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王府暗影(十八)
韩雪霏2018-06-25 11:122,245

  相比葛藟张灯结彩的热闹来说,樛木就显得安静许多,也没有宫人们来来往往地奔忙。

  只有三两名宫人侍候了王爷用过早膳,奉上一杯清茶之后,便退了出去,再无人打搅王爷。

  王爷总算是保住了一块清静之地。

  关上书房的门,这里便只有魏蘼与梁王二人的世间。

  若说葛藟是皇家奢华的极致,而樛木则是世间少有的清悠之境。

  想到清悠二字,魏蘼的心又别地猛跳了一下。

  那淡若青鸿、清氛如仙的柔美女子,尤其那微启珠唇的淡然一笑,与此刻换了一身轻绸白裳安静坐在那里品茶的男子,是多么的般配。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在这里站多久。

  假如此刻她不是小苞子公公或是长乐公公,她又该如何?

  他轻轻刮着茶盏,清馨的茶芬与酽酽的茶雾之中,那双深遂的眸子掩映在浓密的眼睫之下,偶或跳动着,若一帘幽绸,而唇间的皓齿微露,似银贝般闪烁。

  魏蘼呆望着,竟是有些痴了。

  然而他只闻了闻茶氛,放下了。

  “本王,脸上有花?”

  魏蘼定了定神,轻抿了抿双唇,低声答道:“是。”

  “是?”他吹了吹茶雾,清茶照影。

  “那么,是什么花?”

  魏蘼一怔。

  她只是随口应答,却未想到梁王会如此问。

  是啊,什么花?

  “荼蘼花。”

  “哦?荼蘼花……”梁王想了想,说道:“人道是,谢了荼蘼春事休。虽其寓意令人伤感,但就其荼蘼花本身而言,却是幽氛淡雅,美得极致。本王记得,初开鸿蒙之时正值晚春将尽,太师傅杨溥先生教读幽栖居士的《鹧鸪天》,便是咏的荼蘼,倒是好一番醉春景致。”

  魏蘼初时忐忑,怕梁王与郭贵妃一般认为荼蘼不吉,听得梁王并无责怪之意,眼中热了一热,随口吟咏起来。

  “独倚阑干昼日长,纷纷蜂蝶斗轻狂。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

  吟罢心中又是咯噔了一下,不知那丫环海棠怎样了?

  “你,读过书?”

  糟糕,又忘记了自己如今的身份。

  忙咳了两声掩饰了心虚,回道:“小的在宫里侍候时,时常听得小主子们被杨师傅责罚背诗,听得多了,便也记下了。我还会背好多荼蘼诗呢,不信王爷考考我。比如‘微风过处有清香,知是荼蘼隔短墙’、还有 ‘不缘天气浑无准,要护荼蘼继牡丹’,还有、还有‘缘霜和雪揉为裁,消得玻瓈紫玉杯’,咦,这个没有荼蘼二字……”

  “好了好了,都什么乱八糟的,再要这么吟诗,本王还真怕你糟蹋了荼蘼二字。”

  虽是出言责备,而眉眼间却是带着微微的笑意,教魏蘼不禁瞪大眸子再多瞧了瞧,才觉得这好似冷面判官转世的人,原来也是会笑的。

  尽管,那笑意浅之又浅,令魏蘼不敢眨眼,怕一眨,便再捉摸不见。

  “你这个小奴才,甚得我心。好,本王有赏。说吧,想要什么?”

  魏蘼想了一想,伸出了一只手掌来:“糖莲子。”

  梁王一愣,继而那双好看的嘴角浅浅地漾开去。

  “怎地与小叶子相同,都只认得糖莲子?告诉你,这世间除了糖莲子,还有无数美好。”

  “世间美好无数,长乐只要糖莲子。”

  魏蘼面上呵呵笑应着,心中却是止不住地苦笑,她若不备着糖莲子去堵住小叶子的口,恐怕这一身公公的服饰穿不到梁王大婚那一日。

  “好吧,本王准了。”

  “点火樱桃,照一架荼蘼如雪。既有樱桃,怎可少了雪荼蘼?嗯,本王要在这窗前植一架荼蘼,来人……”

  梁王一时兴起,站起了身推开窗,却将那原本浅之又浅的笑意凝成了一脸惊异。

  魏蘼朝着窗外望去,也不免吃了一惊。

  只见十亩公公站在远处的樱桃树下,一只手握着胸前一柄尖刃上,满身鲜血淋淋的,朝着他们挥手,而后晃了几晃便倒下了。

  “十亩公公。”

  梁王叫了一声直接就从窗口跃了出去,魏蘼见状也跟着爬出去。

  然而当他们跑到樱桃树前,却不见了十亩公公的踪影,唯剩地上一摊血水。

  “十亩公公。”魏蘼呼唤着,与梁王一道前前后后奔跑找寻,而十亩公公却如瞬息蒸发似的,再无踪影。

  “王爷,小的们晓得这两日不太平,不敢离王爷太远,一直在此处逡巡,并未曾见到十亩公公呀。”苌楚疑惑地说道。

  梁王与魏蘼面面相觑。

  莫非看花了眼?

  两个人一齐看花眼?

  不!两人十分默契地果断摇头,异口同声道:“必有蹊跷。”

  苌楚将信将疑,又不敢驳了王爷的意,只得招呼手下去搜寻。

  几乎王府所有的护卫都出动了,满府叫喊声沸腾地翻找十亩公公,沸沸扬扬闹腾了一天,直至天昏地暗,仍是毫无头绪。

  “王爷,这么找不是办法,不如先停一停,静观事态再行计较,如何?”

  魏蘼只听得一声含糊的“唔”,梁王斜倚于座,垂袖闭目,而眉间的凝蹙却未曾松开去。

  她蠢蠢欲动地想要伸出一只手指来去为他抚平凝眉,却终是抿了抿双唇,咽了一口水,硬生生将那“非份”的心思咽了下去。

  自从第一次见他,清泠泠若非人间方物,白裳似雪宛如云间清曲,却未曾想,这看似金窝玉殿的王府,华贵喜庆的背后却非温柔之乡,而是处处悬机。

  小木屋走水,树上的黑影,屈身于福履园中剪窗花的苏木,以及莫名其妙来去的十亩公公……

  十亩公公将十二宫人领进王府便交给了米嬷嬷,之后魏蘼未再见到他。

  他是王爷的随身侍卫,即便王爷为了引刺客现身而将他遣开去,也应是暗中守护着王爷,然而周遭始终只有苌楚等府卫而不见十亩公公的影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十亩公公于两天前就失踪了。

  苌楚这两日暗中搜寻的,不仅仅是潜藏于府中的刺客,还包括十亩公公。

  只不过,这么一闹,将暗查翻到了明面上来而已。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王府暗影(十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