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东厢惊闻
一只糯米2018-09-15 22:593,027

  断断续续的听完了老汉讲的故事时,牛车刚好也到了阮府的后门口。老汉便下了车去敲门,不一会儿便见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老者探出头来,两人打了声招呼后,便见后者疑惑的看了看我们仨,而前者一通解释,最后还塞了壶路上买的好酒过去,那老者才点了点头让我们进去。

  阮府果然如很多富贵人家一样,简直大的没边。院子里各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建得无不精致典雅。而通往后院的路上,两旁红枫在凉凉秋风中开得正艳,便越发衬得连平时看起来不怎么打眼的丫鬟小厮们也都俊俏了几分。

  跟在那个自称如娘的婆子身后,我不由探头探脑的看着周围。说来这还是我来到人间以后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大户人家什么样,自然事事都觉得新奇得很。一旁的如娘看到,不由阴沉着脸嫌弃的冲我斥道:“既是进了阮府,便也是大户人家的丫鬟了,你以前不知礼也没人怪你,但今后在主子跟前,便少摆出这幅乡气的模样,没的让人家以为我们阮府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呢。”

  却原来这如娘见我是被门房领进来,便只以为我是他们家什么没见过世面的穷亲戚,打心眼里瞧我不起。初时听到耳中不由有点生气,不过转念一想,她倒说的也对,我虽然有钱,可钱是周琴给的,那也不是我的。我生在昆仑山,几千年来除了昆仑山哪也没去过,的确算是没见过什么‘世面’。要不是小玲珑以前常偷偷给我带回去一些人间的话本子,想必我会连什么公子少爷丫鬟小姐的都分不清楚。

  于是倒也不恼了,只是嘻嘻笑着耸了耸肩:“如娘说的是,葵姬记得了。”

  如娘这才冷着脸看了我一眼,继续带着我往后院的厨房走。哦,忘了说,自从进阮府的那一刻起,我和清禾他们俩就分开了。清禾作为家丁被派到了府中雪夫人的住处,我则被安排到厨房做粗使的烧火丫头,而周琴嘛,因为这货说自己宁死也不要去当奴才伺候人,所以在目送着我俩进了阮府之后,便大摇大摆的住进了阮府附近的一家客栈。

  如娘将我带到厨房吩咐了一番后,便从繁忙的人群中指使了一个扎着双髻的绿衣小丫鬟带着我去了不远处的一排住房。进去之后,小丫鬟不知从哪给我也扒拉出了一套绿色丫鬟服,示意我穿上。瞧着那皱巴巴的衣服,虽然不愿意,但也没办法只好照做。换完衣服,便又被小丫鬟给紧赶慢赶的拉到了厨房,然后指着那一大堆劈好的柴火道:“你先生火吧,把水烧开。我还要洗菜,晚上二爷要过生辰的,可耽误不得。”说完,也不等我点头,便急匆匆的又跑到灶台边忙活了起来。

  生火嘛,那还不简单。趁着厨房里都没人注意,我微微动了下手指,那柴火间便倏地蹦出了几丝火苗,很快将其他柴火也都点燃了。而我则是像模像样的坐在那儿,翻动着柴火。

  想到小丫鬟说的晚上二爷要过生辰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能一探究竟。于是便笑了笑,冲着那小丫鬟低声套近乎道:“对了,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叫葵姬,你呢。”

  小丫鬟头都没回:“我叫阿瞳。”

  “哦,阿瞳啊。你说晚上二爷要过生辰,那是不是会很热闹啊。”

  “那当然了,二爷的生辰历来都过得很隆重的,这次也不例外。而且这次因为出了少夫人那件事,雪夫人专门吩咐了要大张旗鼓的过,听说还请了城中有名的文老板来唱戏,好驱驱阮府的晦气……。”阿瞳正说着,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戛然而止,然后赶紧捂着嘴看了看身后厨房里其他的人。见似乎没人注意到我们这边,才松了一口气。再开口时却是已经连忙转移了话题,“那个,突然想起来,我刚刚是不是没给你火石,你等等,这就给你拿。”

  呃?我拿着柴火的手不由尴尬的顿了顿。

  你倒是早说啊……

  “唉?你怎么已经生好了?没用火石也可以生火吗?”阿瞳拿着火石走过来,见状,不由奇怪的道。

  我呵呵干笑两声:“在家粗活做多了,自然有点技巧。”

  阿瞳这才似懂非懂点点头,又赶紧忙自己的去了。

  等到晚上酉时初,天已渐渐蒙上黑幕,回廊两侧皆挂上七彩灯笼,前院处有小厮唱礼的声音模糊传来,想是宴席已经快要开始了。好在饭菜也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忙活了一下午,累的腰酸背痛。好不容易挨到了饭点,便连忙寻了个理由溜到别处休息。

  清禾来找我的时候,我正拿着一个小木槌锤自己的腿。被他顺手拿了过去,好奇的研究了两眼:“有这么辛苦?你不是能偷懒吗?”

  我不由委屈道:“哪里能偷懒了,厨房里那么多人看着。”又看一眼他,有些不服气的道,“怎么你就好像根本没干活的样子?这衣服看起来也比我的好多了。哇,这小小阮府还搞性别歧视啊。不干了不干了,这也太不公平了!”说着,我干脆仰躺在身后的假山上,一副爱咋咋地的样子。

  清禾见状,不由满脸黑线,看了看四周无人,这才无奈摇摇头道:“好好好,你最辛苦了。赶快起来,我给大小姐捶腿,行了吧?”

  我这才哼一声,把两只腿悠闲的一伸,便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清禾的侍候。

  只是没享受多久,才刚到了酉时末的时候,大概是看府内人手实在是不够用,如娘便安排我们这些刚进府的也去前厅忙活。周琴不知从哪也搞来了张请帖,轻而易举便混进了阮府,然后大喇喇的坐到了我旁边的一桌。我看着他那幅白衣翩翩的得意样,顿时不由后悔,若是早知今日那阮少爷要过生辰,我也就不用扮成个小丫鬟在这儿累死累活了。

  无奈这世上哪有后悔药可吃,这会儿只好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死也不再看他一眼。倒是周琴一见我这幅吃瘪样子,幸灾乐祸的嘴角都快合不拢了。可偏偏这货笑起来还格外惹桃花,他一笑我就听见旁边站着的两个小丫鬟红着脸嘀嘀咕咕的也不知在讨论些什么。

  酒过三巡,堂上众人皆是醉眼朦胧,我们才终于有机会悄摸摸潜到后院。为了节省时间,便由清禾先去赤鱬兽曾住过的院子查看,而我和周琴则负责探查那位雪夫人所住的东厢阁。

  只是没想到那么不巧,这边我和周琴才刚踏入雪夫人的房中,便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于是又只好手忙脚乱躲到窗子下面去。

  屋子里很快传来推门而入的声音,此时已是戌时中,听声音似乎是那阮二少爷心疼爱妾还怀着身孕,不便太过辛劳,这才随意找了个借口送她回房。我私心里其实对这二人十分好奇,于是便悄悄学着话本子里将窗户纸戳了个洞,好看看那雪夫人到底是何模样。

  透过纸洞瞧过去,只见屋内灯火如豆,穿了月白色长衫的男子正将一蓝衣女子揽入怀中,两个人低着头似乎在窃窃私语,说着说着女子便羞怯的轻笑起来。看来,这两人还真是如传言中一般恩爱啊。

  正想侧耳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忽听门外传来两声叩门声,却是丫鬟在外禀道:“二爷,夫人要的菜来了。”

  男子闻言,这才侧过头来,扬声道:“送进来吧。”

  他这一侧头,我才看清他的模样。说实话,只论容貌他其实没有周琴好看,但是这年轻男子身上却自有一股儒雅干净的气质,俊秀的面容上,尤其那双微挑的丹凤眼格外摄人心魂。如此出众的外表,再加上万贯家财持身,也难怪说几乎全城的姑娘都想嫁他了。

  可再看那女子,却是让人大为吃惊。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雪夫人的样貌都最多只能算小家碧玉,要说什么绝色美人,那可是绝对搭不上边的。倒是万万想不到,这阮二爷宁愿冷落正妻也要娶回家的女子,却是这般模样。当然我也没有其他意思,或许人家阮二爷爱的就是心灵美呢。

  这样想着,便默默移了目光,打算再观察一下其他。于是当我不经意间看见那桌子上丫鬟刚布好的菜时,不由便愣了愣,连忙揉揉眼睛想要再仔细看看。但是……没有错,我没有看错。那桌子上蠕动着,被雪夫人轻轻夹起喂到阮二爷嘴边的,正是几条乌黑青紫的虫子。但那俊秀男子却只是笑着,微微张起薄唇吃了下去,甚至……还颇觉美味的嚼了嚼。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鳞羽纱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