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王府暗影(二十一)
韩雪霏2018-06-27 18:212,230

  魏蘼十分庆幸自己在阿冷那里学会了一样本事,那就是骑马。

  否则今日随梁王入宫,岂不是要露丑?

  梁王看着她“小鸡仔子”似的体格,眉心深皱,命苌楚为她选了一匹温顺的枣红小马,而他自己则骑着一匹高头大白马。

  白衫白马,素手执辔,极目远望。

  魏蘼不禁想起那一句“清人在彭,驷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

  “小长乐,还不上马,嘀嘀咕咕什么呢?”

  魏蘼即刻收了心,想了想,还是佯装笨拙,费了老大劲才爬上那匹枣红小马,否则她无法不让人怀疑,一个内宫里行走的小公公,是怎么学会骑马的?

  好不容易骑上了枣红马,又是一副欲坠未坠的样子,教梁王忍不住几次伸出手来扶,对她频频摇头。

  “本王开始想念十亩公公了。”

  这个小长乐,与十亩公公差了真不止十万八千里地,怎么就鬼使神差地选了他在自己身边?

  哎,这么个走法,要什么时候才能折腾到皇宫里去?

  魏蘼揪着马缰,憨态十足,暗暗笑得暖心。

  “王爷,还是让苌楚随您进宫吧?”

  没有十亩公公随身护卫,苌楚实在是不放心,更何况这个长乐公公真是不叫人省心,马都骑不稳,让他跟着王爷,也不知道是谁保护谁?

  梁王瞄了一眼魏蘼,叹了叹,摇头。

  “青天白日,又走的繁华街道,哪个敢来取本王性命?若本王命该休矣,换谁跟着,都一样。”

  苌楚怔怔望着魏蘼的马歪歪斜斜跟在王爷后面出了府门,脸上的焦虑更加深重。

  莫说繁华的街道,戒备深严的王府里,不也一样潜入刺客?

  踏出梁王府的大门,魏蘼一眼就瞧见自己的丫环海棠在不远处探头探脑的,身边还站着个阿冷,同样是一脸焦躁。

  她只得偷偷地朝着他们俩摆手摇头。

  海棠一见着她便眼泪汪汪的,可又不敢上前,只远远地跟着哭:“小姐、小姐。”教魏蘼止不住地心里泛着酸楚,狠命甩了马鞭疾驰。

  因为她知道,苌楚必定是悄悄地在附近跟着。

  “小长乐,本王见你这一路又是摇头晃脑,又是手舞足蹈,也不怕坠下马去?”

  梁王一直骑在魏蘼之前,也未曾回过头看魏蘼一眼,却不知他如何知道魏蘼一路上的样子?到了宫门前下马之时,方才施施然问了这一句,教魏蘼好一阵子愣神。

  “呃,回王爷,长乐就是害怕坠下马才这么摇头摆手的呀。”

  梁王怪异地看了她一眼:“子仲之子,婆娑其下。若你不是本王母妃亲自遴选的公公,本王真觉得你是个小女子。”

  魏蘼红了脸,心虚虚道:“王爷笑话小长乐在马上的一副窘态也就罢了,何必非说长乐是个小女子,人家是个公公。”

  梁王忍俊不禁,大约想着不好拿一个公公的身份玩笑,便强忍着,但实在忍不住啊,一弯浅浅的笑意由那双极是清隽的嘴角漾开去,倒教守宫门的戍卫看着惊呆。

  似乎还从来没有人见过梁王的笑容,这天地倒转了吗?

  梁王转了脸来,便又是一副清冷冷的不识人间烟火之态,也不再理会魏蘼,径直入宫去。

  入了宫门,魏蘼又折腾开了,走两步便说肚子疼,要上茅厕,又说几日不见旧时伙伴,想去看看他们,求王爷开恩成全。

  梁王无奈。

  “本王给你一柱香功夫。此刻圣上在母妃之处歇息,本王面圣谢恩不会太久。之后,本王会去拜谢皇后娘娘,你就去坤宁宫门外等候本王便是。”

  “是,多谢王爷。”

  魏蘼溜得比兔子还快。

  就算圣上不认得宫中众多小黄门,而十二宫人是贵妃娘娘亲自遴选的,安能不认得小苞子公公?一旦见了面,岂不是立刻露馅?

  不过,魏蘼这一开溜,便也错过了见到梁王另一面的机会。

  在母妃的钟粹宫里,梁王不再是清冷冷模样,也少了那一身高寒之气,而是依偎在母妃身旁,憨态十足的小儿状。

  “你这孩子,都快要成亲了,还这般在你娘亲怀里撒娇卖痴,也不怕人笑话。”圣上也不再是金銮宝殿上那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天下主君,而只是一个胖乎乎的慈爱的父亲。

  而贵妃娘娘一边不停地埋怨:“瘦了,又瘦了。”一边不断地将各种糕点往儿子的嘴里塞,仿佛天下母亲都认为孩子离开自己身旁便忍饥挨饿。

  “这往后啊,便是你媳妇来替你操这份心了。纪家小姐清悠,是为娘替你选的,不仅模样儿俊俏,且是诗书理识上乘,相信她定会你理好门户守家持业,为娘不会看错的。你呀,一定要好好相待人家,啊?”

  “是,孩儿谨记。”

  “对了,今日怎么独自前来?十亩呢?”

  梁王撒了个谎:“孩儿遣他办些小差。”

  郭贵妃又埋怨道:“小差小事的,就遣他人去办好了,十亩是你贴身侍卫,还是带在身边的好。”

  梁王十分乖巧点头:“母妃说的是。”

  “你别不放在心上,出了王府在外行走还是要小心为好。”郭贵妃此话暗里是说给圣上听的。

  圣上却只是呵呵笑着,对梁王说:“你母妃一天儿的就担心你吃的好不好,睡得香不香,你就听你母妃的话,照顾好自己,也好教你母亲放心罢。”

  “是,父皇母妃放心,孩儿好着呢。”

  钟粹宫里其乐融融,没有圣上,没有贵妃,也没有王爷,而只是和和乐乐的一家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圣上多年以来宠幸郭贵妃的缘故,因为,她给了他一个家的感觉,不是君君臣臣妾妾,而是父父子子妻妻。

  而他也的确在太子与梁王之间不停地做着抉择,郭贵妃虽然嘴上从未曾提起,但他不是不明白她的心思。

  只是,太子毕竟是嫡出的长子,亦是才识出众,理政果断,既已立,无过不可废。

  有时候,有两个不相伯仲出类拔萃的儿子,也是一件令人十分操心的事。

  好在梁王似乎云淡风轻,只知万卷书里寻芳踪,而无心于朝政,这一点,令圣上很是赏识,倒教他更加疼爱这个儿子。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王府暗影(二十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