“你说,你刚才说,这是好东西?”

继续阅读:第十章:夏秋水出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