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时间海(修)
一只糯米2018-08-03 18:213,932

  于是等我们进到那只魑魅的时间海中时,才发现阿雅这个拖油瓶也跟了进来。他一边揉着被摔疼的屁股,一边道:“你们俩没良心的,想把小爷一个人丢给外面那只凶兽吗,小爷才没那么傻呢。”

  “这次你真想多了。天机镜里的空间不与外界重叠,就是说我们在这里一年,外界也不过弹指一瞬而已。”我站起身,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向阿雅解释道。

  “行吧,那小爷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们了。嗳,不过说真的,没想到原来小白脸也是个仙人,合着就我最弱啊。”

  说到清禾,我也不由蹙起眉头,看向一旁正把天机镜把怀里收的清禾:“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手中会有天机镜?”

  清禾看我们一眼:“反正肯定不是偷的,等出去我一五一十全告诉你。”

  我当然知道不是偷的,且不说他躲不躲得过昆仑山的守卫,就是天机镜本身,作为上古神器的傲气也是不容许凡人轻易驾驭它的。看此美男这幅优雅冷漠间隐隐散发一股装逼范的模样,想必也是大有来头了。索性我也懒得猜了,便只点点头:“行,你说的啊,要是敢骗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往前走了不久,就发现景色越来越熟悉,这地方竟然就是我们曾去过的柳树村。白日的柳树村看起来一片安宁详和的样子,站在村口就能看到各家各户升起的袅袅炊烟,村前的空地上,几个扎着元宝髻的孩童在追逐嬉闹,不远处一群妇人围坐在一起一边说话,一边剥着新收的苞谷。但往往来说,越是平静的表面下面,便越隐藏不平静的风波。这既是那魑魅的执念所在,就注定这里必定不会是如此简单的小村庄。

  我们是在走到最热闹的那条街市时,才看到凤阳的。对,那只魑魅的名字叫做凤阳,正是我之前曾在棺中看到的那姿容绝代的美男。只是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要更憔悴一些,只着一身素衣,面带菜色,看得出来并不是出身于什么富贵人家。

  他此时正在街边选一个发簪,看了这个又看那个,似乎十分犹豫不决。我凑近了看,发现其实也并不难选,左边的那个华丽繁复些,上面缀满闪闪的玛瑙流苏,看起来很适合女孩子。另外一个就稍微简约些,只在簪头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青鸟,但好在刻得栩栩如生,十分传神,青鸟的眼睛处一粒小小的翡翠点缀,在阳光下闪着亮光。我想凤阳终究是个男子,有什么好犹豫的,要是我我就绝对会选左边那个,女孩子嘛,就是要在年轻的时候多戴这种美丽的东西。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原来凤阳的纠结并不在于他不知道哪个好看,而是哪个价钱合适。我看着他咬咬牙,拿起那个华丽的发簪,恳求道:“老板,这个可不可以再便宜一点?”

  老板叹口气:“凤阳,一两银子真不贵了,这可是银簪,你都在这看了好几回了,要能卖我早卖给你了。对了,你这簪子,是买给你妹妹的吧?”

  “嗯,今天她生辰。”凤阳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的确十几天前就想着给阿羽买什么生辰礼物了,只是奈何囊中羞涩,所以才徘徊了那么久。

  老板一听是凤羽生辰,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唉,那行吧,你把你能拿出来的都给我吧。就当我这做长辈的给你妹妹的一份心意了。”

  “好,谢谢成伯,谢谢成伯。”凤阳于是连忙喜笑颜开的将手中紧攥的几十贯钱递给了成伯,又小心翼翼的将包好的簪子放到怀里,这才匆匆离去了。

  我们跟着凤阳的身影,很快走出喧闹的街市。转过了好几条胡同之后,才渐渐看到他走入一个僻静的小院。宅院很破旧,看得出已有些年月了。不过并不荒凉,反而被主人收拾的很干净温馨。

  此时,远远便能看见那厨房的灶台旁堆着一个布衣荆钗的美貌少女,少女正在烧火,灶台边上是洗好的菜。见凤阳回来,便站起身极清脆的叫了一声“哥哥”。想来这应该便是凤羽了,凤羽长得真的极美,比我在玉棺中见到的她还要再美几分。我想纵然我是个女子都不由得有几分心动,更别提男子了。

  凤阳应了一声,走过去帮忙,却被凤羽笑嘻嘻的推了出来:“这些事阿羽来做就好,哥哥快去看书,今年的秋闱考试就要到了,哥哥可是答应过阿羽要考状元的。”

  凤阳无奈的笑笑:“好好好,我去看书。不过今天是阿羽的生辰,不可太劳累了。”

  “知道啦知道啦,哥哥好啰嗦。”

  凤阳这才宠溺的摸了摸妹妹的头,依依不舍的回到屋中继续苦读去了。虽然他很想帮妹妹干活,但是他更知道妹妹有多希望他能快快及第,这样才好不辜负死去爹娘的期待,也能让阿羽过上好的生活。

  而凤羽直到看着哥哥的身影回到房中,这才放心的继续做起饭菜来。凤羽的手艺不错,今天因为是她的生辰,所以她专门做了两碗长寿面,还多做了两个菜。

  做完菜,看着两兄妹其乐融融的用起午饭,看着凤羽惊喜的接过哥哥送的生辰礼物,我莫名觉得有些羡慕。说起来我也有好几百岁了,却从来没有收到过生辰礼物。收起艳羡的目光,我叹口气,摸摸肚子,饿了。扭头看向清禾和阿雅两人,阿雅立刻举起双手:“我没钱,我也饿。”

  又看向清禾。清禾默默摸出三个铜板:“只剩这么多了。”

  三个铜板好歹也是钱,我们仨一商量,决定先去饱餐一顿再回来继续观察凤阳兄妹。只是我们没料到的是,在凤阳的记忆时空中,时间是跟着他执念的发展快速划过的。所以当我们才刚刚踏入街市,嘴里还念叨着三个铜板是否可以买三碗阳春面的时候,便只见天色迅速的黯淡起来,一刻钟之后,整个街上便已经黑灯瞎火了。

  糟糕……这三个铜板就算买得了阳春面,也住不起客栈啊。想到这儿,便不由苦着脸看了看天色,要不要这么坑人……哦不,坑仙啊。

  阿雅啧道:“我看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去凤阳家待着吧,说不定往回走着走着天就又亮了。”

  他这话说的倒也没错,于是我们只好又揣着三个铜板往回走。没想到还真的被阿雅说中,才刚走到凤阳家门口的巷子,天色就已蒙蒙亮了,再往前几步,只见书生模样的凤阳正背着箱笼和凤羽话别,却原来一夕划过,已是三月后了。

  凤羽站在小院门口,哭成了个泪人似的,嘱咐道:“此去京都路途遥远,哥哥路上万务小心。阿羽做了哥哥最爱吃的荠菜包子,就放在箱笼的右侧,哥哥饿了记得打开来吃。”

  凤阳眼中有泪光,但终究是没落下:“阿羽放心,哥哥考完试就回来了,你在家要照顾好自己。”说着,这才勉强提起精神,踏上了去往京都的马车。

  兄妹俩相依为命十八年,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也难免会如此不舍。就像我和小玲珑在昆仑山一起待了上百年,她一走,我便忍不住来凡界寻她,虽然这其中更多的原因是我想看看凡界到底是什么样。但不管怎样,我觉得无论是人是妖还是仙,时间久了,孰能无情?

  随着凤阳的离去,时间也匆匆划过,直到那件事的发生。我之所以称之为那件事,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形容。因为就在凤阳离开柳树村不久,凤羽就遇到了麻烦。其实也不是突然遇到的,正确来说应该是早有预谋。凤羽长得美,这在十里八村早已是传遍了的事,从她十四岁时起,凤家的门槛都快要被媒人给挤破了。但是那些来提亲的公子,凤羽一个也不喜欢。而在这些被拒的公子中,要数柳树村村长的儿子刘褚尤为不满。于是这刘褚便想了个法子,打算在凤阳去京师科考的期间强娶凤羽。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得特别适合做坏事的夜晚,当晚我和清禾、阿雅三人一如既往偷偷的蜷缩在凤阳家的柴房休息,正睡得熟时,恍惚便听到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吓得我一个激灵,陡然便从美梦中醒了过来。从柴房的缝隙一看,只见凤羽正被刘褚的两个跟班反绑了手往外拉着走,而院子门口的轿子里,正是一身喜气红衣的刘褚。他看见被绑过来的凤羽,便十分开心的摸了摸她的小脸蛋:“美人,别着急,咱们明日便成亲。”

  被堵住了嘴的凤羽瞪大了一双好看的眼对他怒目而视,哪知在刘褚的眼里美人就算发怒也非常可爱,所以他浑不在意的就用一个手刀打晕凤羽,抱起她上了轿。我连忙叫醒阿雅和清禾一起跟上去。

  凤羽再醒来时,已是大婚。婚礼设在一个偏僻简陋的小院,想必应是背着家里办的。被人在昏昏沉沉间套上了喜服,梳了妆发,虽然面色因为用了药仍然有些苍白,但却掩不住凤羽精致打扮后越发惊人的美貌。在旁服侍的丫鬟婆子都不由心里暗叹可惜,但也只能搀着她步入这个火坑。

  大厅里并不太热闹,只有寥寥几个刘褚的酒肉好友,算是帮忙走个过场。不过让人惊讶的是,我们竟然在大堂看到了周琴,或者应该说是现在的阿雅。他就站在新郎官周褚的边上,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我这才想起来,似乎以前阿雅提过,他爹有个宠爱的小妾,就是柳树村村长的妹妹。这么说来,刘褚就是周琴的表弟啊。

  阿雅也有些疑惑,喃喃道:“原来这天,刘褚娶的……竟然就是凤羽。”他看看我们,欲言又止,好半晌,才哆嗦道,“那应该这里就是症结所在了,我是记得那会儿刘褚是抢了个极美貌的女子作妾的,听说一开始这女子十分不愿意,但后来没过多久,便也没什么声响了,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我们之前看到了凤羽的尸体,那应该就是死了。”

  “什么?”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虽说早就在话本里看过各种薄幸郎的凡界故事,但听到还是觉得不能接受。在昆仑山,一旦结成伴侣的神仙,那可是要一起度过千年万年的。凡界不过百年,竟都坚持不了。

  但终究还是有些生气,于是道:“可你怎么都不管一管,你还去捧场,没看到凤羽是被人硬拉着拜堂的吗?”

  阿雅摸摸鼻子:“怎么说呢,这个刘褚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就是整日爱胡作非为,他爹娘都管不了他,更何况我啊。就这几年,仗着我爹的势,被他糟蹋的姑娘没有七八个也有三四个了。有倒贴上来的,也有抢来的,但不管怎样,最后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所以那时候他娶凤羽我就没当回事,以为又是跟以前一样,谁知道最后人怎么就死了。”

  我听完,顿时十分鄙视的看他一眼:“纨绔子弟!”说完我也懒得再理他,拉着清禾就往外走。

  “哎哎,你说清楚,谁是纨绔子弟了?我表弟干的事干嘛把锅丢给我啊,我多冤枉啊!”阿雅在背后急忙一边解释一边跟上来。

继续阅读:第九章:凤羽之死(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