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夺嫡风云(一)
韩雪霏2018-08-07 19:042,520

  太和殿。

  洪熙皇帝在此大宴群臣。

  当今圣上厉行素俭,因此所谓的“大宴”,君臣面前却仅仅一壶烧酒,一大盘蜜制卤肉,外加一碟花生果子而已。

  尽管如此,毕竟这是洪熙皇帝登基十个月以来的第一次盛宴,无论如何众臣工看起来还是吃喝得相当满意的样子。

  至少,洪熙皇帝就着那一大盘蜜制卤肉吃得是津津有味的。

  司礼监太监黄俨默默地朝着小黄门使了个眼色,小黄门识趣地又为圣上布上了一盘卤肉。

  “唔,朕……”洪熙皇帝瞥了一眼守在一旁正要张口的老太医,无奈地看了看刚布好的卤肉,一笑:“罢了,朕还是忌口的好,否则老太医又该唠叨个没完。”

  太子朱瞻基与梁王朱瞻垍面带忧色地望了望父皇,一种不安的情绪袭上心间。

  太子与梁王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洪熙皇帝身材肥胖,体质虚弱,虽正值壮年,看起来却是苍白无力。

  尤其是登基伊始,国事繁多,皇帝昼夜审阅各类奏疏,操劳过度,更显得疲累不堪。

  只是这兄弟二人都有意避开了对方的视线,埋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美食,又都没有动筷。

  原本这不年不节的圣上设宴就令人浮想联翩,况且这是太和殿的圣宴,请的是朝中重臣,太子在列无可厚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历来不问朝政的梁王居然也在列。

  这就不得不让群臣的猜疑之心顿起了。

  联想到后宫的圣宠,这其中的奥妙就更加意味深重。

  一个个未免悄悄地将太子与梁王偷觑上几眼,各人在心里掂量着轻重。

  太子与殿下两个倒是安然自若。

  梁王又望了望殿外。

  大殿门外,静悄悄站着一溜儿随侍的公公,其中就有一个千方百计不想跟他进宫的小长乐。

  从大清早开始,无论梁王如何威逼,小长乐就是百般的托词不肯入宫。梁王无奈,说小长乐既然不愿意随侍,就还是回福履园去吧。

  小长乐这才磨磨蹭蹭地骑着他的小枣红,随着梁王入宫。

  梁王吩咐小长乐做任何事都绝无二话,唯独在入宫这件事上,总不利索,这叫梁王百思不得其解。

  梁王回过头来,发觉太子殿下一脸笑意,也望着殿外。

  只得将嘴角勾起,回了太子殿下一个礼节性的浅笑,又埋首来望着面前的那一盘蜜制卤肉。

  究竟要不要向这散发着秘制芬香的人间烟火下箸?小长乐倒是挺喜欢吃的,若是可以打包……

  洪熙皇帝避开了卤肉的诱惑,发觉气氛有些凝滞,席间十分明显地散发着一种不太和谐的气息。

  除了几位素善逢迎的大臣说些应景的话之外,那些老臣都沉默不语。

  尤其太子与梁王,竟然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洪熙皇帝抬起眼来望了望殿门外,引得众臣们也都跟随着他的视线望向殿门外,又都纷纷带着疑惑返回目光来。

  那里除了一溜儿的公公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一来一去,殿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微妙。

  这里,以杨士奇、杨荣、杨溥为首的“台阁派”,与户部尚书夏元吉、蹇义为首的“生息派”刚刚发生了一场唇枪舌剑的论战。

  论战的起因就在于每位大臣面前那一盘蜜制的卤肉,那是三保太监用大明陶瓷从暹罗国换来的独特香料烧制而成,闻着就让人馋涎欲滴。

  自永乐三年起,三保太监郑和多次奉诏出使西洋各国,在他第六次归航之后,距今已有四年矣,又该到了扬帆出海的时候了。

  三杨主张继续永乐大帝君主华夷之策,以张辅总领陆路兵马、郑和总领海路兵马,双管齐下巡视西洋各国以彰显大明之国威。

  而夏元吉则主张“废船队,绝海洋”,还民以生息。

  也正是因为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场面一度白热,皇帝为了缓和气氛,才将注意力转向那一盘蜜制卤肉。

  现在,洪熙皇帝必须将重心转回到朝政上来。

  “关于西洋之策,太子,你所见如何?”

  两大政派相争不下,洪熙皇帝在此时突然将太子抬出来,是一个非常微妙之举,明为考察太子治国之能力,更是借机察看那些大臣们之偏倚。

  果然三杨与夏蹇均闭口不言,众臣皆目不转睛注视着太子殿下。

  太子无论站在哪一边,都将失去另外一半的势力支持。

  太子朱瞻基淡定自若:“启禀父皇,儿臣以为,关于出使西洋之策,最有言语权的该是三保太监,且听听他的见地之后,详加评判,再定国策之存废也不迟。”

  这个烫手的山芋被十分巧妙地抛了回来,洪熙皇帝胖嘟嘟的脸上颤了一颤,内心里暗道了一声:“好一个滴水不漏的圆滑小子。”目光徐徐转向了三保太监。

  司礼监太监黄俨不以为然地悄悄撇了撇嘴。

  虽然同为太监之职,黄俨主要出使朝鲜,办的都是些选处女、要鲜鱼、求佛像之类的小事,相较于三保太监的盛大风光,实在是出不了台面。

  所以,从私心里,他是坚决地拥护生息派“废船队,绝海洋”之主张。

  三保太监起身离席,朗声道:“启禀圣上,臣于永乐三年奉先帝诏,领二百余宝船两万七千余官兵,自太仓刘家港出海,此后来往共计六次,经由三十多个南洋小国,换取香料、染料、宝石、象皮不计其数,这些都是我朝所缺失之物。更为重要的是,万国来朝,我大明威泽海外,内安民,外制夷,乃先帝千秋万代之圣举也,万万不可废。”

  “圣上,臣,以为三保太监之论尚有待考究。”

  夏元吉不顾蹇义的提醒,急切离席,出言反驳。

  “先帝之圣明无可厚非,出使西洋各国亦是当时之情势使然。然,正如三保太监所言,每次出海必领二、三百宝船及数万官兵,声势浩浩。殊不知修造每一艘宝船所耗费之银两,及数万人口于长年航运之一应用度,皆为巨资,厚往薄来,我大明虽然国力强盛也无法如此过度虚耗靡费,实是劳民伤财之策。因此,臣主张废船队,绝海洋,刻不容缓。”

  三保太监亦侃侃雄辩道:“臣以为,夫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海洋,危险亦来自海上,一旦他国之君夺得南洋,则我华夏危矣。我大明之船队战无不胜,可用之扩大经商,制服异域,使其不敢觊觎南洋也。”

  三杨重新加入了论辩,而群臣在黄俨的鼓动之下也纷纷站到了夏元吉一边,太和殿又一次陷入无休止的口舌论战之中。

  洪熙皇帝静观全场,忽然发觉,在这一场舌战之中,除了历来不理朝政的梁王之外,唯独没有发声的就是武定侯郭玹了。

  郭玹即是郭贵妃之兄长,算起来是名副其实的国舅爷了。

  很显然他在观望,目光几次落在梁王的脸上,那是他的亲外甥。

  孰轻孰重无需言明。

  洪熙皇帝眼里暗暗地一点寒光掠过。

继续阅读:第五十三章 夺嫡风云(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