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神秘棺椁(修)
一只糯米2018-08-03 18:212,978

  据阿雅后来说,他之所以放心推我下去,是因为那晚已经是望日前夜,那魑魅精气极弱,所以根本没有力气可以伤害我。包括我们后来从周府逃走的时候,那些侍卫不敢追的太远也是这个原因,因为他们还要赶回去保护虚弱的主子。

  当然,对于他这个说法我表示嗤之以鼻,这完全不能弥补我的小心心所受到的惊吓。只是我懒得和他计较,七日之期在即,我还是对找到凶手这件事比较感兴趣。

  翌日晚,月黑风高之际,我、清禾以及阿雅又悄摸摸的出了门。今日是望日,我们打算在今晚将那魑魅一网打尽。

  到达迷雾林那个黑漆漆的山洞时,已是二更时分。说起来这还是我和清禾第一次进到这洞穴里来,只觉迎面阴风阵阵,好不渗人。走着走着,还能听见风声里夹杂着女子微弱的凄凄哭声。我不由心生疑惑,正要发问之时,便只见阿雅脸色骤变,急忙向有女子哭声的方向跑去。我们自然也赶紧跟上去。

  这魑魅的洞穴很大,等我们终于越来越接近哭声的时候,才终于见到一丝白灼的亮光。而穿过那条几十把火把同时燃烧的甬道,尽头的高台上竟是摆放着一个排位。走近了看方才发现,那上面用清秀的小篆刻着“吾妹凤羽之灵位”几个字。

  凤羽……又是谁?

  我四下望了望,发现除了那个高台稍微华丽一些之外,这里其他的地方都乱七八糟的堆了很多巨大的酒坛子,而那个我们听到的女子哭声,正是从离棺材最近的那个酒坛子里发出来的,只是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反而不见了。周琴眼尖的发现,这里的奇怪之处还不止那个牌位和这些酒坛子,就在洞穴最角落的地方,竟然停放着一个落满灰尘的漆黑棺材。只是它的棺椁颜色几乎跟周围的暗影融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真是发现不了。

  正要走过去看个究竟,却被清禾拦下来:“小心,那里有法阵。”

  法阵?我闻言,不由觉得十分惊讶,于是伸出手用微弱的灵力稍微感知了一下,发现这里竟的确有着一个禁忌的封印法阵。可是,一个魑魅怎么可能有能力做出这么大一个法阵出来?顿时,不由联想到上次我在那个死去的姑娘身上闻到的熟悉气息,心中不禁越发疑窦丛生。

  想了想,我从随身的小包里抽出一只短匕首划破胳臂,红色的鲜血很快顺着伤口流了出来。“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解!”

  我心中默念咒语催动灵力,却没想到流出的鲜血顿时如有形一般慢慢流入了棺椁上那个封印法阵上。然后只见一片白光大亮,又很快湮灭。

  等洞穴再次恢复昏暗的时候,阿雅不由拍了拍我的肩:“嗳,这该不会也是你从江湖术士那儿学的吧?厉害呀。”

  我呵呵干笑几声,心情却并不怎么轻松。既然我能用昆仑术法解开这个封印,就说明做这个法阵的人一定也是来自昆仑,可是上次接近周琴时,我并没有闻到那股气息。那么……会是谁呢?他又为什么要帮这只魅害人?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突觉胳膊上的伤口被一片柔软包裹。低头,只见清禾一边给我擦去血迹,一边给我仔细用布片包扎起来。昏黄的光线下,这厮竟然看起来还有点温柔……

  我才刚这么想着,便见他包扎完一抬头看见我在看他,竟是神色难得的有些尴尬。沉默半晌后,才淡然开口道:“我晕血,看不得人流血。”顿了顿,又道,“果然用了白布,就越发显得你黑了,平日里多防晒吧。”

  呵呵呵,就说刚才一定是错觉,错觉!

  解开了法阵,我们便很容易推开棺椁。只是当我们终于见到棺材里面的情形时,一时都不由惊呆了。我想过里面或许会是那只魑魅原本的身体,也想过或许会是腐烂的某个可怜少女的尸体,但我绝对没想过,会是这样一幅画面——宽大的冰玉内棺中,并排躺着两个姿容绝美的男女。女子着一袭紫纱碧落烟裙,长睫如翼,樱唇微张,黑发如瀑般散在身下,若不是那苍白的不像生人的脸色,真叫人怀疑她只是在睡一个温柔的长觉而已。而她身旁的白衣男子,更是长着一张比之女子还要惊艳绝美的脸,远山眉,桃花眼,只眼尾下一抹泪痣就凭添出万股风情。这样的美男,想必在生前也该是个风华绝代的人物吧。

  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回过神来。却正看到阿雅疑惑的瞅着女子口中的什么东西,跃跃欲试想要拿出来的样子。

  “唉?你……”我伸出手,刚想要拉他衣袖阻止他,没想到顿时就只觉一阵阴风袭来。等我再看时,阿雅已经被撞到了好几米远。

  “喂,又来,你打我上瘾啊你!”阿雅揉着巨痛的胸口,十分悲愤的控诉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眼前之人正是周琴,此时,他显然因为急速赶来而受了不小的重伤。挡在棺材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吐出了一口黑血晕厥过去,临晕之前还不忘警告我们:“不许……不许你们动她……”

  这么紧张吗?

  “他怎么回事啊?”我指了指晕过去的周琴。

  “今日是望日,对一只魅来说本身就是精气最弱的时候。”清禾向我们科普,“他匆匆而来,肯定是没想到有人能揭开他的封印,因此妄动了精气,受到反噬。”

  说到这儿,他不由想起什么,便转头朝向阿雅:“你不是说要在望日之时换回自己的身体吗?现在他刚好送上门来,你赶快开始吧。”

  阿雅于是点点头,从衣兜里拿出那块琉璃血玉和一张奇怪的符纸,之后口中默念了几句话。不一会儿,只见周琴的脸上便挣扎起来,阿雅显然也不好受,念咒的同时竟然不知觉留下两道鼻血来。我见势感觉不太对,又不敢贸然叫他,果然没过一会儿,阿雅就也噗的吐出一口血来,幸好玄色的衣衫比较不显脏,不然这长袍肯定就废了。

  而就在阿雅被反噬的吐血的同时,周琴却猛然睁开眼来。只是此刻的周琴十分奇怪,他的脸上竟时不时的幻化出另外一张狰狞男性的脸。我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张脸竟然正是百年前冲破了五曜神珠的封印逃往人间的凶兽穷奇,邢风!

  怪不得之前一直闻到熟悉的气息,原来邢风就附着在周琴身上。穷奇性喜恶人,以人的恶念和执念为食,只是没想到他竟会附在这只魅的身上。可惜我现在灵力受损,根本敌不过它,更别说作为魅的阿雅和一介凡人的清禾了。

  见我犹豫不前,邢风不由大笑:“这不是女君座下的葵姬大人吗,百年不见,没想到向来墨守成规的葵姬也到凡界来了。怎么不提早告知我一声,好让我招待招待大人。”

  我咬咬牙,听着他嘲讽,却始终对他没办法。阿雅却似乎十分有兴致的样子,擦擦嘴角的血,悄悄跟我咬耳朵:“嗳,他叫你葵姬大人啊,你也是昆仑山上的仙姬吗?来头听着挺大啊,失敬失敬了。”

  我抽抽嘴角:“滚。”这货简直真正诠释了什么叫没眼色。

  于是阿雅只好暗戳戳的躲角落去了。

  还好俩人中还有一个算靠谱的,看我这幅样子,清禾低声问我:“你是不是打不过他?”

  就是问的太直接了。

  我有点尴尬:“嗯……。”想了想,觉得极没面子,又赶紧补充道,“我现在灵力微弱,又没带天机镜过来。穷奇以执念为食,执念越重,他就越强大。要是有天机镜在,说不定还能进入那只魅的时间海中,看到他的执念是什么,我们化解了他的执念,到时候邢风也就不难对付了。可是我这趟匆匆来凡界,除了一条常用的锁魂绳,其他神器全都没带。”

  清禾听完,沉默半晌:“……我带了。”

  啥???我有点吓一跳,连忙看向他:“大哥,你不要这个时候开玩笑行……”话未说完,便顿在了那儿,因为只见清禾默默的从袖口掏出一个刻着太乙玄纹的镜子,那镜柄上还缀着一个我用七彩缎带编成的彩穗。

  绝对不是冒牌货!

  “可是你怎么会……”

  “来不及解释了,我们先进去吧。”

  “哎哎,你们去哪,也带上我啊!”

继续阅读:第八章:时间海(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