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地位低到尘埃里的五皇子
籼米2018-09-06 00:292,383

  平时路过的都是香车宝马,何曾见过如此牛气冲天的车辆?周边的人纷纷嫌弃地避让。

  赶车老叟‘吁’地一声停了牛车,顺手掀开车棚帘子赶人:“到了,到了,你们赶快下车,老头我还要赶回去呢。”

  独孤闵黑着脸,顶着实在惨不忍睹的形象,与初一一同下了车,那模样,就连城中的乞子都比他俩光鲜。

  驻守城门的城门守卫一看,唉哟!来两个臭要饭的。这种人进城,只会加大城中治安的难度。嫌弃万分的守卫大哥们纷纷上前驱赶:“走开,走开,臭乞丐,城门重地,不是尔等能停留的。”

  初一看着独孤闵愈发跳动的额头青筋,心中火烧火燎的。恨不得立刻上去堵住那些口无遮拦的守卫们。

  “你们都放行吧,没看到这是五皇子归京了吗?”初一压低声音,频频给守卫们使眼色。心中暗自叫苦,哥们诶,现在你们睁只眼让我们进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若是五皇子一身恶臭坐牛车归京的消息散了出去,皇家的脸面还要吗?

  “呔!你这乞丐,竟敢对我们做鬼脸!看我不弄死你们。”一个守卫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匪气十足。

  好心没好报的初一被人高马大的守卫一推,吧唧一声摔在地上。

  正准备得意奚落一番的守卫们突然感到一道摄人的目光。

  转目望去,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啊!阴阴郁郁如同暗黑旋涡一般,让人怯步,背脊生寒。被一个乞丐凝视,他们竟然两股战战?这个认知让平时威风八面,偶尔充当打手收点保护费的守卫们恼羞成怒,举着长枪便朝独孤闵刺了过去。

  泛着冷光的枪尖儿不见血便不罢休的架势,让周边看热闹的人忍不住惊呼出声,有些胆小的甚至会背过身去,不敢去看将要血溅三尺的场面。

  骤然,嘭地一声,手持长剑身形鬼魅的黑衣男子冷着脸突兀地出现在独孤闵的身前,快速地用长剑隔开那四五把夺命长枪。

  这一隔,别看轻巧,却是力若千斤,对峙的几人手中有几斤几两,大家顿时心中有数。

  所有守卫都慎重了起来。

  这是遇到高手了!不可力敌。

  “这位壮士?您看那两人贼眉鼠眼,大言不惭,一看就是危险分子。您应该站在我们这边的。”一守卫极力地抹黑一身邋遢的独孤闵和初一。

  谁知,让他们惊异的是,这个让他们畏惧的黑衣壮士,竟然利落地转身,噗通一声双膝跪在那个被他们贬得一文不值的乞丐头子面前。

  这,这?这!实在让他们太震撼结舌。此人是个什么人?竟然能让此等高手都要拜服在他面前!

  没等来血溅三尺的看客们也被惊了一下,八卦心思顿起。

  “啪啪啪!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拍掌声传来,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只见迎面走来一队威武的队伍,为首那人身穿精致甲胄,那是个俊朗的男子,五官轮廓深邃,身形高挺。有一种贵气迫人的气势。

  看到此人,不仅初一,就连沉默跪地的黑衣男子也蹭地站了起来,浑身戒备地盯着他。

  吃瓜群众眼神骤然亮了,这可是文武双全的六皇子啊!

  “六皇弟。”独孤闵隔着护卫自己的两人,清淡地打招呼。

  “哈哈哈,五皇兄的品味实在别致,不若你跟皇弟进宫见过父皇?他老人家听说你千里迢迢给他寻寿礼去了,心中甚是挂念呢。对了,这寿礼呢?”

  谁都知道皇上从不过问独孤闵这个儿子,这六皇子说这话不是往人心窝子里戳吗!再说寿礼可是心中的痛,憋不住的初一气呼呼喊道:“我家爷的寿礼不就是你让人给盗走了吗?”

  蓦然六皇子独孤鸿飞脸刷地沉了下来。

  气氛徒然变得凝滞。

  “初一,跟六皇子道歉。以后不得无中生有。”独孤闵背在身后的手徒然攥紧。厉色对初一命令道。

  初一有点委屈,明明就是这个笑面虎六皇子使坏,但是爷却一让再让。不过他身为奴才,主子说什么,他只能老实照办。

  “是奴才一时口误,还请六皇子见谅则个。”他不情不愿地跪在地上认错。

  独孤鸿飞仿若没有听见般,低头整理着袖腕。

  站在他身后,身穿戎装的下属会意之后,猛地窜出来,不客气地往初一心窝处踹去。这一脚若是踹实了,估摸能把初一踹死。

  静观事态的独孤闵不再沉默,他伸手把跪地的初一狠狠往自己的身边一扯,勘堪躲过这凶险的一脚。

  “六皇弟,得饶人处且饶人。”

  独孤鸿飞嗤地一笑:“不过是一条狗罢了,看五皇兄紧张的。行了,看在五皇兄求情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一条狗命。不过这死罪可免,活罪嘛。”

  未说完的话,随着初一的惨叫戛然而止。谁也想不到一向懦弱到见血都能晕的五皇子,竟然亲自动手严惩了自己的贴身小厮。

  初一的肩胛上明晃晃插着一把短匕首。喷涌的血让他冷汗涔涔。独孤鸿飞的眼神闪了闪。终于正眼瞧了独孤闵:“没想到,五皇兄也是个心狠的,皇弟眼拙。走!”

  等独孤鸿飞领着人浩浩荡荡离开后,初一才敢哼哼出声:“爷!奴才要死了,以后不能伺候在爷身侧了。爷帮奴才转告翠英姑娘,下辈子的情,下辈子再续。”

  独孤闵声音阴仄仄的“好像翠英是宫里送给本皇子通房丫头吧?”这气的,连本皇子都出来了。虽说自己不碰,但是别人都知道那是他的通房丫头,现在却被绿了。

  觉得自己重伤不愈的初一连尊卑都弃了:“那还不是我初一大义凛然,牺牲色相,感化翠英,不然爷一天出几次恭,色泽几何,宫里都能知道。”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若不是看初一面色虚白,独孤闵真想把匕首拔出来再狂捅几刀。

  “十五,背上初一去医馆。”独孤闵一甩袖子冷哼一声,往城中行去。此时城门守卫已经不敢再口出恶言阻拦了,这人还真是皇子啊!听六皇子叫他五皇兄来着。

  众人面面相觑。一直听说五皇子荒唐,今日一见,果然有过之而不及啊。瞧他身上臭的,倒夜香的都比他香呢!自此,五皇子的风评在京中又降到了另一个低度。

  等十五背负起初一跟上独孤闵的步伐时,一直拧眉的独孤闵问:“把你那天被人引走之后的事说说。”

  十五露出困惑的神情,斟酌着:“那几个黑衣人好似只是为了把属下引走,轻功了得。一路往京都方向奔袭。武功路数好像,好像是皇宫大内出身。”他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唯恐被外人听去。

继续阅读:第七章:所谓的寿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