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王府暗影(十九)
韩雪霏2018-06-26 11:002,262

  魏蘼拿来披氅轻轻为梁王盖上,而后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苌楚。”她知道苌楚必定就在附近。

  果然苌楚应声而至。

  “长乐公公,王爷有何吩咐?”

  “王爷累了,睡下了。你等可就近巡视,不得弄出声响扰了王爷清梦。”

  苌楚看了一眼魏蘼,心内有些诧异,这位长乐公公虽然长得纤纤弱弱,说话的口气却是一点也不含糊,颇有大家之风范。

  王府的下人有多半是从宫里来的,也没见过小小年纪行事作派却是如此老成的,这是要取代王爷身边的十亩公公的意思吗?

  但凭着她,如何能够与十亩公公相提并论,又如何能够保护王爷安全?

  “苌楚,十亩公公究竟是如何失踪的?”魏蘼也不管苌楚对她疑虑满满,只是小声问起十亩公公的事。

  苌楚犹豫了一下,将十亩公公失踪一事笼统说了个大概。

  两日前,十亩公公奉命将贵妃娘娘赏赐的十二宫人领进王府,交给了米嬷嬷,禀过了王爷之后,便回屋歇息去了。

  因那日雨丝斜密,十亩公公下轿的时候身上沾了些水气,鞋子也溅了点滴水花,他是个极爱清爽之人,觉得浑身不自在,便令人烧了热水到他屋中洗浴。

  未过多久,只听到屋内一声闷叫声,紧接着呯地一声巨响,象是什么东西倒地。

  “公公?十亩公公可有事吩咐?”

  宫人芷儿敲门问询,却无应答,觉得形势不对,便找来了苌楚。

  苌楚斗胆破门而入,只见热气满屋,一只椅子倒在地上,衣物散落满地,而门窗紧闭之下,十亩公公却不见了踪影。

  苌楚说道:“王爷命我等悄声寻了两日,毫无头绪,十亩公公就好似上天遁地一般。我今与你说这些,不过是想问你,究竟是奉顺王爷的意思,还是真的与王爷一样看到十亩公公在那棵樱桃树下挥手?此事非同小可,你务必实话实说,切不可相瞒。”

  苌楚仍旧认为王爷是看花了眼,而长乐公公只是个马屁精顺着王爷的意思说而已,瞧着魏蘼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小觑与不信任。

  魏蘼正色:“此事确实非同小可。而今十亩公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多说无益。相烦苌楚大哥,可否领我去看看十亩公公的屋子?”

  苌楚的脸上分明写着:“你个小奴才凑什么劲?”斜眼瞧着魏蘼。

  “十亩公公的屋子已经封了,门外亦有府卫把守,闲人不得入内。”

  魏蘼并不在意,说道:“看一眼屋子于你并无损失,但或许我能够帮你解惑也不一定,你又何必拘泥于我是不是闲人呢?”

  “可、可是……”苌楚踌躇不定。

  魏蘼仍旧坚持:“既是事出于屋中,这头绪必是要从屋中查起,否则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又有何益?苌楚大哥,你觉得呢?”

  苌楚听这话有几分在理,况这一声“苌楚大哥”听着甚是舒心,便勉为其难地领着魏蘼去十亩公公的屋子。

  “自从出了事情之后,屋子就封了。屋内一切原样未动,窗子也未开过,就是这些。”苌楚开了屋门,就站在门前,说道:“你就速速看两眼吧。”

  屋中的情形正如苌楚所述,除倒地的椅子和散落的衣物之外,其他一应什物均整洁有序,并无半分零乱。

  窗栓亦是完好无损。

  浴桶中的水还未清理,浸泡着一件衣裳。

  魏蘼将那衣裳拎起来瞧,那是一件藏青色的袍服,那日十亩公公去黄府领十二宫人的时候,正是穿着那一件。

  苌楚见魏蘼拎着那件衣裳久久沉思,便说道:“这确是十亩公公的衣裳,他这屋子里除了青色便无其他颜色。他与王爷永远都是一白一青,走到哪都辨得出。”

  魏蘼点了点头,放下了。

  “苌楚大哥,那日你破门而入时,都有谁在?后来又有谁?”

  苌楚说道:“那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芷儿来报称十亩公公屋中有异,我便跟着芷儿来此,并无其他人。后来……”

  苌楚想了想:“门栓得很牢,我连踹了几脚才踹开,发现十亩公公不在屋内。之后,我便让芷儿去报王爷,我自己则守在这里未曾稍离。而后王爷赶来,看过了屋内情形,便亲手关了屋门,吩咐我们悄声去寻觅十亩公公。这前前后后也就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而且,从头至尾也就王爷与我、芷儿三个人。”

  魏蘼一句句听得仔细,又再确认了一遍,屋中确无其他异样,便退了出来。

  忽地,她又转回去扫视了几眼,问道:“十亩公公贯常用的是短刃吗?”

  “不,十亩公公用的是三尺长剑。”屋外响起梁王的声音,苌楚急忙恭首迎立。

  “长剑?”魏蘼又将屋子上上下下扫视了一番,确未见到十亩公公的佩剑。

  “长剑!”梁王猛然顿悟。

  十亩公公是唯一可以带兵刃入殿的公公,自梁王出生之时,先皇永乐大帝便令他随侍左右,成为梁王的“大伴”,与梁王形影不离,如父如兄。

  他的佩剑是一把三尺软剑,日常围于腰身,轻易不外露,但出手又是极快,瞬间便可划破对手的咽喉。

  如此武学精深之人,即便在入浴之时遭遇不测,在仍有机会拿到他的佩剑的情形之下,又怎么会不声不响地被劫走?

  “苌楚,你还记得当时破门而入之时,屋内可有什么异味?”

  苌楚摇了摇头:“没有,没有迷香之类的。”断然否定了魏蘼对于十亩公公被迷晕而后劫走的怀疑。

  “长剑,短刃……”魏蘼沉思不定,她清楚地记得樱桃树下的十亩公公是被一把短刃插在胸口的,但因距离太远,无法确认他的腰间是否还有佩剑。

  当时的情形太过于诡异,根本来不及判断十亩公公究竟是被人杀害还是自杀就消失不见了。

  朝他们挥手,又是什么意思?

  求救,还是告别?

  “小长乐,你如何看?”

  魏蘼一仰头望着梁王,说:“找剑。”

  “唔,与本王不谋而合。”梁王点了点头,吩咐苌楚带人去搜寻十亩公公的佩剑,而后说道:“看来本王等不到明日入宫谢恩了,小长乐,你这就随本王入宫吧。”

  “入宫?!”魏蘼不禁发出一声悲鸣。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王府暗影(二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