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王府暗影(二十)
韩雪霏2018-06-26 11:152,176

  京城的烟柳之乡谢却了夜的灯红与酒绿,开光开亮之时反倒变得寂静,莺莺燕燕伴着候鸟安眠。

  而这一片繁华的欢乐场中,最有名的便是锦绣阁里一个名叫蝉衣的女子,她的琴艺可谓是京城一绝,天下士子均以一闻蝉衣姑娘的琴声为荣,尽管她弹奏一曲便要价千两。

  但也有时却是分文不取的,权当给客人增添雅趣,这要看蝉衣姑娘当时的心情。

  蝉衣姑娘向来幽冷静谧,不喜嘈闹,选择客人也是十分严苛,胸无点墨不接,相貌不俊俏不接,身材矮小不接。想听她一曲,万金难求。

  唯有一个例外。

  那就是此刻端坐于她闺房里的一位中年男子,他的身材壮硕,面貌坚毅,棱角分明。

  蝉衣将屋门紧扣上,在男子面前跪了下来。

  “蝉衣给王爷请安。”

  “蝉衣,起来说话。”

  “谢王爷。”

  蝉衣规规矩矩起了身,一改她高冷的姿态,面露喜色说道:“蝉衣可有四年没见到王爷了呢。蝉衣人在京城里,日夜记挂王爷,一刻不曾忘怀。王爷,此次进京,是走栈道,还是渡仓?”

  “结营。”

  蝉衣喜笑颜开:“那,蝉衣可以陪伴王爷多时了。”

  这位便是永乐大帝的次子汉王朱高煦,生性好战斗狠,觊觎圣位久矣,每每不得手,却依然不止不休,且是越斗越狠。

  大明皇朝之规,藩王未经宣召不得进京,进京亦有时日之限,若私自进京或擅留不去,必按谋反之罪论处,因而蝉衣问的是王爷奉诏进京还是私进。

  结营,便是要在京城长驻,是为私。

  “梁王府前夜大火冲天,不知何故?”

  “禀王爷,蝉衣曾使属下密探之,是木屋走水烧死了个宫人。但蝉衣以为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此事,必与皇后党有关。”

  蝉衣说着,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明面上是皇后党与贵妃党势如水火,而其背后,分别代表着的是太子党与梁王党,朝中上下哪一个不是心知肚明?

  蝉衣的作用便是在那高山流水的雅曲之间,给皇后党与贵妃党来一个推波助澜罢了,待太子与梁王斗到两败俱伤之时,便是汉王坐收渔人之利之机。

  一统天下唾手可得。

  汉王生性勇猛,素善争战,曾跟随永乐大帝于“靖难之战”中立下汗马功劳,总觉得这皇储之位非他莫属,却不想永乐大帝还是立了长子朱高炽为太子,而将他赶到藩地并严令他不得进京。

  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朱高炽有两个深得永乐大帝欢心的好儿子,一个是皇长孙朱瞻基,另一个便是梁王朱瞻垍。

  四年前汉王兵分两路分别出击刺杀朱瞻基与朱瞻垍,但功败垂成,两人均毫发未伤躲过了致命的暗杀。

  永乐大帝驾崩之后,朱高炽顺理成章承继大统,而张皇后与郭贵妃之间的恩怨就变得尤其突显。

  汉王也随之改变了策略,在皇后党与贵妃党之间打起了主意。

  朱瞻基虽是皇后嫡出长子,但很明显当今圣上更偏爱于郭贵妃所生的九子朱瞻垍,这使得朝局变得十分微妙,皇后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

  汉王属下的谋士们有的是主意将皇后的担忧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太子府那边,可有动静?”

  “暂无。端阳之前太子便被遣往应天修缮故都,至今未归。”

  “看来,郭贵妃略胜一筹,无怪乎皇后党有点急不可耐要置梁王于死地,好好好,这对本王来说,是个好消息。”

  “倒是……”蝉衣犹豫片刻,说道:“蝉衣属下密探得知,司礼监太监黄俨曾将贵妃遴选入梁王府的十二名宫人带到私宅,很快又被梁王府的十亩公公带走,虽然眼下尚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道道,但从今晨黄俨匆忙入梁王府宣旨的情形来看,黄俨,必定有鬼。”

  “哦?”汉王沉吟,“黄俨有鬼,而这鬼,必是出在十二宫人之内。”

  汉王一个急转身,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蝉衣,查!”

  “是。”

  “皇后与贵妃,太子与梁王,呵呵呵,他们斗得越凶,本王就越高兴。只是,本王还需耐着性子等着看他们谁输谁赢,一个都别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本王倒要看看朱高炽那个大胖子怎么坐稳他的龙椅?”

  他仰首望向窗外,仿佛从那一片繁华都市之中望得见金銮殿上那个冷幽幽金灿灿的宝座。

  “王爷放一百个心,不论他们谁输谁赢,最后的赢家都必是王爷您。蝉衣就等着王爷坐在金銮宝座上那一天给您叩头山呼万岁呢。”

  汉王笑眯眯看着蝉衣,这是一个集美貌与聪慧于一身的女子,仅凭着十指纤纤撩拨丝弦便在达官贵人文人士子之间游刃有余,是个不可多得的智囊。

  “唔,待本王功成名就,必许你凤冠霞帔,母仪天下。”

  “不,蝉衣不敢奢望母仪天下,只要王爷记着蝉衣的好,就好。”

  汉王笑得豪爽,而蝉衣笑得有些无奈。

  她知道自己绝非王爷唯一的死士,四年前一同入京的还有沉香、苁蓉和附子,不知道王爷是不是与每一位都这么说的?

  凤冠只有一顶,即便如当今的张皇后,凤冠在握又如何?还不是与郭贵妃斗得你死我活?

  蝉衣不敢想像,助王爷夺了江山之后,还要为了自己的凤冠殚精竭虑。

  但也正如蝉衣自己所说的,只要王爷记着她的好,就好。

  “蝉衣记住,皇后与贵妃好对付,而太子与梁王切不可忽视,尤其是梁王,虽然是一副文弱书生气息,不识人间烟火般的孤高,但你千万别小觑了他。”

  “是,蝉衣记下了。王爷您难得来看蝉衣,就让蝉衣为您弹奏一曲‘百鸟朝凤’吧。”

  “‘百鸟朝凤’不若‘秦王破阵乐’。”

  此刻的汉王正如登基前夕的秦王李世民,自信满满,只等计成功就,便可荣登大宝,诏令天下。

  蝉衣浅笑如花,纤纤细指却如破竹之势在琴弦上一划而过,破阵雄音冲破云霄。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王府暗影(二十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