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王府暗影(二十二)
韩雪霏2018-06-29 11:062,170

  坤宁宫。

  张皇后端坐于座,有一口没一口地品着香茶,很明显有一些心不在焉。

  黄俨恭立于前。

  “霍香,还没有消息?”良久,张皇后终于开了金口。

  “是,已经潜入梁王府多日,毫无消息。前夜梁王府大火冲天,今早抬出一个人来,老奴曾派人去打探过,已成焦尸,无法辨识。不过,听梁王府的人说,死的叫什么大麦子。老奴料想那霍香功力上乘,就算被困于梁王府,也不至于死得这般难看。”

  黄俨说着,却是有些心虚地不敢抬头看张皇后。

  半月前潜入梁王府的霍苓功力同样上乘,不也是被十亩公公一剑刺了个对穿还割了脑袋挂在西城门上?

  霍香正是霍苓的妹妹,此次潜进梁王府已有多日,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白丑隐于梁王府多年杳无音讯,即便霍香霍苓没有与他接上头,亦可明白是哀家在唤醒他,为何至今仍未来向哀家报信?”

  “娘娘,白丑,究竟是谁?”黄俨只知皇后娘娘命他接二连三派人潜入梁王府去唤醒白丑,却不知白丑究竟是何许人。

  张皇后斜觑黄俨:“白丑就是白丑,是哀家楔进梁王府的一枚钉子,轻易不用,用时,也必将大用。”

  黄俨只得干咳了两声。

  “皇后娘娘,郭贵妃那边,可有动静?”

  张皇后皱了皱眉头:“你只管好梁王府这一条线上的事,至于郭贵妃那边,自有哀家处置,无须你费心。”

  “是,娘娘说得极是。”黄俨笑着捧上一个小金佛来,“此次出使高丽,别的没有,还是小金佛惹人爱。娘娘您看,这金佛虽小,却造得甚是精妙,无论从哪一面看,都是慈眉善目普渡众生之相,老奴看着与娘娘您的凤庞十分相像,就惦记着请回来孝敬娘娘您呐。”

  张皇后看着小金佛,心生欢喜:“你这老奴才,就是会说话,也会办事,知道哀家不能拒佛于门外。好,哀家这就笑纳了。”

  命人将小金佛请到了佛堂里。

  那里的佛龛内早已经一溜儿排开十多个神态各异金灿灿亮闪闪的小金佛,大约没过多久便可以凑成十八罗汉了。

  这当然全都是黄俨孝敬的。

  “黄俨,你别以为送了小金佛哀家就不跟你计较,你每次带回来的那些个高丽女子,把后宫弄得乌烟瘴气的,哀家之所以不说,是因为自有人会跟你算账,你就等着吧。”

  黄俨扑通一声跪倒:“皇后娘娘,哪一日老奴落到贵妃娘娘手里,您可千万要保着老奴呀,否则老奴这条老命可就休矣。”

  张皇后凤眉一展,笑了:“那要看黄公公你的本事了,怎么做才能不让自己落到郭贵妃的手里?”

  怎么做?

  “是,老奴明白,不敢稍有怠慢。”

  黄俨当然心知肚明,只有死心塌地地与皇后娘娘同乘一条船,保住太子的地位,才能够万事大吉,否则船翻人仰,打入十八层地狱。

  歪打正着地将魏蘼送进了梁王府,看来,还是不要出来的好,继续留在梁王府以备随时之需,是十分必要的。

  “娘娘,依老奴看,内官监李太监之计切实可行。”黄俨左右看了看,张皇后随即摒退了随侍宫人。

  黄俨附过了张皇后耳朵,说道:“老奴问过钦天监,梁王大婚那一日主东南风向,天高日丽,但入夜便会起一场大风。彼时彩楼焰火点起,李公公便顺势来一个火烧连营,必教梁王葬身火海,即便烧不死他,那潜在王府里的霍香与白丑也会伺机给他致命一击,瞬时叫他一命归西。”

  “唔,计,是好计,但还需处处小心为妙。那梁王虽然表面书生意气,却是鬼精得很,怎么肯轻易入套?莫被他反拿了把柄,带累了哀家。”

  黄俨笑道:“这个老奴晓得,万一有个不测,一干人等通通绝杀,便是老奴的老命也一并交代了,绝不带累皇后娘娘您呐。”

  张皇后点了点头,叹息道:“哎,若不是太子少不更事,怎要哀家如此费心操劳?每次提醒他防着点老九,他总说我这为娘的多心了,又怎知我为他操碎了心。”

  黄俨赔着笑脸,心中暗暗打着算盘子。

  他是皇后亲信,但他也知道皇后对他并不是完完全全的信任,在他之外,皇后还秘密养着一批死士,而他对他们一无所知,包括那枚所谓楔进梁王府的钉子白丑。

  而他,同样留有余地。

  就象今天,他并没有将他把自己的外甥女魏蘼送进梁王府的事禀告皇后,这是自己的一根救命之线,他必须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里。

  将魏蘼继续留在梁王府,是为两全之计。一来若是火烧连营之计成功,皆大欢喜,二来万一事败,相信魏蘼绝然不会不顾黄魏两府安危,必将想方设法传信于他,他便可尽早脱身,将事情撇个一干二净。

  再退一万步,即便退无可退,他亦可临阵倒戈,指认魏蘼是受他指派暗中保护梁王的,到时梁王反而要记他一功,谢他救命之恩。他则顺应时势改换门庭投于梁王门下,保他荣登大宝。

  思来想去,魏蘼这一枚棋子,无论怎么摆,于他都是最有利的。

  这时一名宫人手捧了一支细管前来:“娘娘,附子密函。”

  张皇后阅信面色凝重。

  “汉王那老贼私入京城,看来有所动作,我等不可不防。”张皇后凝目想了一想,教人取了纸墨来,手书一封。

  “速速送往应天太子手里,不得有误。”

  黄俨说道:“汉王胆大包天,竟敢私入京城,奏他一本便可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张皇后则老谋深算,摇摇头说道:“不可,如此无异于逼上梁山,若是他索性扯开了造起反来,于我朝大不利。他要对付的不只是太子,哀家已手书令太子小心防备,应无大碍。这另一个人嘛,咱就坐看好戏吧。”

  “娘娘高明,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咱只要看紧门户,坐山观虎斗,斗得越是狠,这戏才越热闹,哈哈哈。”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王府暗影(二十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