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蛊中美人
一只糯米2018-09-15 23:022,813

  奇怪的是,等我们进入天机镜之后才发现,时间海中关于锦色的幕景十分混乱,从年幼到及笄,再到婚嫁,四散的分布在我们周围。我茫然的辨认一会儿之后,发现实在理不清顺序,便索性直接从婚嫁的幕景中走了进去。

  随着我们踏入幕景的脚步,眼前茫茫白雾终于逐渐散开。

  这是锦色嫁进阮府的半年后,此时的她才刚满十七岁。只记得这一年的梅雨季节似乎特别长,几乎有一整个月天都是阴沉沉的。

  看着头顶风雨欲来的天色,我打了个哆嗦,真是不长记性啊,怎么总是不记得看天气。想着,不由得就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清禾见状,便干脆脱下他的外衫递给我,示意我穿上。

  我摇摇头:“你怎么办?天这么冷,怕是要下大雨了。”

  “我是男子,比你抗冻。”他挑挑眉道,说着已经领头往阮府走去。

  我耸耸肩,这才赶紧将他宽大的外衫披在身上,飞快跟了上去。

  因之前就已经将阮府路线背的十分熟悉,所以两个人很顺利来到锦色在西厢的卧房。只是似乎来得不巧,我们穿门而入时,发现锦色正发着呆,一双朱唇轻轻的抿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另一旁的阮明秀也是脸色不虞,俊秀的眉眼微微蹙着,手中把玩着一只玉扳指,口中冷冷的道:“你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偏要告到老夫人那里去,是不是非要看我挨骂你才舒服?”

  这话说的,显然两个人这是在吵架了?不是才成婚半年么,怎么就这么不和谐了?我索性隐了身形,托着腮坐到锦色的旁边去,好奇的梭巡着这美人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果然只见她脸色陡然变得有些苍白,嘴唇也抿得更紧了。锦色知道他说的,是今早老夫人问起她的事。阮家二爷迷上了个青楼女子,这事已经闹得整个招摇县都知道了,纵使她不说,也总会有人在老夫人跟前嚼舌根,还不如她亲口将事实原原本本讲出来,也好过让别人去添油加醋。可到最后,他还是怨了她。

  锦色纤细的手指揪着手中的绢帕,不发一言。她在他面前,反正说什么都是讨不着好的。不如不说。

  可我在一旁却看得头疼,照锦色这个性子,只怕越不解释事情就会发展的越发严重。清禾见我直揉脑袋,便拍拍我的肩,提醒我:“幻境,幻境而已。”

  可就算是幻境中发生的事,那也是真实发生过的啊。真是把我这个看客看得干着急。

  果然看她沉默明秀就更恼:“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嗬,陈锦色,你还真是够狠的。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其实暗地里却使着法的对付我是吧?”

  锦色终于摇摇头:“我没有。”

  明秀却只冷笑着:“没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他将玉扳指狠狠摔在桌子上,修长的身躯站起来,逼近她,“可是就算这样,陈锦色,我也不会碰你一根指头!”

  他的话冷而狠戾,锦色却仍是头也未抬,只声音中似乎有些低哑,又有些无措的迷茫:“明秀,我嫁你已半载有余,你何故总是这样视我如仇敌。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令你如此?”

  明秀微愣,有片刻的沉默。半晌,他的唇蠕动几下,竟有些涩意:“你没有哪里做的不好,可我就是厌恶你事事都做得十分好!”

  他说完,深深看她一眼,便甩门离去。

  锦色垂着眸,离去的明秀并没有看到,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刺眼的灯光下她蝶翼似的长睫轻轻颤了颤。

  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许久,锦色才似恍惚回神一般站起身,朝外面喊道:“阿瞳。”

  阿瞳是锦色的贴身丫鬟,听到锦色喊,她便急步走了进来。“夫人。”

  见锦色面色不大好,她不由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夫人可还好?”

  锦色沉默着,半晌,却终究只是摇摇头:“去打些热水来,我要洗漱了。”

  “是。”阿瞳应着,出了门去。

  我叹一口气,自然赶紧尾随着阮明秀的身影一起出了府,果然只见他的轿子往城西走去。

  待拐过几条喧嚣热闹的街道,映在我们眼前的,正是上面龙飞凤舞写着‘秀乐坊’的一座花楼。花楼的上上下下皆站满了穿红戴绿的年轻姑娘,但凡见到门口路过一两个男子,便会齐声声招呼着:“这位公子,进来玩啊~这位爷,进来坐坐嘛~”

  诸如此类的话语。

  当然,对于明秀来说,自然已经是秀乐坊的老熟客了。他才甫一下轿,秀乐坊的老板娘红妈妈就笑开了花儿似的将他迎了进去。倒也不怪老板娘如此热情,这位阮二爷不但生得斯文俊朗,而且出手阔绰,又专一痴情,我要是老板娘我也热烈欢迎啊。

  当然了,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每次必点落雪。落雪,自然便是后来的那位雪夫人了。我倒是没想到这位雪夫人竟是青楼出身,而且据说还是这青楼的头牌花魁。不由便存了心思,倒是极好奇的想要看看以雪夫人的容貌到底是如何坐稳这花魁之位的。

  明秀被红妈妈带到落雪的闺房时,她正慵懒的躺在锦榻上涂右手的丹寇。鲜红的血色映着葱白的手指,有种触目惊心的美。她见他来,便妩媚的笑着朝他招招手:“二爷过来坐。”

  明秀便坐到她榻上去,捧起那雪肌玉肤的手掌看了看,笑道:“这颜色很衬你,等过段时间来了货,我再多送你几罐。”

  这温柔的神色,与之前在阮府时对待锦色真是截然不同。

  落雪见状,也掩着嘴笑:“我就知道,二爷对我,真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趁她说话时,不由凑近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女子五官虽生的其貌不扬,但笑起来时却极魅惑,细长的凤眼微微上挑,眼角眉梢便流淌出一股勾人的媚意来,俨然竟像是另外一个人了。看得我不由啧啧称奇。

  于是眉目一转,正想和清禾讨论一下他对落雪这前后变化的见地,却见他神色冷然,然后右手的大拇指轻轻从我眼皮擦过,同时听得他道:“这雪夫人果然用蛊了得,竟连你这在幻境中的人也中了她的术。”

  嗯?我微微一惊,连忙睁大眼睛再去看床榻上的落雪。果然见眼前哪有什么绝色倾城的美人,那落雪虽是妩媚笑着,却依然只是那幅小家碧玉的清秀面孔,全然当不起花魁之名。

  但显然明秀还被她在媚术中蛊惑,看她这般模样,很容易便红了脸,一双明亮的黑瞳仁微带痴迷,握着她的手低笑道:“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落雪眸光流转,似随意般笑道:“对你的夫人好呀。”

  明秀身体便瞬间僵了下,他有些不悦的捏捏她的掌心:“瞧你,又来说这种胡话。”

  落雪便伏在他肩头咯咯的笑:“是是,我在说胡话。可是二爷,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接我进府呢?我最近一个人睡觉总是好怕。”

  明秀拍拍她细瘦的胳膊,哄道:“快了,快了。”

  落雪不满的嘟嘴:“二爷总说快了,从年前说到现在。”

  明秀只好无奈的搂住她的肩,道:“你也知道,我们家许多事,都得老夫人做主。我最近事情也多,你再等我一等。”

  落雪听罢,不由叹一口气。

  他便捏捏她的小脸,带着一丝讨好似的笑道:“我保证,这次是真的。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一定来娶你好不好。”

  落雪瞬时眉开眼笑,双手揽上他的脖颈:“二爷说真的?”

  明秀笑:“哪敢骗你。”

  落雪便喜滋滋的吧唧在他脸上亲上一口:“那我等二爷。”

  她说着,便赤着雪白的小脚跳下床来,从桌上拿下一壶酒,嘻嘻笑道:“来,今夜喝个痛快。”

  “好啊。”明秀这才松一口气,轻快的答应道。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忆当年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