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美男出浴(修)
一只糯米2018-07-25 17:082,449

  这便是我脑海中关于阿雅的全部记忆了。

  当我好不容易从之前的回忆中抽离出来时,阿雅已经带着我们悄摸摸的来到了周府的房顶上。至于为何是在房顶,看着我迷茫的表情,阿雅面无表情的指了指下面。

  我一看,差点吓得大叫。只见就在我们所待的房顶下面,美男周琴正躺在一个巨大的花瓣浴池里面,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微微闭着,舒服的享受着几个美婢的侍候。那皙白的皮肤与鲜艳的花色相衬,竟有一种格外男女不分的妖艳美感。这怎么看怎么香艳的画面,简直要叫我忍不住流出鼻血来。

  清禾眼疾手快,连忙一只手捂住我的眼睛,轻声呵斥他道:“秦雅!”

  阿雅见状,嘻嘻笑了两下,挑挑眉,竟然还颇有兴致的又往下看了两眼:“怎么?小爷的身材好不好看?”

  我瞬间耳朵根更红了,伸出一脚踹他:“你变态啊,看男人的裸体也能看得这么兴奋!”

  阿雅耸耸肩:“那有什么,小爷看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态的。”顿了顿,又道,“嗳,你不是不信我就是周琴么?你现在往下看,看他的右肩胛那里,是不是有一块胎记?”

  我狐疑的看他一眼,但见他此时一副还算老实的样子,应该不是故意逗我,这才定定神,又往下瞧去。不过因此时周琴正躺靠在池边,后背完全被他的长发遮挡住,什么也看不到啊。我正想着要不要挪个角度试试,便只听阿雅在我耳边笑道:“喂,看不到的话,要不要下去看?”

  我抬起头,才刚想问他这话什么意思,便只觉一股力量使向我的腰间,然后一个踏空,整个人就从那块缺失了两片房瓦的洞间掉了下去。

  “扑通——”

  “啊——”

  顿时,水花四溅声和美婢们惊恐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好不精彩。而我在狼狈的喝了好几大口花瓣水后,才终于气喘吁吁的爬到了池子边上。

  “咳咳……咳,秦雅,你大爷的……咳!”虽然美男很美,可是本仙姬并不想这么近距离看美男的裸体好吗?

  我在心里默默的把阿雅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之后,才发现美婢们的叫声早已经停了,而周琴此时正眯起一双眼睛打量我。

  “原来葵姬姑娘……暗恋在下?”他淡淡问道。

  “咳,咳咳咳!”我被他一句话吓得差点又掉下池子去,连忙抚了抚胸口,“我才没有!”

  “那姑娘为何深夜偷看在下洗澡?”周琴说着,一边拿了美婢递过来的外裳披上,一边竟是迈开长腿朝我走了过来。

  我的脸果然又可耻的红了起来,一时间竟待在那里不知所措,只是心跳如鼓的看着他慢慢走近。

  周琴很快走到我面前,两只手臂将我整个圈在池角,高大的身躯微微下倾,低沉的在我耳边说道:“而且,还如此迫不及待的跳下来了?”

  迫不及待……

  听到这个词,真的瞬间感觉昆仑山的脸都被我丢光了。我连忙伸出两手抵住他胸膛:“我不是故意的,那啥,你先往后退退,别离我这么近行不行?”

  “不——行——”他似逗弄我一般,在我耳旁轻轻吐了口气,说道。

  我简直要站不住了,脑海中竟不由想起以前小玲珑从人间给我带的话本子里写的美色误国的故事,当时只觉凡人为何如此好骗,而直到这时,我方才知道真正的美色别说误国了,就是倾覆天下也是极有可能的。

  正胡思乱想着,只听破空而来一阵风声,随后我整个人便被带离了周琴的怀抱。侧头一看,竟然正对上清禾那双冷而深的眼,然后只听他淡淡问道:“没事吧?”

  我摇摇头。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周琴和阿雅已经交起手来,只是阿雅现在这个身体终究是女子,几招下来很快便被周琴一掌震出几米远。而等周琴看清阿雅的脸时,便不由面色一冷:“又是你。”

  阿雅捂着胸口咳了几声,方才啧道:“对,又是我。怎么,看来小爷这具身体你用的很习惯啊,究竟打算什么时候还我?”

  周琴闻言,眼尾似有若无扫过我和清禾一眼:“本公子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不过你们三人胆敢夜闯府衙行刺,哼,来人啊!”

  他一声高喝,屋外瞬间便窜进来几个带刀侍卫,唰唰唰剑光明晃晃指向我们。

  “给我抓住这几个刺客,若有抵抗,格杀勿论!”

  阿雅见状,也不再说什么,竟是立即拉着我们就破窗而逃。

  于是一路无话,只听呼呼风声。而等我们气喘吁吁逃回客栈的时候,我才觉出些味儿来。不对啊,所以说我们去周府干什么了?不是说好要去看看周琴身上的胎记,来证明阿雅就是周琴吗?那为什么阿雅要故意推我下去暴露行踪?而且更奇怪的是,虽然周琴命令那些侍卫们对我们格杀勿论,但其实等我们逃出周府时,那些侍卫就已经不再来追我们了。

  我和清禾对视一眼,发现显然他也跟我有同样的疑惑。不过还未等我们问,阿雅就已经开口了。他大概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实在难以哄骗我们,于是从袖中拿出一物主动交代道:“其实今晚我是为了拿这个。”

  我接过去一看,只见那是一个通体泛着红丝的琉璃玉佩,玉佩正面盘卧着一只微闭着眼的螭龙,背面刻着正元天宝四个字。但,这玉佩貌似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见我看来看去,又皱起眉头,阿雅立即向我解释道:“这玉佩本身没什么特别的,但却是我幼时母亲赠予之物,跟随我身边已经二十几年了。普渡师父曾说,若想夺回我原本的身体,最好的办法便是用一个跟我最灵气相通的物品为媒介,待望日那魑魅精气最弱之时,启动回魂之术,方能成功。”

  “呃。”我挠挠头,试图整理自己乱成一团的思路,“所以说,你就把我推下去冒险,帮你掩人耳目,好让你去偷玉佩?”

  “咳咳。那啥,我也不是故意的嘛。怕要是提前告诉你,你就演的不真啦……啊,求别打!”阿雅话没说完便被我狠狠给了一记爆栗,于是他一边捂着头跳脚一边躲闪的连忙道,“真不是故意的啊,而且我也没想到那家伙刚好在洗澡嘛。喂喂喂,还有你,不要在旁边光看着啊,小爷昨晚上白请你吃鸡了啊!”

  但高冷美男清禾哪愿意管他的闲事,只是自顾坐到桌边,喝了口杯中的凉水,用行动表示——爱莫能助。

  说起洗澡,我就更气不打一处来,脸几乎红到了脖子根。没想到阿雅看见后,连跑也不跑了,停下来啧啧称奇道:“唉?你干嘛突然脸红?话说你在下面到底看到了什么啊?不过也不要紧,小爷虽然坑了你,但你也看了小爷的身体,咱俩扯平了行吗?”

  “扯平你个鬼啊!”

继续阅读:第七章:神秘棺椁(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