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府暗影(六)
韩雪霏2018-06-19 22:482,181

  魏蘼被一阵嗷嗷的哭喊声吵醒,窗外天空已是大亮。

  原来是倚着门睡着的大麦子被米嬷嬷拧着一只耳朵拎了起来。

  魏蘼甫一打开屋门,便被米嬷嬷指着鼻梁一顿狠骂。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这做千秋大梦呐。都给我起来干活去。眼见着王爷的喜日就要到了,个个都忙得腿肚子朝前奔,娘娘指派你们来王府不是睡大觉的。”

  初时魏蘼还未完全清醒,被“王爷的喜日”这几个字扎得心中滴出血来。

  算算日子,也就是十天之后了。

  猛然惊觉:“我确定要在这里看着他大婚迎娶别的女子吗?”

  顿时颓丧得欲要泫泪。

  耳边又传来米嬷嬷的训斥声,虽然遵循着王府的规矩放低了声调,但一句句仍让魏蘼觉得刺心震耳。

  好在米嬷嬷并未问起为什么大麦子会睡在屋外。

  “嬷嬷,是去樛木还是葛藟?”

  米嬷嬷止住了唠叨,看了看裹在一身公公衣裳下显得十分瘦小的魏蘼,想了一想,说道:“瞧你这小鸡仔子似的,葛藟彩楼那边的力气活怕是你也做不了,就与其他宫女一起留在福履园做些手头上的活计吧。”

  眼见着身材粗壮的大麦子跟着米嬷嬷去了葛藟,甚至其他与她一道进府的宫人也都被分派去了葛藟的彩楼,单单把个魏蘼留在福履园中,恨得她肠子都青了。

  米嬷嬷边走还嘀咕:“瘦得跟小鸡仔子似的,真不明白贵妃娘娘挑个这般人物来王府能干啥?”

  魏蘼暗忖,要怎么讨好米嬷嬷才能让她老人家带她去樛木或是葛藟?

  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弄清王爷住在哪里,但若是不从这王府最低等的福履园走出去,便不可能见得到梁王。

  “嬷嬷,看您这一早就忙这忙那,累了吧?从这到葛藟远着呢,我给您搭把手扶您过去?”魏蘼十分乖巧地搀起米嬷嬷的胳膊来,顺势跟着她往葛藟而去。

  米嬷嬷被这么甜言蜜语的又扶又拍,十分受用,笑咪咪的,啧啧赞道:“怪不得贵妃娘娘挑着你来王府,果然是调教的好的人才,人也机灵,是个好苗子。”

  赞归赞,一路走到了葛藟门口却停下了。

  “小苞子,你回福履去吧,这里就不用你搀着了,免得人见了说嬷嬷我妄自尊大,主子都还没让人搀着呢。”

  一句话就把魏蘼打发回了福履园,恨得魏蘼暗暗把牙咬碎。

  福履园里寂静悄然。

  一屋子的女子,对于被指派来与她们一起剪窗花的“小苞子公公”,却是一点也不惊奇,只有一个女子抬眼冲她点了点头,便又低头专心地剪窗花。

  剪窗花这种活,魏蘼从未曾见过,魏府也从来不贴窗花。

  她十分惊异于宫人们的心灵手巧,一张纸在手中折个几折,几剪之下,便展出一对生灵活现的鸳鸯来。

  “姐姐,你剪的鸳鸯真是好看,教教我吧?”

  剪鸳鸯的女子瞥了她一眼,说道:“鸳鸯不好剪,你让苏木教你剪双喜吧,那个简单些。”

  苏木便是适才冲魏蘼点头招呼的女子,看上去十分柔静娴雅。

  魏蘼一眼便喜欢上苏木这样的女子。

  “苏木姐姐,你可以教我吗?”魏蘼嘴甜脸乖,凑了过去。

  苏木一笑,温和地点了点头。

  “苏木姐姐,你真好。”魏蘼一开心便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苏木的手,苏木立刻将手挣了出去。

  魏蘼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小苞子公公”。

  这样一来,苏木手上正剪着的一个红双喜也就废了。

  “对不住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虽然是个公公,但毕竟还是男女有别的,魏蘼搓着手,尴尬地赔不是。

  “没关系。”

  苏木红着脸,并未嗔怪魏蘼,只是默默地重新拿起一张红纸来折。

  “没关系?今天你要是再拿不出一张象样的红双喜,看米嬷嬷怎么罚我们?昨天就害我们都没有吃晚饭,今天还要带累大家吗?”

  剪鸳鸯的女子冷声冷气的,叫魏蘼好生吃惊。

  每个女子的面前都放着只小蒌子,此时也已经剪了好多了,而且看苏木的样子十分灵巧,魏蘼不明白怎么就剪不出一只象样的红双喜?

  魏蘼欲从苏木的小蒌子里拿只红双喜来仔细瞧瞧,却因太急切了些,将整个小蒌子都碰翻,红双喜散了一地。

  剪子也从蒌子里飞了出来,眼看着就要砸在苏木的脚上,魏蘼急忙扑上去,却还是功亏一篑,虽然没摔个嘴啃地,却碰翻了一众人等的蒌子。

  幸好苏木十分机敏地将身子移了开去,这才没有被剪子砸中。

  “唉,小苞子公公,你就别烦着苏木了,咱也不指望你能在这帮什么忙,自己一边儿去呆着吧,别添乱了。”

  “那边绣房里有更好玩的,你到那儿去吧。”

  剪窗花的女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要撵魏蘼出去。

  魏老爷是个武官,魏蘼虽然也研习一众兵书,却只专注于谋略智计,而身手功夫却是半点也没沾着。

  不想,却着着实实地吃了个眼前亏,心中万般懊恼。

  无奈,只得依言去了绣房。

  这回她乖巧了些,见着茶水便给绣娘们端去。

  绣娘们喝了茶水,倒是对她客客气气,魏蘼便在此安心与她们闲聊起来。

  “适才剪窗花的姐姐们说,剪得不好米嬷嬷会罚她们不能吃晚饭。姐姐们绣得不好是不是也会挨罚?”

  “那倒不会。绣得不好拆了重来就是了,倒是师傅会责骂几句。”绣娘嘻嘻笑着,绣房里的气氛比剪纸屋里要热闹许多。

  因她们来自京中有名的绣坊,而不是宫里来的,没有太多规矩。

  梁王与王妃的喜服喜被是御赐宫制,这些绣娘绣的是旁屋的一些边角类花饰,因而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而窗花却是米嬷嬷突发其想,临时要求宫人剪的,又且是吹毛求疵地极其严苛。

  “米嬷嬷那是专门针对苏木的。”一名绣娘说漏了嘴,被其他绣娘“嘘”了一声,忙掩了口。

继续阅读:第十章 王府暗影(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