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王府暗影(三十二)
韩雪霏2018-07-12 11:102,326

  福履园。水岸小木屋。

  确切地说,是小木屋的焦墟。

  此刻焦墟里躺着一具女尸,夜行衣,蒙面,腰佩短剑,是刺客无疑。

  魏蘼带着小叶子凑了上去,只见那刺客侧卧于焦土中,一剑由后背直穿前心。

  而尸首的一旁,一柄长剑赫然在目。

  魏蘼想,那应是十亩公公的佩剑。

  梁王一见到她便眉头深皱。

  苏木一改轻柔的声调,冷声道:“长乐公公,这里不是玩的地方,快出去。”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还低声下气地求着她侍候好王爷的,这会儿就翻了脸。

  王爷倒是没有那么冷声冷气,只说了一句:“小长乐,带小叶子出去。”

  魏蘼被这二人无情驱赶,没奈何,只得牵了小叶子退了出去。

  耳边听得府卫的话音:“苏木姑娘夜半追杀刺客,真是太危险了。我等昨儿半夜也在这左近巡视呢,却是一点也听不到声响,否则定会前来相助于你。”

  又听得苌楚的斥声:“苏木姑娘功力上乘,何需我等笨人相助?这不,一剑就将刺客刺了个对穿。”

  魏蘼站住了。

  这样就将苏木昨夜的行踪交代清楚了吗?

  “姐姐哥哥,走,走。”小叶子见这又是焦屋又是死人的,没哈好玩,催着魏蘼走。

  魏蘼则返回了身来。

  “原来昨夜小叶子发病之时,苏木姐姐并不在屋内睡觉,而是追杀刺客去了,难怪米嬷嬷说她怎么也叫不醒你。”

  苏木点了点头。

  而梁王则关切地说道:“一人追杀刺客太过冒险,往后不要再如此莽撞。”

  “是,苏木多谢王爷关心。”得到王爷如此的关切,苏木满面欢喜地谢恩,两人又说了一些轻柔细语,倒是忘记了来驱赶魏蘼。

  魏蘼此时蹲在地上,凝目聚神地盯着那刺客尸首。

  “小长乐,你看什么?”苌楚凑了过来,经潭柘寺那一出,苌楚晓得这小长乐还是有那么几分过人之处,没准又有什么发现呢。

  魏蘼没有答他,伸手将那刺客已被半挑开的蒙面布全都扯了下来。

  苌楚诧道:“咦,怎么觉得这刺客面貌与十亩公公杀死的那一个十分相象?”

  梁王闻言立时转了来仔细看了看:“唔,确实相象,似是两姊妹。”

  苏木亦附和:“是,昨夜我看她面目时亦是吓了一跳,以为那女刺客又活了过来。”

  魏蘼伸手在那刺客的伤处点了一点又捻了捻,血已半凝。

  “请问苏木姐姐,昨夜你究竟在何处?我说的是前半夜。”

  苏木一愣:“长乐公公这话说的好没趣,昨儿前半夜因发现刺客踪迹便一路与她缠斗,将她杀死于此地。后闻听小叶子痫症发作便赶去瞧他。苏木一夜之事尽交代在这里,怎么长乐公公要来审苏木不成?”

  魏蘼目光灼灼盯住苏木:“不是审,是问询。苏木姐姐既是昨夜已将刺客杀死,因何今早未见你向王爷通禀?”

  苏木向来柔静,被魏蘼步步紧逼亦有些恼了,反问:“你怎知我没有禀告王爷?”言罢心虚望了一眼王爷。

  王爷未语,苏木确实有向他禀报,但并不是今天一大早,而是一个时辰之前。

  苏木又辩道:“苏木原是一早就去向王爷禀报的,只是见到王爷有些困乏、精神不济,长乐又将王爷心爱之物摔坏,因而没有立即禀报,直待王爷心静了,方才向王爷说起,也着了苌楚等府卫前来察看。”

  苏木眼中带泪,就于焦墟之中跪了下来,说道:“苏木连夜不顾自己安危与刺客缠斗,一心里只为了王爷。王爷但或有个小病小痛苏木都于心难安,因而未及时上禀。苏木待王爷之心,求王爷明鉴。”

  梁王怜惜苏木,亲手将她扶了起来:“明白,本王都明白。”

  于是又来呵斥魏蘼:“你这小奴才,教你去浇花,你领着小叶子玩耍也就罢了,却来这里添什么乱?”

  魏蘼原本还想说上几句,苌楚赶忙地来拉他出去:“哎,长乐公公,苏木姑娘只是迟报一些,又没有耽误什么事,你就别斤斤计较了,王爷都不怪罪。”

  “这不是迟不迟报的事。”魏蘼还想往焦屋里闯,听得苏木依着王爷肩头上哭泣,便站住了。

  此时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小叶子拉着她手:“走、走,去玩。”倒来安慰魏蘼:“小叶子带你玩。看,王爷的小美人可乖了。”

  望着小叶子的蚂蚁罐,无可奈何地说:“王爷的小美人……呵,是很乖。走,小叶子,长乐哥哥领你去玩。”

  “好哇好哇,小叶子要去看漂亮彩楼。”

  彩楼!正中下怀。

  葛藟的彩楼那里一桶桶黑乎乎的卤总叫魏蘼心中难安,此番领着小叶子同去,正好让这真正“知观入微”的小叶子瞧瞧有没有什么异常。

  彩楼前依然是忙忙碌碌,宫人们不停地往彩绸上点卤,扎挂,彩楼与树木都已经密密麻麻,即便不点火也是够招摇的了。

  内官监少监余公公一见到魏蘼便迎了上来。

  “长乐公公,这一早过来,是王爷有什么吩咐吗?”

  “不,只是随意看看而已。余公公您忙您的。”

  魏蘼领着小叶子在彩楼前前后后四处打着转,尤其那一桶桶的卤看了一遍又一遍,悄然问:“可有什么不一样的?”

  小叶子睁着一双大眼憨憨然望着她:“什么不一样?”

  呃,看来暂时没有什么东西可入小叶子的法眼。

  “哦,小叶子,咱去看看引水的那辘轳是个啥样。我也好奇,一个辘轳有那么神吗竟能把井里的水引到塔上去?”

  余公公领了魏蘼和小叶子去水井那里,亲自示范了辘轳引水的装置,果然转起辘轳来便有水顺着竹引子流向高处,又经了水车子往塔上而去。

  “好玩,真好玩。”小叶子拍手叫好。

  “这会子塔上装满水了吗?走,小叶子,咱上去看看。”也不等余公公答话,便自顾自地拽了小叶子往塔上奔。

  塔上一个池子果真是装满了,池中央置了一个小水车子,只需要将水车子转动起来,水池的水便朝着四周迸发。

  “长乐公公,别转了别转了,唉,长乐公公,你这是要毁了这些彩绸哇。”

  余公公越是叫喊,魏蘼与小叶子将水车转得越快,水花飞溅,似倾盆大雨一般,将那些点了卤的彩绸通通浇了个透。

  “全毁了哇。”余公公跌坐于地。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 王府暗影(三十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