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刀光剑影
月上蓑衣客2018-06-08 13:034,810

  梦影缓缓睁开了眼睛,李建与闻峰急忙凑了过来,“小影!”“姐!”

  梦影虚弱的看着俩人,“你们回来了?”

  闻峰一把握住了梦影的手,“姐,都怪我……”

  梦影看着满脸自责的闻峰不禁捂嘴笑了起来,“哎呀这傻孩子,怎么还这死德性呢。”

  “姐……”闻峰担忧的看着梦影,梦影笑着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去去去,别趁火打劫占你姐便宜。”

  几个人正说着,站在床边的乐乐趴在了梦影的身上,泪眼朦胧的看着梦影,“大姨,都是我不好……”

  梦影将乐乐搂在了自己的身旁,“你们爷俩怎么跟亲生的似的呢,大姨保护你怎么了,别哭别哭。”

  张雪端着杯水来到了屋子当中,“小影,吃药了。”

  张雪的身后,小爱和小爱两个孩子光着小脚丫穿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跑到了梦影床边,“小姨小姨小姨!”

  梦影连忙用枕头捂住了脸,“李建,至于吗?都惊动你这俩宝贝女儿了……”

  小爱一下子跳到了床上,“原来小姨也有打不过的人啊!”

  李建看了小爱一眼,连忙用手掐住了小爱的脸蛋,“倒霉孩子,不会说话就别说……”

  “哎呦爸爸轻点,疼!”小爱咧着嘴从床上蹦了下去。

  小含用小手摸了摸梦影的脸颊,“小姨好些了吗?”

  梦影朝小含笑了笑,“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小爱又一次蹦跶到了梦影的旁边,“真是不可思议诶!我一直觉得,小叔谁也不怕,唯独怕小姨,小姨唯独怕爸爸,爸爸唯独怕妈妈,妈妈天下无敌的。”

  闻峰听罢扑哧一笑,“还是小爱理解的透彻。”

  李建无奈的抚了抚额头,“这孩子这嘴跟谁学的……”

  “那还能有谁啊?!”闻峰、梦影、张雪异口同声的对李建说道。

  闻峰突然想到了什么,将乐乐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来小爱小含,跟你俩介绍一下啊,这是我儿子,你俩的哥哥,叫乐乐。”

  闻峰指了指小爱和小含,“乐乐,这俩是你大爷的……怎么说着那么变扭呢……这俩是你大爷的两个闺女,这个上窜下跳跟猴似的是姐姐,叫小爱,旁边这个是妹妹,叫小含,她俩是双胞胎,以后爸爸不在时你可以随时找她俩来玩。”

  小爱眨了眨眼睛,转过身子搂住了小含的肩膀,“妹妹,小叔不是还没结婚呢吗,怎么突然有小哥哥了呢?”

  小含摇了摇头,“不知道诶,明明觉得小叔一个人好像过得更快乐呢……”

  “喂,说嘛呢!”闻峰叫道。

  “我估计小叔是一个人太寂寞了,于是自己生了个小哥哥。”小爱低声对小含说道。

  “我有那设备嘛就生?!”闻峰大声说道,“行了行了,乐乐,你去跟妹妹们玩去吧!”

  乐乐回头看了看闻峰“可大姨……”

  “没事大姨有我们呢!”闻峰摸了摸乐乐的头发说道。

  “哥哥走啦,咱们去玩!”小爱和小含一人拽着乐乐一只胳膊,带着他离开了卧室。

  李建看着三个孩子的背影,笑了笑,“小雪儿,小影交给你了,闻峰咱俩走。”

  “又去哪?”闻峰问。

  “警察局!找沈薇算账去!”

  办公室内,一名警察拿着一个文件递到了沈薇的面前,“探长,这个请您签个字。”

  沈薇接过文件仔细看了看,将圆珠笔拿了起来,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猛地踢开,李建从外面走了进来。

  沈薇快速签完了字,示意警察先下去,“今天你怎么了?打招呼的方式这么别致。”

  李建有些生气的站到了桌子旁边,“你还好意思问我?科尔先生一个月前就失踪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沈薇不紧不慢的喝了口咖啡,“说到这事我还得感谢你呢,科尔先生已经失踪好一个月了,最后被你找到了,真是感谢。”

  李建使劲拍了下桌子,“你少跟我扯这些没用的,白骨案里40具白骨已经让人焦头烂额了,现在倒好,有价值的线索没有找到,反而又牵扯出来另一起水银死婴案。20多具死婴啊,我兄弟当时都崩溃了你知道吗?!”

  沈薇微笑着站了起来,“嘿,冷静一下,需要一杯咖啡吗?”

  李建喘了口大气,“算了吧,我他妈现在一想起这几年在这买的茶叶就犯恶心……天晓得哪个变态又会往咖啡豆底下埋什么鬼东西……”

  沈薇耸了耸肩,“遇到难题要想办法解决,狂躁和焦虑是没用的,总会有办法的。”

  李建晃了晃脑袋“好啊,你说有什么办法?科尔先生被人杀了,剃了骨头,永远的和自己心爱的红酒在一起了。白骨案唯一的线索又断了!”

  沈薇慢慢坐了下来,将两条腿搭在了一起,“我说了,不要这么狂躁嘛,白骨案本就毫无头绪,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会求你出山帮助我们呢?”

  “嘿,等等等等,纠正一下,你那不是求,是逼。”李建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沈薇耸了耸肩,“无所谓了,反正结果更重要。”说着,沈薇从办公桌上拿起了提前准备好的案件卷宗递给了李建,“科尔先生全名史蒂夫科尔,科尔冷暖设备制造公司创始人兼前CEO,优先党成……”

  “我对新西兰商界和政界的东西没兴趣,说重点。”李建打断了沈薇说道。

  沈薇点了点头,“好吧,科尔先生最后一次在公共场所露面是在一家叫做红尘醉的小型中式酒馆,接待他的是那里的女老板申钰,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跟随他一起去的还有布莱恩先生以及日本武器商人田岛时彦。”

  “田岛时彦?”李建疑惑的看了看沈薇。

  沈薇点了点头,“你认识?”

  “何止是认识,我正找他呢!”李建说。

  “那次之后,科尔先生就再也没露过面,但在此期间,你十分熟悉的布莱恩先生以及你正在找的田岛时彦来找过他,但呆的时间都不是很长,根据目击者所说,布莱恩先生离开时好像很惊恐的样子,就这些。”

  李建将卷宗详细的看了几遍,还给了沈薇,“请把田岛时彦的地址给我,谢谢。”

  沈薇看了看李建,两个人对视了几秒,“好吧……”

  沈薇将田岛时彦武器店的地址与红尘醉的地址写在一张纸之上交给了李建,“田岛时彦曾经是科尔的保镖,你可要多小心。”

  李建拿过地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离开警察局的李建驱车来到了隔壁的小镇,并在一家狭窄的店铺的门前停了下来。

  李建不打招呼的拉开了店铺的推拉门走了进去,店铺之内的陈设充满着浓重的日式风格,樱花图案的壁纸,色彩低沉木质地板,古色古香的花瓶与抽象的日本艺伎壁画,店铺的四周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冷兵器,正当中一张桌子摆放着一个香炉,上面插着三根正在燃烧的香,香炉的前面放着雕刻精致的木制刀架,摆放着三柄不同大小的日本武士刀。

  右侧的墙壁摆放都是各式各样中国的传统冷兵器,腰刀、板斧、护手钩、亮银枪,十分丰富。

  屋内的灯光十分的昏暗,此时此刻,角落的两个音响还播放着低沉的日本琴曲,听起来让李建本就有些沉重的内心感觉倍感压抑。

  李建四下观察着,突然,他将目光落在了一柄宝剑身上,那柄宝剑剑鞘的雕刻不像周围其他宝剑那样精致,李建伸手将宝剑拿了起来。

  “嗯……”李建将宝剑拔了出来,“不错,好剑。”

  就在这时,突然,店铺里屋的推拉门缓缓打开,打开的瞬间,强烈的灯光照在了李建的脸上,一时间照得李建无法睁眼。

  伴随着强烈的灯光,一个高大的身影的出现在了灯光之中,那身影手持武士刀,留着日本武士的高马尾发型,身穿传统的日本服饰,虽然只能看清一个黑影,但却能够让人感受一股扑入起来的威武与霸气。

  “有失远迎,当面恕罪。阁下一看便是习武之人,一眼就挑中了把好剑。”那身影用生硬的中文说道。

  李建抬手遮挡着眼前强烈的灯光,“嗯,好剑,好贱,真他妈贱……”

  李建与那身影对视了几秒,突然,李建宝剑出鞘,一下子将剑鞘扔了过去,剑鞘不偏不倚的击中了李建面的灯泡,伴随着灯泡破碎的声音,灯光再一次变得昏暗起来,那身影的真容逐渐显现了出来。

  田岛时彦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灯泡碎片,又抬头看了看李建,“阁下这是何意?”

  李建拿起宝剑指向了田岛时彦,“别他妈想跟我玩阴的,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的!”

  “你我素不相识,不知阁下有何贵干?”

  “少他妈装大尾巴狼,老子今儿找你不少事呢,咱先私事后公事,你给我老妹妹打伤了,我先得收拾完你再说!”

  田岛时彦深呼吸了一下,表情冷漠的说道:“原来如此……看阁下之意,今日你我一战不可避免了?”

  “你再跟我这装逼留神老子给你店砸了!哪那么多废话,赶紧的!”李建将剑扛在肩上说道。

  田岛时彦见李建说话如此简单粗暴,不由得警惕起来,“阁下快人快语,在下敬佩。”

  李建喘了口大气,“你他妈还打不打了?不打我可直接砸店了?!”

  田岛时彦表情依旧冷漠,缓慢的脱下了木屐,将武士刀从刀鞘中拔了出来。

  武士刀出鞘仅仅不到一秒的时间,田岛时彦迅速挥刀冲向了李建,那锋利的刀刃在昏暗微弱的灯光下闪出了一道银光,如同一条突如其来的银蛇直奔李建而来,

  李建见状也毫不怠慢,举剑反手抵挡住了田岛时彦电光火石般的劈砍,随后李建上前一个滑步用肩膀向其胸膛撞击了过去。

  被撞到胸膛的田岛时彦向后退了两步,随后立即调整好姿态,再一次发起了攻击。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李建看似不紧不慢,剑法却十分迅猛,看似毫无套路却刚劲有力,田岛时彦多次劈砍与横抹均是无功而返。

  “好厉害的中国人……”田岛时彦面色凝重的说道。

  剑柄在李建的手掌内转了个圈,挥舞起来闪出三道银光,宛如白龙的幻影一般,“呵呵,论兵器和武术,我们中国人是你们的祖宗,以后少跟那些坑外行钱的花架子打!”

  田岛时彦听罢,不敢怠慢,双手握住了武士刀的刀把,伺机而动。

  这一次,李建率先发起了自己的进攻,田岛时彦终究也是深身手不凡几轮进攻下来,均势均力敌。

  田岛时彦挥刀势大力沉且迅猛刚烈,单纯硬挡令人很难招架,渐入佳境之时,其身体仿佛自带旋风一般,转身既是斜砍,下蹲必会上砍,横抹劈砍犹如飞蝗骤雨一般,偶然抓住机会突然高高跃起,恰似银蛇出动,犹如离弦之箭。

  李建剑法飘逸却朴实无华,看似松散却密不透风,持剑游走于左右,以动制动,出剑迅猛飘忽,令人难以捉摸,时而千龙出海、时而猛虎掏心,宝剑挥舞至极致之时,剑刃仿佛化为三道银光,犹如白龙护体。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人在你来我往间不分伯仲,田岛刚猛,李建飘逸,二人虽衣着现代,对站起来却大有武侠之风。

  田岛时彦侧身闪开了李建飘忽且迅速的攻击之后,迅速急转身横抹过去,直奔李建耳部而来。

  一道银光出现在了李建的瞳孔之内,李建见状将剑换至自己做搜反手抵挡下来,随后右手对其胸膛连续出拳,三拳一脚,最后头部用力一甩,田岛时彦应声倒地。

  李建见田岛时彦倒在地上,蹲身拾起剑鞘,连忙抱拳:“承让!”

  说罢,宝剑入鞘,李建慵懒的坐在了地上,“好了,该下一件事了。”

  田岛时彦强撑着坐了起来,“剑法拳法合一,朴实无华又飘忽不定,真厉害……”

  李建听罢连忙摆了摆手,“嗨!也不行也不行,喝多也吐,刀砍也疼,拉屎也得用纸!”

  田岛时彦刚要说话,李建连忙摆手,“先等会再说,你的东西掉我们那了。”

  说着李建将田岛时彦逃跑时遗失在便利店的老旧相片拿了出来,相片中两个青年搂着肩膀洋溢着爽朗的笑容。

  田岛时彦一脸惊讶的翻了翻自己的口袋,“这……”

  李建笑了笑,“如果没猜错的话,左边这个就是你本人吧?”

  田岛时彦慌张的从李建手中抢过了相片,并视为珍宝似的放了起来。

  “右边那个是谁?”李建突然问道。

  听到李建的问题,田岛时彦一改刚才的冷漠与高傲,眼神瞬间变得忧郁起来,“那是我失踪了很多年的兄弟,田岛浩二。”

  李建听罢,也突然变得面色凝重了起来,“你是一直在找他吗?”

  “是的,我漂洋过海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找到浩二,不管生或死!”田岛时彦十分激动的说道。

  李建点了点头,点燃了根香烟,“我可以带你去见他。”

  田岛时彦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真的?”

  李建点了点头,吸了口烟说道:“但前提是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敢说一句谎话,这辈子就别想知道你的兄弟在哪了。”

  田岛时彦看着凝视了李建的眼神许久,坚定的点了点头,“好,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吧。”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红尘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骨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