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王府暗影(三)
韩雪霏2018-06-15 10:072,298

  魏蘼合掌朝着后园的方向深深一拜:“我佛慈悲,魏蘼铭感于心。”

  后园子里的铜佛果然灵验,感谢佛主垂怜,赐与她一个走近他的机会。

  明知道桑喜给她挖了一个大坑,或许还会落井下石,而她却是义无反顾地跳进去,只因那是走近他的唯一途径。

  虽然对于自己就要前往的梁王府一无所知,但一想到就要到那个他的身边去,魏蘼的心扑腾得快要跳出来。

  换上男装的魏蘼有一些可笑,举手投足亦是女里女气,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她扮的原本就是一个公公。

  “小姐……”海棠泪眼汪汪。

  “海棠莫哭。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又岂知前路是福是祸?”魏蘼笑着宽慰海棠。

  见黄俨与桑喜走开去打点的时候,魏蘼忽地在海棠耳边悄言了几句,只见海棠频频地点头。

  “是,小姐,我知道啦,你放心吧。”

  魏蘼又叮嘱:“千万要小心。”

  “嗯,海棠记住了。”瞧见黄俨走来,忙闭了嘴。

  “蘼儿,记着在梁王府千万不要多说一句话不多走一步路,一旦瞅准了机会,一定偷空出府来。这个带着防身,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用。王府凶险,你千万照顾好自己,否则舅舅没法向你爹娘交代。”

  黄俨将一把小小的匕首塞到魏蘼手里,魏蘼欲要推脱却来不及,因为十亩公公已经走了过来,她只得迅速地将匕首藏起。

  十亩公公清点了一遍人数,单单只把魏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叫那混迹宫中数十年的黄俨也不禁心中直打鼓。

  “你,叫什么名字?”

  魏蘼小声应道:“小苞子。”

  十亩公公不满地责道:“一点规矩都没有,在宫里没好好调教吗?要说‘回公公的话,奴才叫……’等一等,小包子?”

  魏蘼回道:“回公公的话,是苞谷的苞,不是肉包的包。”

  十亩公公仍自斜觑了一眼魏蘼,嘀咕道:“小包子,哼,小鸡仔子似的……”

  丝雨并未停歇,十亩公公的青轿后面,跟随着十二只油纸伞。

  在禹禹前行的十二个人中间,“小苞子公公”的脚步是最坚定的,手上擎着的油纸伞也是最稳的。

  因为,她是朝着心中所爱的方向。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魏蘼想起,此时此刻的自己,多么象那采采卷耳的痴情女子。

  看着魏蘼执伞离去,黄俨有一些焦虑,思想着明日一早就速进宫去,找一个与小苞子年纪相仿身形相当的小公公来将魏蘼替换回来。

  此时海棠没头没脑地奔出了黄府。

  “一定是回魏府报信去了,我去把她抓回来。”桑喜说着就要追出去。

  “不必了,让她去吧。”黄俨叫住了桑喜,止不住地皱起眉头,“桑喜,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桑喜歪头娇笑:“瞧义父说的,我这都是为义父好。换了别人,义父能放心吗?搞不好人一进梁王府就把义父告发了呢,到时候贵妃娘娘闹将起来,皇后娘娘可不好出面替咱收拾不是?”

  黄俨想想也是,叹了叹:“但愿一切顺顺当当的,蘼儿明日就能找到机会脱身,我也好了了这一桩烦心事。唉,一想起姐姐要来跟我拚命的样子就头疼。”

  桑喜搀着黄俨笑得花枝儿乱颤,说道:“义父尽管放心,都道是蘼小姐智计超群,必定能够吉人天相平安回府。到时候义父可别忘了这主意是桑喜出的,嫁妆也有桑喜的一份哦。”

  “你这小可人儿,本公公怎么舍得把你嫁出去?”

  黄俨肥胖的手在桑喜的胳膊上轻轻地拍拍捻捻,惹得桑喜又是一阵娇笑。

  ……

  一进入梁王府,十亩公公就将十二名宫人交给了一个管事模样的胖妇人,人称米嬷嬷的,据说是梁王的奶娘。

  “一不准大声喧哗,二不准随意走动,三不准论人短长,四不准妄议国政,五不准拉帮结派,六不准招惹是非,七不准搅扰王爷。”

  米嬷嬷在向十二宫人宣布府规“七不准”的时候,一再强调那最后一条也即最至关重要的一条,那就是不准搅扰王爷。

  其他宫人都规规矩矩地低眉顺眼,唯有魏蘼不安分地东张西望。

  她注意到,梁王府虽然非常忙碌,下人们都在忙着准备王爷大婚事宜,却是个个的脚步安稳不慌不乱,彼此之间说话亦是小声和气,因此整个王府显得十分平和安静。

  这大概就是“七不准”所取得的成效吧?这王府看起来比黄府还大,王爷在哪里呢?

  “问你呢,叫什么名字?”

  魏蘼这才从心猿意马中返回神来,连忙应道:“回嬷嬷的话,我叫小苞子。”

  米嬷嬷与十亩公公一般,将魏蘼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面带疑惑:“小包子?

  魏蘼只得又回道:“回嬷嬷的话,是苞谷的苞,不是肉包子的包。”

  米嬷嬷点了点头:“瘦得跟小鸡仔子似的,叫什么包子……”

  魏蘼哭笑不得,该不会要向每一个问她名字的人解释一遍吧?

  “好吧,小苞子,你……你就和大麦子住一屋,麦子苞子,反正都一类儿的。”

  魏蘼吃了一惊,回眼望了望那个名叫大麦子的小公公,长得四四方方结结实实的,模样儿看起来有些憨。

  他才是一个真正的肉包子啊,要跟他一屋子住?

  几名宫女虽然依旧低着头,但魏蘼已经觉察到那些对她暗暗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个个的都在看她的笑话呐。

  她知道,因为小苞子的死,她与他们之间已经铸成一道仇恨的鸿沟。尤其是一位名叫荷华的女子,一点也不掩饰目光中的怨恨。

  若不是舅舅黄俨拿他们家人与族人的性命相威胁,他们很可能一进入梁王府就将她供出去了。

  现在的魏蘼,一边要扮着小苞子在梁王府小心应对,一边得防着那十一名宫人在背后挖坑,可谓是腹背受敌。

  可是,这一切都只源于她那一颗急切想见到梁王的心。

  她原本只是求佛主将她这株荼蘼花开在梁王必经的路上,忽然之间,有了一个机会,可以让自己这朵毫无希望的荼蘼开进梁王府里,即便离了土断了根,她亦是义无反顾。

  然而,她却没有想过,在这深似海的王府中,或许她连梁王一面都未能得见,就已枯萎。

继续阅读:第七章 王府暗影(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