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战无不胜,由此而始
厕所没纸了2018-06-30 18:002,285

  上水村临水,青山村靠山。这有山有水按道理来说该是富庶之地,可坏就坏在这两个村落都太靠近凤霞关,以致于没什么人敢来这两个村子定居。再加上上水村宗族群居,排外性很强,而青山村就纯属太穷,没人愿意来罢了。

  青山村距离凤霞关更近一些,相去不过十多里,翻过凤霞关就是乌恒国,这些年来两国摩擦不断。仗是一年年的打,但丝毫不影响青山村和上水村的人照常过日子。守凤霞关的可是方家的小将军,在西凉,只要是听到方家,那么“战无不胜”四个字就一定跟在方家后面。

  方家满门,皆是将才。

  当年先帝在时,方家嫡小姐入宫做了贵妃,先帝初见时就见方贵妃在花园中舞剑,并赞她眉宇间英气不凡,身姿更是轻灵飘逸,英姿飒爽。先帝断言方贵妃若托生为男子,定也是保家卫国的栋梁之材。方家气象,由此可见一斑。

  方安晏对姑母是怀有景仰之情的。小时候的方安晏不爱在学堂听夫子那些老酸儒们念书,就偷偷带着小厮出门儿爬树掏鸟蛋,下河钓虾蟆。气得那些老夫子成日里往方母跟前告状,方母就令乳母整日戒尺不离手,满京城的找自家小少爷回家念书。

  相比母亲的棍棒教育,姑母就显得温和得多。那些日子,姑母专门寻了一些跟方安晏的玩的好的兄弟,威逼利诱着打听出了方安晏都喜欢往哪儿玩乐,从此一逮一个准,简直可以媲美现代在身上设置了定位。

  被姑母逮回家是不怕被挨打的。在方安晏的印象里,姑母一直是个温婉的女人,尽管平时也爱舞刀弄枪,但还是跟旁人府里的那些女子一般,温婉可人,说话也是柔声细语。姑母知道方安晏不爱读书,但往后若是做了将军怎能不识字,姑母就将兵书上的学问全都编成了一个个小故事讲给方安晏听。学问,方安晏听不进去,但故事他却是极爱的。

  就这样,姑母的寓教于乐,给了方安晏的童年一个极大的安慰。

  方安晏自打生下来,就被术士批了命,说是命里带煞,这煞不仅刑克父母,于家于己都是灾祸。术士还说,若想保方府万世太平,须得教方安晏去拜了龙虎山上王天师为师,并且远离了这红尘,避祸进山里才得以保证周全。

  方家大多是不信命的,方老太君却在见了那术士一面后,就改了主意,不由分说的就让方父方母把尚年幼的方安晏送上了龙虎山,并交代了方父方母,不到弱冠之年,是决计不得见儿子的。

  彼时,方安晏还不知为何父母突然不要他了,还把他交到了一个穿着道袍,束着发髻的道人手里。只知道那道人坏极了,每天除了要他诵经,还要他打坐澄心。不过那道人肯允他练武,还手把手教他剑法,这倒是冲抵了一些诵经打坐的坏印象。

  那道人就是王天师,听闻是当世唯一还存有极厉害道法的神仙,手指一掐就能算前因后果,还会以身引雷霆。方安晏幼时有幸见识过一回王天师施展雷霆之术,声势浩大的犹如九天神魔大战,雷霆万钧之势令人见之只余惊叹。

  除了这些瞧着玄乎其玄的东西,王天师还会经常写符纸。符纸方安晏瞧过许多,京城城郊的三清观里每到年关就送不少这样的符纸,以企广结善缘。但方安晏看过王天师的符纸,似乎和三清观的符纸不同,但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

  直到有一天,方安晏见识过王天师用这些符纸叠成的纸鹤会飞。

  饶是把这些玄之又玄的的东西瞧了个遍,方安晏也没有打算安安静静做个道士。倒是把王天师一身的武艺学了个精光,就在还差三年就能弱冠的时候,便告别了王天师,只身一人投进了边关战役之中,做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兵。

  方家人都道小少爷还在龙虎山上学艺,却不知方安晏早就在边关左突右进,一路从小兵升到了队正,又从队正一路升到了校尉。那一年,正好是弱冠之年。

  古代男子二十弱冠,是为成年。成年那日要行冠礼,方家人冠礼前一日才匆匆要去接小少爷回家去,却被告知方家小少爷三年前就离开了龙虎山,投军去了。

  方母一听到消息,险些晕死过去。身边的婆子丫头倒汤的倒汤,掐人中的掐人中,叫唤着请大夫的请大夫,忙乱成一团。方母好容易那一口气倒换上来,就立即哭着喊着要方父去打听自家儿子的下落。方父这方要遣人去问,就接到了先帝的圣旨,先是奖赏方安晏在边关战役之中的突出表现,而后命方安晏掌破天骑统领一职,另加封骠骑将军,官位仅低于方父大将军一职。

  圣旨一出,满府哗然。

  众人纷纷来向方家道喜,方父和方母尚不知先帝何故加封方安晏,心中正觉异样,只得去请示方老太君。方老太君年纪越发大了,但精神矍铄,脑子一点也不糊涂。手中的拐杖一杵,隐隐间就是浑身的家长风范。“当年,那术士便说你儿子是将帅之才,须得拜了良师方能有所成就。只是他命里带煞,非钟灵毓秀之地压制不住他身上的煞气。我便叫你们将他送上了龙虎山,那王天师是世外高人,如今当年之事一一应验,你们也该相信了。”

  方父方母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称方老太君英明。瞧着欢天喜地离去的方父方母,方老太君却是幽幽叹了口气。成将帅之才固然可喜,但孤老一生却是令人心忧啊!

  破天骑早先乃是先帝侍卫亲军,驻扎于城郊外的巡防大营,是拱卫酆都的第一道屏障,平日里也只是负责酆都守卫。却不知,方安晏继任破天骑统领第二年,先帝薨逝,一纸诏令将破天骑支到了凤霞关守关,一守便又是三年。

  三年间,乌桓屡次挑衅凤霞关,只因他们认为一队侍卫亲军能有什么本事,破了凤霞关便能长驱直入西凉,根本不将方安晏的破天骑放在眼中。殊不知方安晏不光兵法娴熟,剑法高超,治军一事上也是颇有心得。再加破天骑被调离酆都之时,王天师也下山来助他一臂之力训练将士,破天骑很快就从高傲散漫的侍卫亲军,摇身一变,整军肃然,隐隐间还露出了铁血的味道。

  乌桓就像是练手的工具一般,渐渐地将破天骑打磨成了一直无往不利的军队,方家“战无不胜”的名声,由此而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