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摊牌
冷嘲2020-01-02 16:073,457

  他干咽了一口唾沫,内心刚刚鼓起不久的信心顿是崩塌,只能一言不发的看着那个老者,听天由命了。

  那老者微微咳了声,周肃灵眼前一晃,那人已经欺身而进!看似病弱的老头转瞬之间势同猛虎,杀气排山倒海而来!

  求生的本能让他挣扎,周肃灵一咬牙,一蹬桌子借力拉开空档,随即侧步贴靠,直击老者下颚。那老者轻而易举的横肘一架,连消带打,一掌整整拍在周肃灵胸前。

  “‘嵩阳手’?这是宫里的功夫,那胡家少爷可没学过。”

  老头子嘴上说话,双手飘忽不定,衣袖带风。周肃灵被逼在墙角,只有仓皇招架的份,只觉得对手出手迅捷无比,出招即回,招式还没用老立马变招。周肃灵哪里经历过这个阵仗,手忙脚乱的胡乱出手。

  他从小总觉得自己“武艺精熟”,现在才明白,那是别人哄自己开心罢了。老头手上招式频出,迅猛老辣,言语对自己的招式更是如数家珍。

  “‘偏花七星手’,可惜准头不够啊。”

  “嗯,这是蛇鹤八打,你在宫里学的倒挺杂。”

  周肃灵这时急中生智,右手外摊崩开老爷子的戳指,提膝侧身抢攻,看似重心飘逸,实则剑走偏锋!那老头心下大惊:“咦,你还会‘八段锦’?白老太医死了好久了,你怎么会他的路数?”

  那老者见周肃灵不答话,怒由心起,猛的一步卡住中门,右手直插周肃灵脖颈!周肃灵暗恨蒸腾,绝境中反而激发了狠劲,索性一咬牙,大不了鱼死网破,竟然全然不顾对方的杀招,力透双臂,一招“双风贯耳”朝老头太阳穴砸去。

  老头本来就是存着探探虚实的心思,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冒充胡家少爷,见对方功夫空有架势,后劲不足,实在不是一个高手,已经大致心中有数。脑中所想,手上也是收放自如,猛的向后一撤,周肃灵一击打空,立刻觉得巨痛传来,右臂已经被老头拿住。

  老头牢牢的治住了周肃灵,凑上脸仔细看着他一边嘀咕:“功夫不行,易容倒是挺在行。”随即手上一发力,周肃灵“啊”的一声惨叫,胳膊已经脱臼,老头一脚踩在他的腿弯,沉声说道:“你到底是谁?胡衍人呢?”

  周肃灵大口的喘着粗气,自从换魂之后,直到现在心里才是真正的踏实下来,反而释怀了,他看着老头子满是皱纹的脸,终于想起来了。难怪对自己的功夫路数这么熟悉,竟然是自己少年时候带着自己玩耍的一个侍卫高手!他猛的见到旧人,悲从中来,顿时有些气郁,强忍着泪水说了一句:

  “凌胖子,是我……我是……”

  老头子眼神一滞,这个称呼多少年没人提及了?有十多年了吧,他重新打量了周肃灵一眼,狐疑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周肃灵悲哀至极,众叛亲离、孤立无援、羞辱愤慨,种种情愫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两眼忍不住的落泪:“迎敌八打:一打泰山压顶、二打双耳闭门、三打咽喉气管、四打胸膛穿心,”老头子听着周肃灵的言语面容慢慢的僵持起来,手也不由得松了几分,只听对方继续念叨着:“五打乳下双肋、六打海底撩阴、七打尾闾正中,八打两肾中心。”

  老头眼前的“胡衍”渐渐模糊起来,那神色间流露的出来的感觉,让他想起十多年前宫中的一个小身影,每每想起都觉得自己心中有愧。

  老头静静地听着,“胡衍”还在抽搐着说道:“凌胖子,这都是你当时要我背的,你还记得吗?当时朕要你背着我翻墙,后来你还挨了板子,你还记得吗?”他倔强的抬起头,略略加重了语气,愤愤的说道:“你还记得朕吗?”

  凌老爷子吓得一松手,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砰的一下撞到身后的桌子,不敢相信的说道:“怎么会……你……究竟是谁?”

  “狗奴才!还认不出来吗?太祖皇帝面前你当时怎么说的!”周肃灵爆喝一声,顿时吓醒了凌老爷子。

  他慢慢的走上前,三两下帮周肃灵将脱臼的胳膊接好,嘴里嚅嗫了几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潮起伏的双手都有点颤抖。双眼直愣愣的打量着他的面庞。

  “移魂之术,你听过吗?”

  周肃灵由着对方揉捏着自己的臂膀,低低的一句话吓得凌老爷子身子一跳,登时想起一人来,他舔了舔嘴唇试探着问道:“你……被他施了移魂之术?”

  “孙英!”周肃灵没什么好瞒得了,索性就把乾清宫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凌老爷子静静地听着,石像一般一动不动。等到周肃灵说完,不觉天都沉了下来,屋内黑乎乎的两人还是直愣愣的站着。

  凌老爷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摸了摸腰间的烟杆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掏出来。两人随便挑了把椅子坐下来。气氛变得凝重而又尴尬。

  “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陛下和胡衍移魂换魄,真是好大的手笔!瞒天过海,暗度陈仓!”

  周肃灵一番打斗,如今又将憋屈一吐为快,也是如释重负,他闭着眼靠坐在椅背上,喃喃的说道:“是啊,好大的手笔,我那叔叔有句话说对了,对我而言是猝不及防,对他们而言,是早有预谋。”

  凌老爷子坐直了身子,微微吸了口气,似乎有点想不明白:那胡衍在里面究竟是个什么角色?

  凌老爷的担忧没敢说出口,现在的周肃灵其实已经算是一枚“弃子”,要是胡家也是谋划者,那眼前的这个周肃灵仅仅算个“孤魂野鬼”;可要是胡家也蒙在鼓里,那可真是上了套儿了。

  看似魂魄互换,其实仔细一盘算,却惊然发现一个大问题:因为互换之后周肃灵的金贵皮囊已经被人拿到手了!也就是说皇上不再是眼前的周肃灵了,谁穿着皮囊谁就是天佑帝!这才是最让他后脊发凉的大关节,背后的用意细思极恐!

  他偷偷瞥了一眼周肃灵,捏着小心的问道:“陛下,您现在有何打算?”

  “别‘陛下’了,那个陛下已经死了,死在乾清宫了。”他叹了口气,微微睁开眼,说的有气无力。

  “那您……现在还是先安顿下来吧,说句割舌头的话,事已至此,咱不能死较劲不是?”

  凌老爷子的话语让周肃灵心中有了谱,看来自己还有价值。他现在像一个赌徒,小心盘算着自己手中仅有的筹码。

  “你是怎么发觉我的?”这个问题萦绕在他心头,苦思良久。

  凌老爷子抬眼看了一眼说道:“行坐立卧、言谈举止不提,您身上没有那股子市井气,胡家是生意人也是江湖人,您是天家血脉,打小没有出过宫,自然判若两人。”

  周肃灵内心也隐隐约约的也想到了,也努力琢磨着胡衍的言行神色,可毕竟身在其中,有些东西是需要点化的。

  “您的功夫是宫中学的,老奴说一句,都是花花架子当不得真,您千万不要漏了底。倒是白老太医教您的‘八段锦’是门好功夫。可白家远在河北……”他说道这里心头一震!

  来之前胡家老爷子曾经说过,白家在京城有个传人,是个不世出的天授之人,能听‘万物之声’。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难道白家的那个神秘传人竟然是“皇上”周肃灵!

  他察觉到周肃灵的目光,心里重新掂量起对方的分量,嘴上不漏声色的说道:“您打小身子弱,练武仅是强筋健骨、浅尝辄止,搭个功夫架子而已,迎敌搏杀肯定远远不够的,而且万一给人认出来引火烧身,也是了不得的事情。”

  “胡衍医术如何?”周肃灵有太多的疑问,一时反而不知道从何问起了,想到就开口提问,要想成为他,就要了解他的一切!

  “行家。”凌老爷子肯定的点了点头,短短两个字就肯定了胡衍的本事。他听了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功夫怎么样?”

  “凑合。”

  “那你现在准备拿我怎么办?”周肃灵盯着凌老爷子,终于问出了口。

  “我们几个是‘堂前燕’,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我要你跟着我,寸步不离!”周肃灵眼神晶然透光,抛出自己的筹码:“我知道你要报仇,我能帮你。”

  凌老爷子眼中悲愤之色一闪而过,眼皮一抬双目杀气利剑一般刺的周肃灵不敢直视。

  “‘龙鳞刺’的案子悬而未决,只要揪出背后的手,你们几个的冤屈自然昭雪。”周肃灵心里掂量着凌老爷子的态度,现在他已经明白一个道理,欲将取之必先予之,这是铁律。如此浅显的道理,坐在龙椅上可很难琢磨明白。

  “您……您知道……谁杀得我一家老小?”凌老爷子哽咽着问道,要不是碍在往日的身份,恐怕现在又要扑上去逼问了。

  周肃灵摇了摇头,慢慢的说道:“‘江夏镇’一案,你们六兽尽出,结果办案不力被责令永不录用。结果你们不甘心,终于招了祸,死的死逃的逃,家人也惨遭杀害。”

  “谁告诉你的!”凌老爷子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眼白布满了血丝,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师父,白老太医,他告诉我的。我帮你,你帮我。”周肃灵抬眼注视这凌老爷子,心里明白,筹码不需要多,锦上添花远没有雪中送炭来的实惠。

  “可您如今的境地……”凌老爷子幽幽的说道,讨价还价互相试探,这才是真正的交易。

  他直起身子,凑到凌老爷子面前补充道:“现在‘周肃灵’的下落,幽王可是让我胡衍主办的!拔出萝卜带出泥,浪大池深,你可别让我一个人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先殿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