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王府暗影(十五)
韩雪霏2018-06-24 11:002,292

  一路上的沉默,教魏蘼心中忐忑不安。

  她觉得自己从未曾如此的不淡定,自从进入梁王府以来,不,似乎自从见到这位白衣翩然的少年公子以来,她便是错漏百出。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唉,明知作茧自缚,奈何心之所动,一往而情深?”

  魏蘼按下了心中的叹息,尽力用衣袖将自己一张脏脸抹干净,急急跟上了梁王的脚步。

  此时天已大亮,葛藟小径上人来人往,下人们开始忙碌。

  每一个经过王爷身边的下人都会停下来给王爷施礼问安,这使得魏蘼的问话长久没有得到答案。

  王爷寡言,魏蘼紧随他的身后两三步远亦步亦趋。

  葛藟一派红红火火景象。

  魏蘼想起,再过几日,梁王就要大婚了。

  与舅舅黄俨约定的时间已过,不知道王府外面的情形如何?舅舅一定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而自己的爹娘一定会找舅舅拚命。

  外面大概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还有,交代丫环海棠的事情,不知道怎样?

  “趁着王爷大婚之机,混在来往的宾客之中逃出王府去,应是不难。”魏蘼暗自谋划着,“暂不回魏府,也不去黄府,以免累及亲人。”

  “佛主慈悲,如我心愿,然我不能不知足。小苞子公公也好,长乐公公也罢,都将随着王爷大婚的礼炮悄然而去。”

  悄然望了一眼王爷,从他沉静若水的脸庞上并无法看出他的喜忧,只知道那些喜庆的彩饰扎得自己心中生疼。

  与她一道进府的宫人亦在忙碌的人群中,在为王府张灯结彩。

  他们依例给王爷请安,再暗暗地多看魏蘼两眼。

  魏蘼从他们的眼神之中看出了满满的敌意。

  这种敌意起源于小苞子之死,而大麦子的死更加剧了他们的仇怨。

  “给王爷请安。”

  此时正给一棵银杏树结彩带的宫女荷华,特意放下手中的丝绸,远远地站在王爷与魏蘼必将经过的前方路旁,等着他们经过。

  荷华于低眉施礼之后,似有意无意地,一个转身伸出一脚,朝着跟在王爷身后走着的魏蘼勾去。

  魏蘼不曾防备,当即身子扑向前去,而她的脚却是极其灵敏地死死勾在荷华的脚上,反倒连带着荷华一同摔向地面。

  她虽不习武功,却很清楚,这样的摔法,荷华在下她在上,摔得再惨于她都无大碍。

  荷华本能地伸手去抓住前方梁王的后背,而梁王闻听身后风声来袭,便一个急转身躲过了,却不料这么一来便将魏蘼拖向下眼看着就要被荷华压倒在地,魏蘼亦本能地将手伸向王爷求救。

  只听得“嘶溜”地一声,梁王的衣袖被扯下一块白花花的布片来。

  两人也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对不住对不住,王爷……”魏蘼手中握着被她扯下来的衣袖布片,尴尬至极。

  “对不住对不住,小苞子公公,荷华不是故意的……啊呀,王爷的衣裳破了……荷华真是该死,求王爷恕罪……”

  荷华忍痛急忙伏地叩首,斜斜地朝着魏蘼投射过来两道寒光,似千万支利箭一般地,令魏蘼心生寒意。

  本想给魏蘼一个教训让她在王爷面前出丑,或许乘此机会将她的女儿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不一定,却不料反被魏蘼倒勾一脚将自己拖下了水,怎教她不对魏蘼恨上加恨?

  “罢了。”

  本以为王爷会心生恼怒,责罚扯破了他衣袖的魏蘼,却只听到他淡淡然说了一声“罢了”,便当无事一般继续朝前走去。

  晨风之中,破衣裳随风飘扬,丝毫未减他与身俱来的高华之气。

  魏蘼望着梁王的背影,愣了半晌,方才醒过神来,随手将白衣片揣进了怀里。

  “王爷不怪罪你了,起来吧。”

  魏蘼俯身想去扶荷华起身,荷华避开了她,却如鬼魅一般地在她耳旁细语:“为什么被烧死的不是你?”

  魏蘼只觉得一阵头皮发紧,浑身冰凉,亦如着了魔一般地,呆呆地冷幽幽重复了一句:“为什么被烧死的不是我?”

  “发什么愣?跟上。”梁王已然走出很远了。

  魏蘼清醒过来,与荷华对视了片刻,一字一字对她说道:“我如今不是小苞子了,是长乐公公。”

  使劲地甩了甩头,匆忙跟上梁王。

  “是她害死的大麦子,王爷明鉴。”荷华忽地冲着梁王背影高声叫道。

  梁王放慢了脚步,但未止步。

  “她与大麦子同处一室,为什么大麦子被烧死,而她却安然无恙,分明就是她害死的大麦子,求王爷明鉴。”

  梁王停了下来,望了一眼荷华:“昨夜他与本王在一起。”

  荷华无语,望着魏蘼冷笑,笑得魏蘼心惊,亦难堪。

  虽然她不知道梁王为什么要为她作证,但这一句“和本王在一起”,足够让知她底细的宫人们耻笑了。

  “荷华姐姐,你误会我,但我不怪你。大麦子的死,我定会查明真相,给你们一个交代。”

  她刚刚迈开的脚步猛然间停了下来,因为她突然觉察到荷华有些异样,准确地说,是荷华的影子有些异样。

  荷华所跪伏着的位置,初升的太阳正好打在她的身上,在她的身后留下一个短小的影子,然而这个影子却又显得宽大了一些,而且似乎还在移动。

  魏蘼抬头望向身边的参天大树,树枝摇曳不定,繁密的枝叶之间,一个黑影忽闪了一下隐没在更深处,定睛看来,却又再无踪迹,以致于魏蘼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

  再望一眼荷华的身影,这一次并无异样,也无动静。

  “王爷……”

  不待魏蘼吱声,梁王已向她投来暗示的目光又轻轻摇了摇首。

  显然梁王也已觉察到这个黑影的存在。

  这一路走来,魏蘼就好似走过了一条荆棘丛生的险道,虽然不露声色,却已是浑身冒冷汗。

  梁王府的凶险,不仅仅是来自于王府本身,还有来自于未知力量的威胁。

  在进王府之前,舅舅千叮咛万嘱咐,似乎知道些什么……

  一直到走过了长长的小径,进了厅堂,魏蘼方才松了一口气。

  “王爷,刚才……”

  “不急,也莫慌,本王自有计较。”

  梁王淡然处之,望着那张泰山压顶而不改色的面庞,魏蘼的心顿时安静了下来。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王府暗影(十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