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卧底偷师,挖墙脚(3)
程饭饭2019-10-25 18:202,045

  如意画舫虽名声比不上“静观”和“温绮”,在服务上做到了极致,保证上船的客人能享受到物超所值的享受。

  船上人虽不多,做事情却井井有条。下人们各司其职,有专门负责茶酒的,负责油烛灯盏的,负责就寝帐设的,负责劝酒接盏的,负责果子菜蔬的等等,事项繁杂却不混乱。

  因阿梵刚来,又长相容貌秀丽,被管事派去做排办类的活儿,专门负责挂画、插花、洒扫、拭抹之类的,还有每日给水神的神龛敬香。

  船上的丫头小厮无一不是容貌好又特别伶俐的,哪怕是挑帘掌灯这类的活都做的赏心悦目,讨人欢喜。

  上船两天,阿梵没找到单独接触李琴师的机会,对方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练琴。

  墙脚挖得并不顺利。

  如意画舫不能跻身第一梯队名画舫之列,不过硬实力很强,能接待南来北往不同地域的富户,也能满足口味刁钻的文人,奢华低调有实力,不过也是因为客人阶层繁杂,被人评论格调不高,虽然样样不输给“静观”和“温绮”,却一直没能停到天宁门码头,在第二梯队徘徊。

  船上有三个琴师,阿梵看重的李琴师南调北曲都能弹,年轻时走的地方多,颇多感悟都蕴在琴曲中,自成一格。李琴师是个孝子,中年还未娶亲,家里有个身体不好的寡母,时常告假回家探望母亲,惹得管事不高兴,要不是看在他琴技出众,早就被辞了。

  阿梵想要挖墙脚的就是他,琴技好,任劳任怨,最主要是便宜。

  她既想要好的琴师,又不想花高价跟一流的画舫抢人。

  这几日,船一直停靠着。下人们从早忙到晚,没片刻的停歇。她跟人换好新的帐幔,就听到管事又在叫着,要把墙上的转轴收起来,不要山水图,要带点儿生活趣味的。

  桌椅的位置被重新归置过,显得更宽敞,屏风收了起来,在入口处换了波斯来的地毯。

  王管事背着手,挑剔地四下看着,指点下人把雕花铜制香炉收起来,说是贵人看不上。

  阿梵这才知道,据说船是被位神秘公子包下了,要招待一位重要客人。这几日都在做擦扫,恨不得把整条船重新装修一翻地打扫。

  王管事叉着腰,训斥人时充满戾气,嗓音就尖声尖气的。

  “大扫除大扫除,不看着你们,你们骨头就犯懒是不是?壁灯!壁灯给我擦亮点!”

  “人家公子可是勋贵子弟,讲究着呢!”

  “这银盏就算擦好了?”王管事兰花指捏着杯,对着光线看,目眦欲裂,“重新擦!就这个程度,就只配给那些下等船卒用!”

  “仰尘!仰尘为什么不扫灰?让你们打扫就只知道盯着地板,上头也要看!唉哟啧啧!”

  阿梵抱着鸡毛掸子在给《涉江平原图》扫灰,王管事从她身边经过,挑剔地看着她干活,终还是点点头没说什么。

  王管事蹬蹬蹬地上了二楼,旁边负责蜜饯果品的姑娘向阿梵眨眨眼。

  对方小声向她道:“这还不算什么,等着明天贵客上船前,舫主还会亲自来敲打咱们一翻。”

  阿梵愣了愣,她来这几日都未曾见过舫主,看来明天的客人来头不小。

  “你也不用怕,她说归说,就是让咱们知道分寸,不要仗着有几分颜色就勾引客人,做出丑事可不给脸面的。”

  这阿梵是懂的,碧云县上一流画舫,表面上都端得高,只允许舫中的姑娘陪着客人赏花谈心。小厮们来来往往,或担酒,或捧坛,一应食材看起来都不像是当地采买的。

  那姑娘见她好奇,偷偷道:“据说,明日要接待的客人口味刁钻,喜食酢鹅掌,嫌弃咱们厨子做的味道不对,特意先送上船。”

  阿梵留心看着,把接待贵人的流程默默记载心里。

  “你家住何处?下船后我们可以一起走。”那女孩见阿梵总在默默做事,有些同情她这个新来的太傻。

  “下船?”

  “你还不知道呢。”

  原来画舫上有规定,不出船的日子,每旬有一天的休息,从日暮到第二日中午前可以下船自行活动。

  说是日暮后可以下船,但真等到阿梵把东西归置好,又按照王管事的要求把插花练好,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

  船上掌灯后,阿梵总算可以走了。

  下船时,远处一道纤纤丽影慢慢行来,身侧的两个丫头一人提灯,一人抱琴。

  那女子穿着月白的裙衫,鹅黄的披帛,长发披垂,眉眼冷艳,如山巅雪莲般圣洁出尘。虽然容貌甚美,却凛然不可侵犯。

  阿梵被她美得呆住了。从前总听人夸赞她的容貌,不过跟这女子一比,自己就显得登不上台面了。也太好看了吧,这冷冰冰的感觉,跟允之很像啊!

  三月梅看着面前挡路的女子,身形与她相似,个头似乎一般高。虽然穿着粗布衣裳,气质不俗,难得是的那双眼睛,清冽、明净,似乎敛着冰泉水,让人有探寻的欲望……看起来未施脂粉,小脸光滑细嫩得让人忍不住去掐一把。

  身边的丫头开口训斥道:“堵着门干什么?没看到我们姑娘过来了?让开!”

  对方上前蹚路,阿梵向旁边闪了闪,等那女子进入画舫,她才急匆匆地离开。

  王管事已经从楼上下来,笑眯眯地问:“姑娘今日来的早,咱们都彻底打扫过了,要不您先去望梅阁歇歇?”

  摇摇晃晃的灯笼下,三月梅回身看着那女子的背影。美人分两种,一种是皮相美,一种是骨相美,而刚刚那女人就是皮相不差,骨相又能更胜一筹的一类,虽不是惑人的妖姬,却是见之难忘,最容易刻骨铭心的长相。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卧底偷师,挖墙脚(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