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王府暗影(三十一)
韩雪霏2018-07-11 11:222,353

  魏蘼赌气一路奔走出了樛木,这才放慢了脚步,仔细想了一想,方才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又可悲。

  原本祥和安宁的一段时光,却教苏木进来搅得乱七八糟。

  苏木与她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那般亲和、柔静、娴淑,记得自己第一眼见她便喜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而今一见到苏木,心内便有一股子酸水往头上冒,她越是谦柔,就越是令她心中烦躁。

  “哎,真要反省一下自己,待见到苏木姐姐,定要好好向她赔不是。”魏蘼知道自己的小心思作怪,而苏木却自始至终都那么谦柔地待她。

  苏木喜欢王爷,并没有错啊,她是那么地令人心生怜惜。

  “姐姐哥哥。”

  小叶子手里拿着个小罐子,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蚂蚁,一边朝着她飞奔过来,一边又小心冀冀护着罐子,到她跟前便伸出小手递到她的眼皮子底下,说道:“糖莲子。”

  魏蘼想起,答应小叶子的糖莲子,一次都没有兑现过。

  “对不住。”对于小叶子,她真是心怀愧疚,同时也怕小叶子说漏了她的身份,好在他只是失望地放下手掌,瞧着罐子里爬来爬去的蚂蚁。

  虽然不再流鼻涕,但他的身子看起来有些孱弱。

  “小叶子,别再乱跑,嬷嬷送了大夫就领你回去喝药。”

  魏蘼这才发觉,米嬷嬷正领着个大夫要出门,只见她竖着根食指,指上还缠着个细绷带,模样儿有些滑稽。

  “米嬷嬷,小叶子又生病了哇?哎呀,米嬷嬷手指怎么啦。”

  魏蘼断定米嬷嬷如此精打细算之人,即便手指受伤,只会在府里拿些药敷一敷裹一裹了事,断然不会如此这般大动干戈地请大夫进府,而且是由她亲自送出府,想必这个病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除了王爷,还有谁会让米嬷嬷如此重视的?

  “哎,昨儿前半夜小叶子的痫症犯了。往常一犯病,都是唤苏木来,可昨夜这苏木不知道怎么搞的,睡得死死的,怎么敲门怎么叫她都不醒。没办法,又怕小叶子咬破了舌头,只好拿手指塞他嘴里。哎哟哟,疼疼疼……”

  又吩咐小叶子:“生了病也不安分,醒了就躺不住。你就在此处玩会儿,嬷嬷转了来领你回去喝药。”

  小叶子摇头:“小叶子不喝药。”

  望着米嬷嬷与大夫渐渐走远,魏蘼呆站了许久。

  她见识过苏木的身手,如此功力上乘之人,应是相当警觉,叫不醒是怎么回事?

  “米嬷嬷。”她追了上去,“米嬷嬷,那苏木后来醒了没有?今早她来与我一同侍候王爷的时候,没有听她提小叶子生病的事。”

  米嬷嬷没好气道:“下半夜倒是来了。瞧我这手指都被咬出血了,她才来,说是睡迷糊了听隔壁绣娘唤她来着。哼,我看她是存心报复我的,故意的叫不醒,磨磨蹭蹭的,倒是有功夫穿戴一身整整齐齐。这一早就去侍候王爷了?哼,她倒是蛮有心的。”

  半夜,小叶子犯病,叫不醒,穿戴整齐。

  魏蘼的心里犯起了嘀咕。

  这个苏木与王爷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不知她在福履园里查什么奸细究竟捣鼓得怎么样了?

  既然这是她与王爷之间的秘密,连说话都要将魏蘼支应出去,魏蘼也就不愿意多想,于是甩了甩头让自己静下来。

  “我说小苞子,哦不对,小长乐,你侍候好王爷起居了吗?不守着王爷,倒有功夫到处闲溜达?告诉你,十亩公公不在,你可得给我侍候好王爷。”

  魏蘼正要好好来答米嬷嬷,一眼瞥见苏木远远站在樱桃树下,也不知她何时站在那里的,也不知究竟听到了多少话。

  魏蘼于是甜甜一笑,对米嬷嬷说道:“嬷嬷放心,小长乐定会好好侍候王爷的,侍候不好,还有苏木姐姐呢不是?”

  果然米嬷嬷一听这话,便恨恨然“哼”了一声,气冲冲地领着大夫就走。

  魏蘼亦装做没有看到苏木,领着小叶子:“别玩蚂蚁了,长乐哥哥带你去玩别的。”

  “长乐公公。”苏木在她的身后唤了一声,依旧是那么温柔的清甜的声调,笑吟吟的一张粉脸教魏蘼都不好意再板着面孔。

  “长乐公公,王爷责骂你,你莫觉得委屈。只因那小锦盒是王爷的心肝宝贝,任谁都不能轻易触碰,更何况被你摔得那么重?”

  魏蘼好生奇怪,不禁问道:“我瞧那锦盒里什么也没有,就是块又脏又污的锦绸而已,却不知王爷为何如此大动肝火还骂我蠢才?”

  苏木摇了摇头:“四年前王爷去了一趟长乐港,回来的时候只带着一个面糖人,象个宝贝似的谁都不能碰,后来时日久了那面糖人干透就碎了,王爷便将它收在锦盒里藏着。我与你说这些,是要你记着,以后在王爷屋里收拾的时候,可千万别再碰翻这个小锦盒,教王爷不开心。”

  “面糖人?”

  “是。一个传说中的面糖鲛人。”

  魏蘼直愣愣地转回了头去望樛木,望不见王爷,也望不见锦盒,只记得他很是痛惜地将小锦盒放在枕边的情形,

  “近来王爷甚是心绪不宁,你定要好好服侍,不教他再添烦恼。苏木在此先给你行个谢礼,算是苏木求你了。”

  魏蘼恍恍惚惚地,耳边听到苏木柔细的声音,有些傻憨憨地见到她在自己面前敛袖行着深深的拜礼。

  “苏木姐姐,你这是?”魏蘼返回神来,本想给苏木回个礼,却一时想不起自己该行万福还是拱礼,想伸出手去将苏木扶起,却又觉得不妥,只得傻站着,显得万般尴尬。

  “长乐公公,你千万记着,王爷睡时不关窗,你须等他睡着时再关上,但也需等他醒之前打开,这样屋内方不窒闷。还有,你千万记住,王爷的茶不能凉,凉了便及时给他换上热的,可也别太烫,你砌好的时候等上一等,待九分热时才端到屋里,这样他喝时便是八分热,不会烫着他。还有,千万记住……”

  魏蘼瞪大着双眸望着苏木的嘴在面前歙歙张张,不知说了多少个“千万记住”,也不知道自己能记住多少。

  “长乐公公,苏木求你,若是以后苏木不在了,你定要替我尽心尽力侍候好王爷。”苏木噼里啪啦地说了许多象交代后事似的,又给长乐深深地掬了一礼,方才离去。

  苏木袅袅婷婷走了很远了,魏蘼还未清醒过来,口中兀自呢喃:“面糖鲛人,落泪成珠的面糖鲛人。”

  忽而露出一脸前所未有的灿烂。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 王府暗影(三十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