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传法
四不相2021-01-06 11:073,243

  离开三姨父家,我心中久久难以平静,脑海中一直是那个捧着书本的身影,挥之不去。

  同命相怜,在鬼门关挣扎了几个来回,我非常了解等死是什么滋味。但我没有表妹那种超然的心态,明知自己没几天好活了,还能淡然平静拿着一本书看,真的太让我敬佩了!

  表妹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努力上进又坚强,上天为什么就不让她活了呢?多少人坏事做尽,却在享受荣华富贵,意气风发,而老实善良的人却总是被欺压,灾难不断,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公平,哪里有什么因果报应?

  我外公外婆总共生了七个儿女,六零年的时候,我们这个小县城饥荒特别严重,饿死的人多得数不清。外公外婆没有办法,只能把三姨母送给乡下人当童养媳,只求不饿死。我三姨母命运坎坷,当童养媳没几年,未来的丈夫就死了,然后才嫁到洋里村。她有些怨恨我外公外婆把她送人,导致她吃了许多苦,所以很少回娘家,与我家也很少来往。如今又遇上这样的事,命运对她真的是太残酷了。

  我搭上第一趟车到了乡镇,在徐来福指定的那家药房买了药,立即就回程。可是乡下交通不便,找不到回程的车,等了许久才来了一辆车,午后才到达洋里村。我归心似箭,一路急走,还好回到发电站时徐来福没出什么事,病情还算稳定,我一颗心才落回肚内。

  徐来福仔细分辨我买回来的药,有的掰开看看,有的闻一闻尝一尝,看过后显得有些失望。

  我有些疑惑:“怎么了,药不对吗?”

  徐来福叹息一声:“药是没错,但有的效力不足,是人工种植用化肥催大的;有的焙制方法不对,该用炒干的却用晒干;有的是不正宗,就说这当归吧,全国各地长得差不多的就有二三十种,药效可就天差地别了。现在的人啊,只要不会立即毒死人的都敢用来假冒……没办法,将就着用吧。”

  原来中药里面的水这么深,我对徐来福更加敬佩了,他什么都懂,知识真是太渊博了。突然我想起一件事:“老徐,一个人如果得了癌症,在心脏旁边长了一个大肿瘤,医院没办法开刀,用中药有办法治疗吗?”

  “这个嘛……”徐来福想了想说,“理论上是可以的,中医渊远流长,博大精深,古代早已有治肿瘤的方法。但实际上很难治好,因为能准确诊断病症的名医很少了,具体病症要具体下药,不能对症下药怎么可能治好?还有刚才我说了,现在药店买来的药材不行,自己找也难,老树林都没了,有的药材已经绝种,更不要说找到上百年的药材了。”

  我有些失望,人类破坏了自然,病了没有药可用,这不是自食恶果吗?

  徐来福说:“除了医药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用法术把瘤化掉,或者转移到其他东西身上。”

  我瞪大了眼睛:“这有可能吗?”

  徐来福道:“我曾学过一种转移方法,只是从来没有试过,效果如何我也说不准。”

  “你可以教我吗?”

  “不教你我带到棺材里面干什么?”徐来福立即把转移肿瘤的方法说了一遍,并不复杂,讲完了他随口一问,“你怎么突然问这个,谁得了肿瘤?”

  “我表妹。”

  “你表妹?”

  “对,今天我路过洋里村,刚好看到了我三姨父,才知道我表妹得了绝症……”我把事情经过简单讲了一遍。

  徐来福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说:“这孩子也真可怜,你是该试一试。只是这个咒法看似简单,却需要施术者有要较高的修为才能成功。你总共才学了两三天,连最简单的符咒都没有使用过,没有一点基础和经验,恐怕很难成功。所以你不要太心急,先练习两三天,特别是我教你的天罡七星步,练熟了会大幅增加咒法效力。”

  我有些担忧:“问题是我们自顾不暇,今晚要是那邪物再来怎么办?”

  徐来福沉吟了一会儿道:“它虽然伤了我,却也受了我两次重击,或许会消停几天。以我推测,它成功控制了你一次,与你已经有了某种联系,以后会更容易控制你。所以它有可能改变了主意不再杀你,而是试图控制你,夺取你的身体。”

  我又惊又怕:“那,那要怎么办?”

  “不要慌,我既然猜到了它的意图,就可以针对这一点进行抵御。你练熟基本功,有助于提高你的能力,这是实践锻炼的机会,两者并不冲突。现在先去煎药,然后好好去睡一睡,晚上我再跟你细说。”

  我看徐来福镇定自若,身体状况也稳定下来了,稍微放心一些,于是下楼去煎药。按照徐来福的要求煎好了药,端给他喝下,我去机房检查了一遍机器,见没什么问题,再回到房间,躺在徐来福旁边睡着了。

  傍晚时分徐来福叫醒了我,这一觉睡得塌实,我精神好了很多。徐来福叫我去把公鸡杀了,炖汤补补身体。

  我以前从来没有杀过鸡,看似简单的事情,却比想像中要难得多,简直是无从下手,其中狼狈不足为外人道也。好歹最后杀死了,洗白了,剁碎了,放在大锅里加水煮了两个小时,什么调料都没放,味道竟然也鲜美。

  我饱餐一顿,把鸡肉全干掉了,徐来福只喝了点鸡汤,没吃什么东西。吃完饭徐来福这才慢慢细说,给我解释各种疑惑。

  身体强壮,精神饱满,意志坚定的人,既使是能力很强的妖魔鬼怪也不容易影响他。而心中充满了惊慌、恐惧、悔恨等负面情绪的人,就容易被鬼怪所趁。对于年轻力壮的人,邪物通常会先制造各种声音、幻觉,令其寑食难安,导致身体虚弱,精神崩溃,然后它才附体控制。

  刚被附体控制的阶段,邪物与人的身体结合还是不紧密的,本体的意识也会反抗,所以还是可以进行分离,大部分法术咒语都能生效。要是时间久了,邪物与肉身已经结合,本体的意识消失,那就没救了,而且邪物会变得非常强悍,一般的法术咒语都对它无效。

  现在徐来福要我做的,就是吃饱睡好,晚上少睡白天补睡,养好身体和精神。同时我要坚定意志,消除负面情绪,练习法术咒语可以增强防御能力,再加上护身符、藏身法、法器等辅助,水库中的邪物就很难影响我了。

  说到这儿徐来福从衣服里面摸出了一个大铜钱,拿在手中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摩挲了一会儿才递给我:“这枚铜钱不算什么宝物,但我带在身上已有数十年,可用来护身,必要时也可以扔出去打击鬼怪妖邪,现在送给你。记住,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也不能碰到污秽之物,否则就没有效果了。”

  我没有接:“老徐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现在你身体很虚弱,你也需要它防身……”

  徐来福瞪了我一眼,怒道:“难道你认为我没有自保能力,要靠这个?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

  我不敢再说,只能接过。这枚铜钱外径约五公分,相对来说中间的四方孔偏小,经过无数年月的把玩,表面油光闪亮,质感莹晶厚重,入手沉甸甸,也不知是不是铜的。我细看上面的图案,一面分成两部分像是阴阳鱼,但两边不是对称的,刻有八卦图和一些装饰图案。另一面像符又像字,复杂精美,我只能辨认出内中有一个“令”字,有一柄剑的样子,还有几条抽像的闪电。

  我敢肯定这枚铜钱不寻常,对徐来福来说更是珍贵,否则怎会带在身上几十年?现在他竟然送给了我,让我很感动。

  接着徐来福教我祭炼铜钱的咒语和法诀,平时经常祭炼可以保持灵性,万一被秽物、邪气污染了,也可以通过祭炼慢慢恢复。

  徐来福严肃地说:“使用任何咒语法术的时候,不能半信半疑,必须无比坚定地相信能成功,施法时用上你全部的精神和力量,咒语的每一个字都要念得斩针截铁。因为法术的效力,是以你的精气神为基础的,手诀是勾通星宿和神人的通道,咒语就像是开门的密码,不能有半点错误。”

  我点了点头,他接着说:“对于治病类的法术,患者信任你,就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举个简单的例子吧,你是信号台发出无线电信号,还需要收音机转到这个频道,接收到信号才有用。如果患者不信任你,就等于是强行注入,困难度当然就提高了。”

  这样说我就容易理解多了,再次点头受教。徐来福讲解了许多东西,然后叫我开始练习转移肿瘤需要用到的咒语、指诀、步法等。我有不对的地方,他当场指出给予修正,我忘了的地方他重新教我。

  其实我并不算太笨,之前没有真心想学,而且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他一下子讲了太多我不能消化,无所适从。现在为活命,也为了治表妹的病,我投入了全部身心,从最简单的开始,一边动手演练一边听徐来福讲解,感觉有些渐入佳境了——至少我自我感觉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