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识破真身
一只糯米2018-05-30 12:082,695

  锦色得知这消息的时候,阮府已经派了人将落雪接进府。怕她生气,特意安排在离她稍远的东厢阁。可锦色还是很快就知道了。二爷一大早就跑了东厢阁五六趟,她又不是傻子。

  锦色用完膳,吩咐阿瞳带上几块点心,出了门。东厢阁以前是客房,自落雪来了以后,便被老夫人吩咐收拾得一片齐整舒适,生怕哪里不小心伤了她的孙子。锦色走在朱红色长长的抄手游廊上,旁边花圃里几株奇花异草散发出扑鼻的馨香来。

  这是东丘那边的花,连她的院子都没这样好的待遇。

  锦色走到东厢阁门口的时候,随手制止了丫鬟们的行礼。脚步刚要迈进去,却忽然听到里面一个撒着娇的柔媚声音:“二爷说这话,落雪就安心了。只是少夫人那边,要是她不同意可怎么办?”

  明秀轻轻摸着她的肚子,笑道:“如今你有了身孕,还怕她做什么?府中最能说话的,那可是老夫人。”

  落雪便咯咯的掩嘴一笑:“可她是少夫人,我毕竟比不得她。所以你以后可要好好护着我,我要是受人欺负了,晚上就拿你出气。”

  明秀呵呵的笑着:“好好好,都依你。不过,我怎么会让你受欺负呢。”

  是啊,怎么可能让你受欺负呢。

  这个软而娇的女子,才是他所爱。他永远也不会记得了,十岁那年被他从河中救起的,他赠了一个荷包便倾心了他十年的女子。

  嗬,十年。只是这世间情感,并不全都是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大概从她十六岁执意嫁给他的那年,便注定了她这些年,不过是自以为的感天动地。

  锦色收回了那只迈开的脚,悄悄离去。

  明秀直到夜半才回房,身上犹带着一股浓重的脂粉味。锦色却仍未睡,她妆扮整齐的坐在桌边,红烛燃得只剩下了一小截,映出她秀丽明艳的面孔。

  “明秀,我们谈谈。”她开口。

  明秀也是后来才知她去过东厢阁,于是点点头,在她对面坐下。

  锦色的唇上涂了丹砂,嫣红得诱人,明秀看着,不知为何,忽然想起那迷乱的一夜。他忙摇摇头,将那不该有的心思掩盖下去。

  锦色素手抚着红烛,吐出的话却风马牛不相及:“我十岁那年,曾被狠心的嫂嫂派人推落水。沉在水中的时候,我真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后来有个人,他救了我。他还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想不开的。真好笑是么,他还以为我是自己去投湖。他不知道,我从小不懂世间情爱,他竟是我来到这里之后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那时我便想,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嫁给他。”

  这话显然让明秀愣了一下:“那后来呢?”

  锦色微笑,只是这笑里含着些落拓的悲伤:“后来,我当然没有嫁给他。因为那时候,他已经有心爱的人了。”

  明秀顿了顿,没说话。

  锦色又道:“明秀,你很爱她吧?”她说的‘她’,他们都心知肚明。

  明秀竟有些犹豫,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锦色只觉心猛地揪着的疼,她垂着眸自嘲的笑笑,早知道的不是么。

  “好。”她点点头。

  明秀蹙着眉,却不知道这一声‘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他的疑惑很快有了答案。

  因落雪怀了身孕,所以作为夫君的明秀自然要去东厢阁陪着,以便照顾。这事当然也是被老夫人默许的。于是这晚,当明秀离开后,锦色望着他的身影不由发了好一会儿呆,然后才低低苦笑一声:“你我,终究是只能如此了。”

  她说完,便起身开始收拾包袱。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收拾,她本是赤鱬,人间这些东西,对她而言不过都是俗物。于是最后除了带走几件换洗的衣服,便是那只荷包了。

  阿瞳在一旁看着,不由哽咽:“夫人何必如此?夫人若走了,可不正是称了那女人的心意?”

  锦色苦笑,看向阿瞳:“可是留下又如何,阿瞳,我现在每看他一眼,就觉心如刀绞。这里,痛的已经喘不过气来了。我还要怎样,还能怎样?”她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惨然,唇角那丝苦笑让人看得心疼。

  阿瞳哭得更加呜咽,她看着锦色打开房门,一脚马上就要踏出去,便下定了决心似的扑过去拉住她:“夫人,夫人要走就带阿瞳一起走吧!阿瞳要一辈子侍候夫人!”

  锦色皱眉:“阿瞳你……”说到这儿,却又不由顿住,大概是这小丫鬟的眼神太过无措和迷茫,却又闪着对她无边的依赖。

  于是最后她终是叹了口气:“罢了,那你去打盆温水来,我洗把脸再走。”她说着,将包袱重新放置桌上,似乎有些疲累的揉着额头。

  阿瞳见状,便不疑有他,连忙点点头:“是,夫人,阿瞳马上回来。”说完,已经快步出了门为锦色去打水。

  望着阿瞳很快消失的背影,锦色心里低叹一声。然后站起身背上包袱,便往外走。究竟要去往何处,她自己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带着阿瞳一起呢。况且,若是没有住处,她随便潜入哪家的水池中都能将就一宿,可阿瞳又怎么行呢。到时候跟着她挨饿受冻,她心中有愧。

  这样想着,便伸手要去拉开房门。只是没想到,手指不过才刚伸过去,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门口站立着的女子一身精致鹅黄袄裙,妆容妩媚,细长凤眼微微上挑,嘴角便露出一个笑来。竟是落雪。

  锦色看着她:“你……”

  落雪莞尔,脚步却已经强势的走进来:“此时已是深夜,不知夫人要去何处?”

  锦色抿起唇,沉默的收回目光。她其实是想说关卿何事,又想说既是深夜,你又何故此时前来。可想了想,无论哪一句都显得自己太过在意,于是最后选择沉默。

  当然,她的沉默对于落雪来说,也完全是不值当计较的小事。她只是看着锦色,面上渐渐浮起一个诡异的微笑:“夫人还真是小气呢。妾身不过刚进府,夫人就要离家出走么?可是夫人大概不知,妾身进阮府,可完完全全是为了接近夫人呢。”

  她笑着,却无端使得锦色背后一凉。大概是因兽类天生对于危险的预知性让她下意识觉得眼前的人可怕,于是竟是不自觉后退几步,看着她,方才一字一句问道:“接近我?为何?”

  “呵。”落雪哼笑一声,“那自然是因为,妾身担忧夫人啊。夫人不知道最近招摇城中屡屡发生命案么,就连官府都查不出原因。夫人一个女子深夜外出,这不明摆着要人担心么?毕竟,一只上古幻兽的灵魄,可是能抵数百凡人的精气呢。”

  “什……什么?”锦色闻言,忍不住瞪大了眼。“你怎么会知道,你到底是谁?!”她自问这些年来十分谨慎小心,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她的身份,况且她自进了阮府,也有很久没有幻化回真身了。而落雪……落雪她又如何得知她是赤鱬兽?

  看着她的惊恐,落雪却似乎笑的更快乐了,她涂着鲜红丹寇的手轻轻抚过锦色的脸:“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啧,本来还打算让夫人你多逍遥几日的,可是夫人现在既然要走,落雪只好来为夫人送上一份礼物了。”她说着,手掌中便凭空现出一只硕大的血黑色蠕虫,蠕虫因常日吸食人血,故而被喂养的很肥胖,此时在落雪的手心里一爬一爬的,还吐着血丝,看起来极为恶心又诡异。

  锦色倒抽一口冷气:“噬心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她是妖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