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卧底偷师,挖墙脚(4)
程饭饭2019-10-25 18:202,697

  这小小的碧云县,还真是人杰地灵,连个丫头都生得如此之好。

  她转过身,冲着王管事点了点头,慢慢上楼去了。

  夜风徐徐,此时正是各家画舫上客的时辰。码头上来来往往的车马很多,各种卖吃食的小摊贩守在路旁等候生意,操着浓重口音的卖酒小贩牵着车时而吆喝一声。

  阿梵站在码头边正想赁匹驴子骑回去,就听到对面船上传出女子的破口大骂。

  “没钱你还想玩儿姑娘?滚蛋吧你!”

  “赶紧把他给我拖出去,糟心的玩意,耽误了如烟姑娘多少工夫!”

  “死穷酸!再敢来小心你的狗腿!”

  一个年轻男人被人捉住手脚从画舫上扔了下来,他在地上滚了两下,在阿梵的脚边停了。

  对方酒气熏人,迷迷瞪瞪地坐起来,仰头看了看阿梵,扁了扁嘴,突然哭上了。

  他像是受了大委屈,泪如雨下,哭得伤心欲绝,把手里团成团的纸张展平,边摇晃边怒斥上天不公。

  “如烟啊!这是我,用心血为你写好的琴谱,你怎么能看也不看呢。”

  “我,抛却功名利禄,为了你才做了琴师啊!”

  “如烟啊,没有你我活不下去,还是去出家吧!”

  阿梵没想到这么大的人,还能当众哭出那么大的鼻涕泡。

  他面容憔悴,却清秀俊雅,皮肤白净细腻,衣衫满是酒污,料子却是上好的杭绸。

  周围看热闹的人很多,这种事情似乎司空见惯,大家乐呵呵地对着他指指点点。

  “蜀地来赶考的公子,花光了盘缠,落魄了。”

  “听说因为穷,在画舫上做琴师,结果迷上了当红的女郎,为了美人连祖传的玉佩都当了。”

  “可怜,却也可恨!大男人混成如此样子!怂包!”

  “还欠了画舫好几两银子呢!”

  青年醉得支撑不住,手中挥舞的那两张纸就扔到了阿梵脚边。

  阿梵蹲下身,细细地看,看不懂。旁边有别家的琴师,好奇地上来瞟了两眼,这一看就来了兴致,回去把自己的琴搬了过来,按照谱子拨着琴弦,越是弹奏越是忍不住闭目点头,陶醉的不能自拔。

  阿梵不懂音律,听不出这跟容秀平时弹的有什么区别。看看周围人陶醉的表情,有那么好听?

  众人正围成一圈看着书生边哭边发癫,人群被拨开了。

  两个五大三粗的打手走进来,一把拽住书生的衣领,上手就开始扒衣服。

  “等等!”阿梵出声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还欠七两八钱银子,扒了这件衣裳顶多抵个零头。”壮汉道。

  阿梵把那两张纸折好放入袖中,从手腕上撸下只玉镯,闲闲道:“这个十两都不止,够给他抵债了。”

  对方见她穿着打扮并不像能戴得起十两玉镯的人,特意跑去给那舫主看过才作罢。

  阿梵雇了两头驴子,自己骑一头,吩咐人把烂醉如泥的书生扔到另一头毛驴上,慢慢走了。

  码头旁的树林里,黑暗中停着一辆马车,车帘一直掀着,端坐当中的人看不清容貌。

  “主子,十七那边成了。”赶车的小声回禀。

  车中人盯着不远处毛驴上那道纤细的背影,放了帘子,“嗯,回吧!”又想起什么吩咐道:“把她身边的人撤回来。不要再盯了。”

  对于被阿梵捡破烂一样捡回来的人,敌意最大的是容秀。

  早饭时,她咬着馒头细声细气地表达不满:“夫人捡东西捡上瘾了是吗?在妓馆捡了我,又在画舫外捡了这么个东西。你看看他那胳膊,手无缚鸡之力。当面首吗?谁看的上他这样的。”

  阿梵先她一步吃好,放了筷子道:“快吃,吃完就给我把纸笔拿来备用。”

  容秀小声哼了声,把不满都发泄在馒头上。

  她是夫人身前第一心腹,读书识字,出身官宦世家,就算是做丫鬟夫人也高看她一眼,很少让她做粗活。现在却多了这么个跟她一样识文断字的小白脸,容秀突然有了危机感。

  一山不容二虎,第一心腹只有一个。

  卓季青躺在床上,头疼的要炸了一般,他哼哼两声,慢慢睁开眼,就看到上方三张木然无表情的脸正盯着他。

  他哆嗦一下,又把眼睛闭上了。

  就听到旁边一道讥诮的声音:“醒了还装什么装?拎不清自己的地位,您说是不是王伯。”

  “嗯,有理!”老者低沉的声音答。

  他被迫着睁开眼,小可怜一样的眼神快速从三人面上滑过,一眼就看出当中谁是做主的人,觉得阿梵很像个明事理的人。

  “咦?我、我怎么会在这儿?昨夜,小生可有失礼之处?”他摇摇晃晃下了床,装作没看到容秀鄙夷眼神,整理了下衣服,向阿梵一拱手,“多谢小姐搭救,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容秀面容古怪地瞥他一眼,听听这雌雄莫辩的声音,看看这毫无风骨的架势,还是读圣贤书的?简直妄称读书人。

  阿梵接收到他包含疑问的一瞥,笑眯眯地说:“不是小姐,是夫人。救你也不是白救的。”

  卓季青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用力扒着身边的柱子说:“你们是看上了才华与美貌兼具的我,想挖墙脚吗?妄想!”他下巴扬着,眼神贞烈,像是在抵抗无形中什么东西对他的威逼。

  “我是不会离开如烟的,她在哪条船上跳舞,我就在哪条船上弹琴。生生死死永相随。”

  他都要被自己的誓言感动哭了,转眼发现身边的三个人已经走了,估计都没看到他的决绝和魄力,他噘着嘴,哀怨地盯着三人凑在一起嘀咕,有点小失望。

  船外,淅淅沥沥下着下雨,阿梵边收拾东西边跟王伯和容秀说话。

  “我还要几天才能回来,对外可以预约,不出船。”

  两人齐齐点头,因为人手实在不够,王伯已经被阿梵提拔成了管事,容秀成了首席大丫鬟。

  阿梵回头看了眼抱着柱子不撒手的书生,“他就交给你们了。”

  两人再点头,盯了眼卓季青,夫人在他身上费了十两银子呢,可不能让他跑了。

  “他若是不乐意,还了银子就放他走。不用太勉强。”阿梵叮嘱道。

  容秀呵呵笑着,眼神幽深:“夫人你放心,他肯定乐意的。”

  船上现在帮佣、杂役啥啥没有,她天生就不是干粗活的人,不找个便宜劳力,难道让她自己干?她的纤纤玉指,容秀爱惜地看了看自己的指甲。

  刚刚反过劲儿来的卓季青,惊恐地向阿梵伸出长胳膊挽留道:“姑娘请留步,我不……”

  不愿意!

  可惜他口不能言,被王伯用力捂着嘴。

  “夫人请放心,他愿意的!”王伯保证道。

  “好!”阿梵笑眯眯。

  整理了个小包袱,看看天色,等她走到保安门码头,时辰也就差不多了。

  阿梵拿起包袱,认真叮嘱容秀,“他想上船,至少签五年的卖身契。”

  碧云县画舫有几百条,每家都有自己压箱底的绝技,为了便于管理不泄密,必须签卖身契才保险。

  “夫人放心。”容秀以前也是做小姐的人,后来家世败落,她都好久没享受过指使别人的滋味了。

  阿梵放心地点点头,挽着包袱走了,她此去一定会搞定李琴师,让碧云县的富户们吹爆春来画舫。

  阿梵刚一迈上走板,容秀和王伯就很快统一了行动。一个关了舱门,一个闭了窗,齐齐地看向还对自己境遇毫无知觉的卓季青。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怎么又是你(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