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夺嫡风云(二)
韩雪霏2018-08-07 19:072,509

  “梁王,朕见你思虑多时了,是忧思国政呢,还是臆想大婚之喜呢?”

  满朝皆笑,充满火药味的宴席一下子缓和下来。

  梁王象是云里雾里忽然间被惊醒的样子。

  “启禀父皇,儿臣年纪小,对于国政并无主见,愿听父皇及太子聆训。”

  皇帝的脸上笑成了弥勒佛。

  梁王是为龙九子,有爵位而无官职,原本并不适宜出列今天的宴席,既来之,则安安静静地吃吃喝喝便罢,实在是不宜发表任何政见。

  储君之位既立,便是群臣的主心,而梁王素来清高,表面上并不与朝中重臣有所往来,可以说是根基尚浅,但他身边并不乏文人雅士高僧剑客。

  适才太子并没有表示他的立场,而是将球踢给了三保太监,那么梁王无论说什么都有可能成为日后他人手中的把柄。

  为免落人口实,只能什么也不说。

  若说太子的处世圆润与精明强干令洪熙皇帝十分欣赏的话,那么这个小九则是乖巧得让他更是爱不释手。

  也更让他心中不安。

  他在位之时尚能确保兄友弟恭,龙驭上宾之后呢?他可不想在未可知的某一日,大明皇朝再来一次“靖难”,更不想他的儿子也如他一般,日日提防着一个蠢蠢欲动的汉王。

  “汉王。”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当初永乐大帝要扑杀汉王的时候,是他力保才使得汉王得归藩地。

  他以为,从此汉王对他感恩戴德,却不料人心叵测,终归不能够兄弟同心。

  圣上心中忧虑,面上依旧笑得极是慈祥:“不小啰,你的母妃已经开始盘算着要多抱几个小皇孙呢。”

  满座大臣又附和着来给梁王敬酒恭贺即将到来的大婚。

  梁王捧起酒盅来上敬圣上。

  “父皇问国策,儿臣并无主见。然而提起西洋,儿臣却是知道一些趣事。永乐二十年儿臣恰巧有幸在长乐港一睹三保归航之盛况,一只鹿身、牛尾、独角的庞然大物令儿臣印象犹为深刻。儿臣当时还以为祥瑞不可多得,却不料短短四年光阴,便已是祥瑞满天下,实为我大明天下之昌隆啊。”

  三保太监笑道:“启禀圣上,那年臣满载而归,葛喇国王赠祥瑞为三百余宝船镇船。臣也没有想到,这不过四年光景,天下皆祥瑞啊。”

  天下祥瑞,这是个好兆头。

  群臣在附和的同时,亦将梁王再重新掂量一番。

  他虽然明智地避开了对国策的直接表态,却又十分巧妙地告诉所有人,他并不是一个两耳不闻天下事的书呆子。

  当年他小小年纪,只带着一个十亩公公就去了长乐港。

  那是受了永乐大帝的秘密指派去的。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一个可以小觑的人物。

  提起祥瑞,实际上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

  自从三保太监从西洋引回祥瑞,满朝文武无论他们对于下西洋之策的立场如何,皆以家中饲养祥瑞为豪。

  就是对三保太监最是看不上眼的黄俨,家里还养着两只祥瑞呢,主张废止西洋策的夏、蹇两位大臣的家里,也各养着一只。

  众臣一下子变得活跃起来,三杨与夏蹇暂且抛开了政见之争,纷纷谈起自家园子里的祥瑞来,个个是眉飞色舞。

  在朝中向来活跃的郭玹却仍是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梁王的未来,不仅仅关系着郭贵妃,同时也是关系着整个郭氏家族的命运。

  但今天这个局势的形成,以及圣上的意图,他实在是揣摩不定。

  “殿外的雨丝似乎歇了吧?朕忽然想起,也是这样一个霏雨连绵的初夏日,太祖爷抱朕于膝,笑问朕将来想要一个怎样的媳妇儿……哎,朕实是想他老人家了。”

  大臣正说得热闹,一下子安静下来。

  众皆默然,还搞不懂洪熙皇帝突然提起太祖爷,不知是何用意?

  只见他目光幽幽转向太子:“太子,你去一趟应天,拜谒太祖陵寝,替朕尽一尽孝心吧。对了,一定要多带些烧饼去,太祖爷爱吃。”

  太子心中不由地一黯。

  被派去督修故都才回京两天,这又要遣他出去,是何道理?

  “启禀父皇,儿臣想与太子一同去拜谒孝陵。”

  梁王的请求当即被驳回:“你就不要凑热闹了,大婚还有七日,你就准备迎亲吧。”

  三保太监随即伏地叩首:“臣亦岂请圣上恩准前往长乐港督造海船。”

  在场所有大臣皆等着看洪熙皇帝的决策,皇帝则顾左右而言他,一手执起面前的金壶来,看了看,笑道:“这只金壶是洪熙元年正月由我朝银作局制成,朕实爱之。三保爱卿,你看比之西洋器皿若何?”

  三保太监回禀:“此金壶虽然没有繁复的纹饰,却是制作极其精巧,不浮夸却又恰到好处地彰显我大明皇朝之磅礴气派,是乃壶中精品。西洋之器皿则风格迥异,亦有巧夺天工之妙处。圣上且看面前的卤肉盘,便是我朝青瓷技艺与西洋风之合韵,愈加精美亮丽。我朝广纳天下之高绝,是为有容乃大。”

  洪熙皇帝点了点头:“此金壶,就赐与我儿为大婚庆礼罢。”

  于是,宴罢之时,梁王就捧着那只金光灿灿的金壶,带着一脸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的表情,慢悠悠踱出了太和殿。

  “王爷。”魏蘼迎了上来,接了金壶还有些不满意,“还以为王爷会带卤肉给小长乐,结果是这个吃也吃不得啃也啃不动的东西。”

  “大胆!”太子殿下的一把折扇敲将过来,训斥道:“满朝文武就你家主子得了圣上赏赐,你倒敢来嫌弃?小长乐,你知罪吗?”

  不待魏蘼回神,太子已然笑呵呵地掏出一包东西来,在她的面前晃悠,香气扑鼻。

  “蜜制卤肉。”魏蘼笑开了花,“还是太子殿下惦记着小长乐。这大清早的就跟着王爷进宫,在大殿外站半天了,肚子咕咕叫了好几遍了呢。”

  太子随侍公公小果子凑了上来嚷嚷:“那可不,小果子本不饿,听他咕咕叫的也饿了。”

  梁王的黑脸一沉:“小长乐,还不跪下谢太子赏赐。”

  呃……魏蘼有些为难,吃两片卤肉是要下跪叩头的。

  “小九,你这是为何?”太子亦有些尴尬了,“为兄不过是看着小长乐着实惹人喜爱,特意吩咐御厨多做一些带给他罢了,你又何必如此?”

  “家奴礼数不周,还望殿下恕罪。臣在此谢过太子殿下赏赐。”梁王带着清浅的笑意,朝着太子一揖到底。

  魏蘼看这形势,不得不跪下来朝着太子叩了个响头。

  太子无奈,有些落寞难堪,道了声:“唉,小九……”却不知再说什么好,只能干涩地说了声:“平身吧。”

  从他立为储君,梁王见到他必是称“太子殿下”,自称为“臣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弟”也没有了,只有臣。

  难道天下真的只有君臣,没有兄弟吗?

继续阅读:第五十四章 夺嫡风云(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