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殿堂上
韩咏明2018-05-06 21:332,207

  王宫的朝堂里,烛炬高照,亮亮堂堂,可晋景公和诸位卿大夫的心里,却是阴云密布,昏天黑地。

  只见晋景公头戴王冠,身着王袍,腰束大带,端坐在阶台的宝位上,满面怒容,两只眼睛没有目标的﹑一动不动的瞪着面前的众将臣,阴沉的脸就如同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天空。

  大臣们个个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屏住呼吸,连气也不敢大声出,甚至一点很微小的声响就能掀起惊涛骇浪。

  殿堂上寂静无声,只有晋景公一呼一吸的喘气声在粗重的回响。

  那些参加晋、楚战役的一些大夫们,额头上早已浸满汗珠,尽管是玉露冷冷的秋夜。

  没有人说一句话,好象谁一张口说话就会立即被狂风暴雨席卷而去。

  最终,还是中军统率荀林父最先打破了这静的可怕的场面。

  荀林父是个诚实的人,他深知是自己一时慌乱,下令撤退,才造成晋军大败的,如果像士会那样备战,也不会战败;如果像荀首和魏锜那样率军反击,也不会战败;如果一听说楚郑媾和,立即下令撤军,而不是犹豫不决,更没有战败一说。可晋军大败已是实事,没有如果一说,都是他这个中军统帅的失职,理应被降罪严惩,便向晋景公主动请罪。于是,他上前跪请晋景公:

  “吾王,这次惨败,作为中军统率,是我的失职,请大王将罪臣处死,以祭告惨死之将士。”

  晋景公正怒发冲冠,不可自持的无处泄愤,见荀林父跪请求死,想都没想就下令说:“也好,惨死这么多将士总得有个交待,来人……”

  “慢!”没等晋景公把话说完,相国士贞伯走上前说:“吾王,从前晋﹑楚城濮之战,楚军惨遭败仗,将士死亡三分有二,可我们的先王文公仍然面带忧虑,左右近臣问他:‘有了喜事却面带忧愁,难道等遇到忧事时反倒面容可喜吗?’文公说:‘这次楚军虽死伤严重,但楚军的中军统率得臣,却带着残兵败将逃走了,只要得臣这个人还没死,我的忧愁就不会结束。’等到得臣带着残兵败卒回到楚国,楚国就以败军之罪把得臣杀死了,文公这才喜形于色。这等于晋国再一次取得了胜利,楚国又一次惨遭失败。今天,我们如果再杀荀林父,不等于楚国又战胜我们一次吗?荀林父侍奉国君,进则想着如何竭力尽忠,退则想着怎样弥补自己的过失,他是捍卫国家社稷的重臣,怎样能杀了他呢?他这次失败就如同日食﹑月食一样,无损于日月的光辉啊!国君。”

  晋景公犹豫了,脸上的怒气也消减了些,虽说没有继续下令问罪荀林父,但丝毫也没有赦免的意思。

  士贞伯见状,继续劝道:“吾王,当年晋秦的殽之战,我们晋军大胜,秦军则全军覆没,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这三位秦国统帅也被俘。结果,先王之母唯恐晋、秦的冤仇越结越深,便劝先王:‘三人是败将,回到秦国,穆公吃了他们的肉恐怕还不解气呢,何必烦劳您去惩罚呢,还是放三人回秦国受刑吧!’先王听母之劝,便释放了秦国三帅。大夫原珍闻说,气得直向先王吐口水。先王后悔了,赶紧派人去追,结果秦国三帅已经登舟离岸了。谁知那三帅回到秦国,果然不出原轸所料,那秦穆公率众卿大夫郊迎十多里,不但不治三人之罪,反而是痛哭流涕的向三人承认自己的过错,安抚三人,并继续重用,那三帅后来都为秦国建立了大功。而当年的殽之战,秦国比我们此次的惨败,不知要重多少倍呢,吾王若斩了荀林父,等于楚国又打败我们一次……”

  士贞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道理掰碎揉烂了给讲透,晋景公如大梦初醒,恍然大悟,用手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长长出了一口气说:“好险啊!真是一席话惊醒我怒中人!来人!赏士相国……”

  士臣们也都长出了一口气,皆跪呼:“大王英明,晋国永远强盛。”

  人家秦穆公郊迎三位败将十多里,自己的荀林父还在堂上跪着呢。晋景公又趁士臣们气氛活跃,亲自下去将荀林父搀起,并高声宣布:“荀林父仍为中边统率!”然后,晋景公回到王座上,又说道:“不过……士相国,本王虽不与追究统率失职之罪,这肇事之人却是要严办的,常言说:国有国法,军有军规,这违背军规、挑起事端之人,就由你士相国来追查!查出后,严惩不怠。”

  晋景公说着,还是怒气不消地喘着粗气,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这次抗楚救郑,人家楚、郑都讲和了,你还给我抗的什么楚?啊!立即班师回国,不但将士们毫发无损,对于郑国,我们还履行了蒂国之约,如此两全齐美的事情,可结果却是……”

  晋景公气愤的说不下去,悲痛无奈的摇了摇头,“咳”地一声把脸扭向一边,冲大夫们摆了摆了手,愤愤的说:“有事快奏!无事退去!”

  众臣们个个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那些参加战役的大夫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忽听晋景公说“无事退去”,都如释重负地,小心而快速的退了下去。

  朝臣们都退走好久了,晋景公仍一动不动的坐着;猛的,他迅速从身后拔出利剑,愤怒地腾空跳起,从王坐上跃了下去,如晴天霹雳似的在朝堂上狂舞起来;他仿佛看到将士们浴血奋战,殉难沙场的惨景,不觉痛从心生,悲歌道:

  “风潇潇兮秋夜长,

  将士魂兮断异乡。

  吾痛悲兮怒火扬,

  鹰失误兮羽自伤。

  虎不食肉兮自身亡,

  ……”

  突然,他看见在战役中殉难的将士们的英灵,随着过堂风恍惚恍惚地涌了进来,瞬间充斥整个朝堂,并随着他一块劲舞起来。

  晋王感到有点窒息,忙大声惊呼:“本王知道你们是为国捐躯的,放心吧!本王不会忘记你们的,每年到了你们的忌日,本王都会祭奠你们的英灵。”

  可围着晋王起舞的亡灵们,像没有听到晋王的话一样,仍恍恍惚惚的舞个不停。突然,晋王感到有个亡灵从身后将他死死抱住了。

继续阅读:第11章:败仗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结草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