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怎么又是你(2)
程饭饭2019-10-25 18:202,391

  天将擦黑,如意画舫上的众人翘首以待。王管事盯着码头上,简直望眼欲穿,他觉得一年要是多两个这种贵客,他真的要焦虑到秃头了。

  船上有两个人淡定地置身事外,一个是阿梵,一个是李琴师。

  这都好几天了,她除了上赶着跟对方打了个招呼,什么话都没说上。

  丫头仆人聚在窗口盯着码头,生怕错过任何蛛丝马迹。

  阿梵看着眼神迷茫的李琴师,不动声色地走到他身旁,她都想好借口了。前几日她就发现李琴师的袖子破了,他又没什么替换衣裳,她可以把他单叫出来,帮他缝几针,再顺便聊聊跳槽的事情。

  她偏头,笑眯眯地刚要开口,就听到有人激动地喊:“来了来了!贵客来了!”

  王管事面上也是激动,一把拍在小厮后脑勺,“咋呼什么,快看看地毯平不平整,走板搭牢了吗?”

  几人应声而去。

  “阿梵!”王管事回头四处寻觅,“傻了吗?赶紧给我站到门边儿去,给贵人挑帘子!”

  王管事瞪着眼,看着这个长相格外标致的女子一脸无奈地站过去。招聘时看起来挺机灵的呀,紧要关头怎么这么没眼力架呢!

  三骑向着如意画舫方向而来,远远地早有小厮迎上去。

  隔着重重帘幕,只能看到轻装而来的是三个男人,为首之人穿黑,也可能是暗色系的衣袍,光线暗看不太分明。

  那人信步走着,丰姿隽爽,皎皎如月。

  阿梵对人的步态很敏感,她心里一紧,不会这么巧吧!

  要是被县令大人当场给认出来,她还卧什么底,挖什么墙脚,如果王管事狠下心,还可以给她罗织个罪名扭送官府。毕竟先前确实有政令,不允许各个画舫之间搞不正当竞争,挖坑使绊子抓到就要打板子,她这种“潜伏”破坏性更大,估计有可能要下大狱。

  舫主因为这种不光彩的事情下狱,圈子怕不是要笑死。

  她不甘心地看了眼李琴师,微微垂下头,扮演乖顺的侍女。

  陶君然保持了一贯风格,一身玄色衣衫,他大步踏上走板,珠帘早被人掀起候着。

  他从身边走过,风掀起的衣角扫在她身上。阿梵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幸好高大的身影从她身前经过,并没停留。

  王管事恭恭敬敬上前,“大人,咱们舫主身体抱恙,这次就由小人与三月梅姑娘……”

  “知道了。”陶君然打断道:“明日早饭前赶到鸿庆寺。”

  这……王管事有些犯难,画舫出游,讲究的是个游,边走边玩,又不是竞渡夺标,赶得这么紧船就晃得厉害,舞娘就算跳得再好,遇上个涛啊浪的,那些精心准备的歌舞怕是就没那么赏心悦目了。

  要是下人们手脚再不麻利,惹得贵客不高兴那麻烦就大了。

  王管事权衡了一下,进言道:“大人,最快也要明日晌午才能到。咱们这画舫虽然速度一流,为了让客人舒适,没赶过这么快的路,咱们船老大手下就四个伙计……”

  “废话那么多,大人说什么你照做就是了。”曹青不耐烦道:“人手我们自带了的!”

  他击掌两声,门外立刻有四名黑衣人现身,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够了吗?”曹青皱眉问。

  “够了够了!”王管事擦擦汗,感觉这县令大人不像是出去游玩,倒像是劫持了船出去打仗。

  “大人要就寝,带路吧!”曹青看了看主子难看的脸色,心想当真很少有人晕船晕到他家主子这种的。

  这一天大人除了腌制的酸梅子酸李子别的东西就没敢吃,提到要上船他都要吐。

  阿梵跟在人群后,垂着头,掐着袖口敛着步态,非常没有存在感。

  身旁有人手肘拐了她一下,阿梵抬头,王管事正冲她使眼色:上去带路,赶紧滴!

  司帐有专门的丫头,不是她,阿梵在这一小撮人里没见着那个长得丰腴的姑娘。

  “阿珠上岸蹲茅厕去了。”有人小声提醒。

  每个丫头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小打算,否则这些貌美的丫头也不会都从京城来到碧云县,不过是觉得这里容易出头,被贵人看重就不用再看人脸色侍候人了。她跟阿梵睡一间房,这几日因为太兴奋失眠,又嗜辣,每次如厕都不顺畅,在船上解不出来。

  王管事见她愣愣地杵着,眼神都要吃人了。

  阿梵笑着安抚了他一下,快走几步上了楼,留给陶大人一个熟悉的纤细背影。

  她推开船上最至尊豪华的房间门,挑了帘子候着,听到稳重有力的脚步声传来。

  曹青在楼梯角道:“大人需要清净,闲杂人等一概不准上来。”他亮出半截佩刀,不用废话就让蠢蠢欲动的下人们的心都凉了。

  这哪儿是来玩儿的,是来玩儿命的!

  船已经离开码头,向着碧波万顷的平湖而去。黑灯瞎火又没月亮,除了远处人家的灯火,平湖上什么都看不到。

  陶君然觉得很好,起码他看向黑暗中,比看着快速滑过的景致要好,不头晕。

  一日未进食,他到底有了些饥饿感。

  “取水净面,再取些汤饼来。”他声音冷淡疏离,自顾在椅子上坐了,并未瞧她。

  阿梵心想,这到底是世家公子见过世面,这么豪华的屋子他一点都不觉得讶异,万一有一天她攀上了陶君然这层关系,他不会嫌弃春来画舫寒酸吧!

  出门时,她听到门口候着的曹青莫名其妙地“呵”了一声,阿梵没敢回头,快步下楼了。

  阿珠如厕归来,从她手里抢过了送汤饼的活儿。

  阿梵靠着扶栏听着桨声,望着黑漆漆的水面,如意画舫现在走的水线她很熟悉,再过两个时辰,船就要到九道拐了,到了那里,无论经验多么丰富的船老大都会停下来等天明再走。

  届时画舫会停靠,她可以趁机下船,带着她的李琴师一起。

  前提是,她必须在离开前说服他同意跳槽。

  乌漆嘛黑的环境让人困倦,陶君然没有听琴,也没召三月梅跳舞。屋子里的灯一直亮着,听人说一直在屋子里看书。

  那他弄这么艘豪华的画舫,带着各种精致美食去鸿庆寺干什么呢?总不会是去拜佛还愿吧!

  远处沿岸的灯火愈加稀疏,夜深了。在船舱里晃荡的小厮们被王管事打发去睡觉,夜色中除了水流声,安安静静。

  阿梵慢慢起身,随手挽了件衣裳,向二楼给琴师舞娘们准备的房间摸去。

  其实李琴师的境遇,不用她费太多口舌,只要她给的起价钱,挖走他没有太大难度。

  她脚步声轻得像只猫,手腕抬起,准备叩门。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怎么又是你(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