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王府暗影(二)
韩雪霏2018-06-14 13:472,814

  后园里慈眉善目的佛像,与眼前鲜血淋漓的惨像相互交映着,将魏蘼的心割裂开来,望着黄俨,竟似不认识一般。

  舅舅向来对她十分疼爱,每次出使高丽回来总不忘给她带些稀奇宝贝。

  在她的心目中,舅舅就如后园子里那些铜佛一般和善,胖胖的脸上也总是笑意冉冉。

  却从没有想过,见到自己的家丁打死人却如此无动于衷。

  “海棠还呆站着干嘛?快扶你家小姐回后堂歇息去吧。”桑喜一边责备海棠,一边伸手来拉魏蘼。

  魏蘼本能地退了几步避开了桑喜,却仍是一脸倔强地死盯着黄俨,看得黄俨心中有些发虚,只得讪讪然说道:“这些个家丁下手没轻没重的,虽是误伤人命,但亦难辞其咎。这样吧,一干人等罚俸半年,关禁十五日,以观后效。”

  魏蘼仍是目光灼灼望定黄俨,摇了摇头。

  “不,人命关天,杀人偿命,须得送官审谳。”

  即便是素不相识的小公公,亦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魏蘼又怎能眼看着舅舅护短,轻描淡写地将凶手“罚俸半年,关禁十五日”不了了之?

  “唉呀蘼小姐,你就别为难义父了。家丁也都是为咱黄府做事,太苛责了有失人心。”见魏蘼死盯着黄俨不放,桑喜又上来打圆场,欲要将魏蘼拉走,魏蘼一拂袖将她甩开去。

  “人心?”魏蘼望着抱成一团哭泣的宫人们,冷声反问,“死的不是人?”桑喜哑口无言。

  正当相持不下之时,管事的跑来说:“梁王府的总管十亩公公来了。”

  黄俨一皱眉:“他来做甚?”

  忙吩咐下人将小苞子的尸体拖走,不放心地看了看魏蘼,又朝着桑喜使了个眼色,这才赶到了前厅。

  “唉呀呀,十亩公公,是什么风把您这样的稀客吹到我这陋巷里来的呀?您不在府里操劳梁王殿下大婚之事,到我这小小的寒宅里来,有何贵干呀?”

  十亩公公傲气地瞧了一眼下人递上来的粗茶,不屑地翻了翻白眼,不接。

  “咱家是去宫里领贵妃娘娘特意为我们梁王府挑选的十二名宫人,司礼监少监说,人都被你给领走了。黄公公,你既领了人,不送去梁王府,却带到私宅里来,究竟是何用意?”

  黄俨呵呵一笑:“这十二名宫人都是黄牙嫩口的,怕他们到了梁王府不能够好好侍候,梁王怪罪下来,我这司礼监太监免不得担些不是。这不,领回来我连日的亲自调教呢。”

  十亩公公还想追问,为什么在宫里不能调教非要领回私宅来?

  只是,他想着黄俨是司礼监太监,梁王大婚还有许多事免不得与他打交道,不好与他撕破脸面,便按下了心来。

  “不劳黄公公费心啦,梁王府忙得脚肚子转筋,咱家这就将人领回去,也好尽快派上用场。”

  “好好好,烦请十亩公公在此坐一会喝口茶,我这就亲自给你带人去。”

  黄俨满脸笑意,撇下了十亩公公,直奔中堂而去。

  十亩公公纳闷:“什么情况?带几个宫人,犯得着他亲自去?”

  但见黄俨跑得没了影,也无可奈何,看了看粗陋的座椅,也不肯坐下,就站着等,顺手掸了掸被丝雨轻溅的一双青布鞋,有些懊恼。

  黄俨奔回到中堂,小苞子已经被拖走,下人们正在匆忙地清洗地上的血迹,而自己的外甥女魏蘼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桑喜根本劝不了她。

  黄俨顾不上去理会魏蘼,他的目光落在战战兢兢挤成一堆的宫人身上。

  此时的他有一些为难,虽然说打死个把宫人是小事一桩,找个由头便可轻易搪塞过去,但这十二名宫人是贵妃娘娘亲自挑选的,如今少了一个,十亩公公定然不依不饶的,到时候贵妃娘娘再借机将事情闹大,皇后娘娘也很难替他收拾。

  家里虽有侍候的宫人,但都年纪偏大了些,临时到宫里去补一个也来不及了,更何况十亩公公守在前厅虎视眈眈,如何打发?

  “这些人,是要送到梁王府去的吗?”一直沉默着的魏蘼终于开了口。

  黄俨点了点头:“梁王府已经来要人了。”

  桑喜乘势上来添些话头:“这些都是贵妃娘娘亲选送入梁王府的,一共十二人,少一个就会很麻烦。所以,蘼小姐你就别再添乱了好吗,义父已经够烦的了。”

  “嗯,是有点麻烦。若是贵妃娘娘怪罪下来,舅舅我一人担罪事小,搞不好还会牵连到你们魏家。”

  魏蘼远远地望着黄俨与桑喜一唱一和,明白他们话中之意。

  魏家与黄家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虽然未曾一荣俱荣,但一损必定俱损。

  若她不能对此事守口如瓶,必将危及魏家。

  更别提将那打死人的家丁送官了。

  “义父,我有个办法,可以暂时解困。”桑喜说道,“为今之计,只有找个年纪相当,身量差不离的凑个数。”

  桑喜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落在魏蘼的身上,又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眼下府里一时也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且,须得行事沉稳遇事不慌的,更须得是自家心腹方才放心……”

  语犹未尽,有意无意地将一双凤眼朝着魏蘼上下地打量:“蘼小姐你看呢?”

  言下之意,已无须明说,魏蘼又怎会不懂?

  黄俨无所出,桑喜是义女,而魏蘼是亲外甥女,这泼天家财将来由何人承继可就难说了。

  无论如何,魏蘼都是横在桑喜面前的绊脚石,不除不快。

  桑喜是个精于算计之人,心之所想绝然不会说出口,她在等着魏蘼入套。

  魏蘼又何尝不知?

  小苞子个子瘦弱,面色白净,身材娇小的魏蘼的确比丰满圆润的桑喜更适合些,且需淡然处之的穏妥之人方可解厄,否则岂不白白送死?

  唯有魏蘼。

  她沉吟片刻,慢慢走到了黄俨的面前,面无表情,但很坚定地说道:“看来,也只有我最合适了。先将我假扮做小苞子充个数吧,待有机会我便溜出王府,舅舅可到宫里领个合适的人来替换便是。”

  “这、蘼儿……”

  桑喜亦故作吃惊地望着魏蘼:“蘼小姐,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梁王府不是说进就进说出就出的地方。”

  魏蘼淡然说道:“王府下人繁多,况这些日子为梁王准备大婚,府里必是忙乱,没有人会注意一个新来的宫人,到时候便可神不知鬼不觉地偷梁换柱。”

  魏蘼自告奋勇顶小苞子的缺进梁王府,这个方法有些冒险,但为今之计也只有此法可以暂时搪塞过去。

  为了魏家不受牵连,也别无选择。

  黄俨吃惊地看着魏蘼,有些兴奋。都说蘼儿聪慧,却从未见过她有如此胆识,原来还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疙瘩。

  “等蘼儿换回来,必将她留在身边,日后可大有用处。”黄俨那张又圆又胖的脸顿时笑开了花,象从前魏蘼所见过的那样和蔼,然而魏蘼再无可亲的感觉。

  黄俨转了去对那十一名宫人说道:“此事若是吐露半点风声,定教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还有你们的家人族人,一个都别想逃过。”

  桑喜又补了一句:“记着,是连坐,只要一人泄露,其余人等通通陪葬。”

  “蘼儿,一定要小心谨慎哪。若不是为了黄魏两家的身家性命,舅舅也绝然不会让你冒如此大险。待换了你回来,舅舅必定大大地谢你。还有,日后你的嫁妆,舅舅全给你包了。”

  桑喜亦是灿笑如花:“真是难为蘼小姐了,本该由我为义父排忧解难的,可是,你看,我不太合适不是?”

  魏蘼望着桑喜白皙圆润的身段,淡淡一笑,未语。

  并无十分把握,却又是无比的坚定,心中默然:“但凡我能走到他的身边去,纵是刀山火海,我亦甘之若饴。”

继续阅读:第六章 王府暗影(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