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团乱麻
冷嘲2020-01-02 16:072,361

  “胡大人,你是怀疑……”

  刑部地下冷窖内,邓通和嘴里冒着淡淡的白气,对周肃灵说道,“你怀疑这几具尸体里有那几个侍卫?”

  他仔细看着正沉入思绪之中,听到他的言语,眼光顿时黯淡下去,缓缓摇了摇头。

  一个时辰后,两人终于从寒冷的冰窖走了出来,周肃灵杵在刑部的院中任由烈日炙烤,老僧入定一般的沉思着,脸上的表情时不时有着细微的变化,又像犹豫又有点诧异,邓通和一旁平静的看着也猜不出所以。

  “嗯……奉先殿的尸体就这么多?”他睁开眼看见邓通和正直直的看着自己,他机警的错开目光,低头扑打了着衣服,看似随意的说道。

  “就这么多。”

  他默默算了算,王松、刘景,还有孙英……他一一与尸体对应排除,陡然暗叹一声愚蠢,他想到上面的一个不起眼的名字!钱喜善!

  他刚想开口,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还是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

  “眼下对的上号的,一具是那天夜里的侍卫领班王松,”说到这里,邓通和意味深长的看了周肃灵一眼,还有两具一个是刘景,一个是内宫的小太监。余下的两个尸体残缺不全,也看不出来是太监还是侍卫了。”邓通和舔了舔嘴唇,有些伤脑筋的叹了口气。

  “这个地方可靠吗?”周肃灵转过身突然问道。

  “刑部眼下全由玄洪方丈暂管,密不透风。”邓通和站在屋檐下,不高不低的回答了一句。

  他没说什么,撇了撇嘴就不说什么了。

  晌午时分的太阳热烫烫的,烤的地面都冒烟,走在路上就能看见远处的事物微微抖动着。此时街上少有行人,只有带着凉风的巷口或者酒肆客栈屋檐下有人们三五结伴的吃着西瓜喝着茶聊天。精壮的大小伙子打着赤膊,身上密密一层汗珠,时不时就有一粒顺着背滑下来。

  周肃灵衣装整齐的往回家的路上踱着步子,胸前背后都汗湿了一片,引来路边乘凉的人们交头接耳的轻声议论。打小的言传身教,矜持气度早就透在了骨子里,只是自己没有察觉罢了。

  他旁若无人的走着,时不时叹了口气,黄凯的案子其实已经大致明朗了,除了死因。

  自己失踪之前:一个叫刘景的侍卫先是失踪了;侍卫领班王松给了黄凯两锭银子;黄凯受郑强指使,那夜顶替刘景在乾清宫当差;半夜出来死在班房;第二天奉先殿大火,王松、刘景却“救火而亡”……真是太巧了,乾清宫的几个人如今都“消失”了。

  “好大的一盘棋啊。”他眯停下脚步眯着眼看了看天上的浮云,轻声笑了一下,继续迈开步子渐渐远去。越乱“自己”就越安全,无论是现在的自己还是那个消失不见的“皇上”。

  奉先殿的大火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仿佛一阵微风拂过了湖面,几道涟漪之后又慢慢恢复了平静。只有深藏湖底的人才会感受到那深渊之处的透骨寒凉。周肃灵纵火自杀,群臣恳请再三,幽王无奈只得为天下计,登上了九五之位,这是可以预料得到的戏码。

  他自己清楚,自己还明明白白的活着,只不过一分为二了而已。皮囊隐秘江湖、魂魄寄人篱下。

  他昏头涨脑的回到家中已经是午后了,金晃晃的日头晒得地面都腾着热浪,燎的人心头烦躁不堪。

  刚走到书房门口,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了心头。似乎是一种天赋,他从小就远朝常人机警,依稀记得自己的挂名师傅的言语,那个太医院姓白的老头儿曾经神秘的告诉自己:“皇子陛下,‘万物皆有声’,总有一天您会知道您是天选之人。”

  他终于理解为何打小就会跟着一个老太医修习医术武艺,皇爷爷用心良苦,未雨绸缪之举做的隐蔽之极,连自己也只是现在才隐约猜到。

  京城在他眼里早就不是坚不可摧的金刚巨山,只有靠近的人才知道上面密布的裂痕,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隐忍的观察。他低下眼睑看着自己的双手,要想活着,必须要找到自己的人!

  他镇定的推开门,立刻就嗅到一股呛鼻的烟味,只见一个微微佝偻的背影坐在哪里,看上去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他心里知道不妙,敢直接进自己房间的都不是一般人物,更何况在里面抽烟的。

  他慢慢的踱过气,眼睛打量着那个身影,花白的头发,宽腰阔背,等他走近,一张沧桑的老脸显现在烟雾中。

  那老者随意的磕了磕手中的烟杆,干哑的说道:“听说你这里死人了?”

  周肃灵总觉得那人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便小心的答道:“是邓大人救了我一命。”

  “嘿,桩子是那么好当的?”那人看了周肃灵一眼,刚要低头觉得不对劲,又情不自禁瞅了一下。周肃灵心里悬的老高,心中恼恨起来,究竟怎么回事,自己到底哪里露出端倪了?

  “你来干什么?”周肃灵决定反客为主,主动发问,见机行事。

  那老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懒洋洋的说道“你家老头子派我来护着你,怕绝了后。”指缝间老者一丝目光迅速打量了周肃灵一眼,他满不在乎的腔调没有让周肃灵有丝毫放松:“老爷子金盆洗手了,以后你就是胡家的当家人了。”

  “唔,”他歪了歪嘴,心里给胡衍的形象又添了几笔。他继续试探的问道:“老爷子有话没有?”

  “要你深藏不漏,还有,有人在查你。”

  周肃灵眉头皱了皱,屋漏偏遭连阴雨。他五味杂陈的看着窗外,这个“胡衍”还真是个是非之人。他心里巴望着这个老头儿赶紧走,现在自己是惊弓之鸟,恨不得周围一个人没有才好,这个老头什么来头也拿不准,就是觉得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似曾相识,这是最危险的信号。

  他随意含糊了几句硬撑着说道:“嗯,我知道了。”言语的力量有时候弱不禁风,有时候却是刀和盾,他现在就在努力学习着这个朝堂市井都能游刃有余的艺术。但是言语有个禁忌:

  言多必失。

  周肃灵想到这四个字立刻警醒,佯装自己要出门,想着躲一步是一步。可刚要站起来,那老头反而倒起身拖沓着走到了门边,周肃灵正要松口气,却发现那老头并没有出去,只是身形一顿,慢慢的将门栓一搭。

  “咯哒”一声,木头轻轻磕碰的声音仿佛叩在周肃灵心头,他略一诧异,那老头已然换了一副面相,阴着脸转过身来,盯着自己问了一句:“你是谁,胡衍到底在哪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