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王府暗影(七)
韩雪霏2018-06-20 10:552,219

  再严厉的家规也管束不了下人们的碎嘴子,梁王府也不例外。

  这些绣娘来自于市井,且是活泛得很,进府不到几天便将那些风言碎语一古脑儿兜了个遍,权当她们绣作之时的闲言佐料。

  尤其是主子与宫人之间的风流韵事,更是津津乐道的趣闻。

  虽然绣娘们掩掩藏藏,魏蘼还是从她们的三言两语中知道了苏木的事。

  苏木是梁王立府之时便从宫中带来的随侍宫女,按理说,也算是王府的“老人”了,可是米嬷嬷就是怎么都看不上眼,找了点茬便将她贬到福履园来剪窗花。

  红双喜的折纸简单,下剪也是极少,却是最难以藏瑕,想做到尽善尽美是十分困难的。况且米嬷嬷查验窗花十分苛刻,一百只窗花里只能挑出一两张稍合她意的,其他便全都废了。

  只因到现在还挑不出一张足以贴在王爷新房的红双喜,米嬷嬷便罚苏木不能吃晚饭,连带着其他人也一起受罚。

  今天要是再没有,不知道又要怎么罚呢?

  “听说……是因为怕她搅扰王爷。”

  “不是怕她搅扰王爷,而是已经……”绣娘们瞅着“小苞子公公”,又忙掩了口,咕咕咕地笑。

  魏蘼的心头不禁紧了一紧。

  “梁王那般孤清,谁都看不上,难道竟是因为她?她自小就随侍王爷左右,两小无猜,也不是不可能的。”

  耳边又听得绣娘一阵子嘀嘀咕咕:“新王妃还没进门呢,这荐席人已经备下了,到时可有得热闹瞧。”

  “她一个宫女,想掰过赦令的王妃?别人不说,米嬷嬷就先讨了她命去。”

  “那可不一定。”

  魏蘼越听越是心慌意乱,忍不住又转了回去看苏木,她依旧安静地坐在那里认真地折纸剪着窗花,一张张红双喜被细心地展开来,收在面前的蒌子里。

  猛一抬眼,见“小苞子公公”直愣愣盯着她瞧,红了脸低了头。

  “眼中带媚,确是美得不可方物,无怪乎米嬷嬷要防着她。可是,梁王真的会喜欢她吗……”

  “不,梁王若是喜欢她,又怎能让她受米嬷嬷这般欺凌?”

  站在福履园里,魏蘼心乱如麻。

  绣娘的闲言碎语,与娴静若水的苏木,怎么也无法与那孤高极目的梁王扯上边儿。

  这一整天下来,苏木她们还是被罚不能吃晚饭,有宫人午饭时偷藏了些,也让米嬷嬷搜了出来。

  按照米嬷嬷的话说,王府的一针一线一纸都是有定数的,那么多纸白白地废了,自然要从饭食上节省下来,方能够扯得平开支。

  “这么多纸,明明是嬷嬷你废掉的,要罚的话就该罚嬷嬷你不吃晚饭,怎么要罚别人?我看苏木姐姐她们剪的都很好呀,每一只红双喜都足可以贴进王爷的洞房里去的。”

  说到“王爷的洞房”的时候,魏蘼觉得自己的心口被刺痛了一下,那一蒌子的红双喜,象一根根针尖儿扎得她睁不开眼。

  米嬷嬷从蒌子里抓了一把红双喜,在魏蘼的眼前扬了扬,说道:“今早才夸你懂事,怎地在这儿呆上一天就这般没规矩了?苏木,是不是你教唆的?”

  又将大红双喜往苏木的脸上扬,恶声恶气道:“苏木,你是否也觉得这些破烂货足以贴到王爷的洞房里去?”

  苏木低眉不敢作声。

  米嬷嬷又斥道:“苏木,你是成心的不想让王爷好是不是?”

  魏蘼悄眼望去,只见苏木紧咬着双唇,将头压得更低了些。

  “嬷嬷,这不公平,我剪的鸳鸯嬷嬷可都挑了两张的了,凭什么要与苏木一道挨罚?”

  “我剪的雪花嬷嬷也看上一张的,怎么就不能吃晚饭?”

  “苏木自个儿成心不想好好给王爷剪红双喜,凭什么带累了我们呀。”

  宫女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又都凑上来埋怨苏木,倒把魏蘼也一块儿责骂。

  苏木始终低着头未发一言。

  米嬷嬷怒道:“吵什么吵?都别吃了。小叶子,来,赏给你吃。”

  魏蘼这才发现,米嬷嬷的身旁跟着个傻憨儿,不到十岁的样子,鼻子上还挂着两条浊涕。

  小叶子用脏兮兮的手抓着饭食便和着浊涕一起往嘴里塞,开心地咧着嘴笑着,却把魏蘼恶心得作呕。

  “明儿个再没有象样的红双喜,苏木你就别在王府里呆着了。”

  苏木一惊,猛抬起头来望着米嬷嬷,一双美目含泪,扑通地跪在地上叩头。

  “苏木任凭嬷嬷责罚打骂皆可,唯求嬷嬷不要将苏木逐出王府,求您了。”

  “看明儿个的情形再作定夺。”

  苏木只顾着伏地拉着米嬷嬷的裙角叩头哀求,楚楚生怜。

  魏蘼的心中也是一刺,原来她在意的是留在王府,是想尽自己所能留在王爷的身边是吗?

  那么她与王爷之间的传言,是真的了?

  可怜的苏木,低声下气地留在王府,每日地为着王爷剪他大婚的红双喜,世间痴情女子的悲凉,莫过于如此的残酷。

  而自己冒着生命的危险,女扮男装顶着小苞子的名混进王府来,却又是为了什么?

  顿时那满目耀眼的红双喜和鸳鸯、并蒂莲,以及面前活生生的苏木,仿佛都在告诉她,她与梁王之间,并非福履园与樛木或是葛藟的距离,而是人与人、心与心的距离。

  魏蘼觉得如坠冰窑之中。

  原来自己在意的,并非王爷的大婚,而是苏木。

  此时此刻的魏蘼,突然后悔来到这里,只想快快地逃出王府回到魏家去。

  “唉……”耳边传来米嬷嬷隐隐的一声叹息。

  随着这一声叹息落下,米嬷嬷又重申了一遍“七不准”。

  “一不准大声喧哗,二不准随意走动,三不准论人短长,四不准妄议国政,五不准拉帮结派,六不准招惹是非,七不准搅扰王爷。若有犯者,轻则责罚,重则撵出府去,永不录用。”

  瞧米嬷嬷这样大动干戈的架势,这苏木与梁王的事儿,大概真是八九不离十了吧?

  魏蘼的心凉透了底。

  带着一腔深情而来,似乎只要见他一面,便了却一生所愿,却丝毫没有想过,这份情与爱,并无处安放。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王府暗影(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