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拜见县令大人(2)
程饭饭2019-10-25 18:202,107

  三年了。

  她指头拨着水,让河灯飘远,闷闷地说:“师父,前两年太乱,我没敢过来。今年来的不晚吧?你也不能怪我,我又不知道你到底哪天遇害,就每年这天来给你烧纸。”

  那些河灯的质量不大好,下水后没一会就沉下去了。

  好在纸元宝都烧尽了。

  她抬手从祭品里捡了个果子,莫无表情地咬着。用指头把嘴边的汁水抹进嘴里,她对着水面喃喃,说她这一年来大起大伏的经历,差点儿就做了连戚的大夫人,享受家财万贯的生活,现在成了小寡妇。

  “师父,你还记得连戚吧?”当初除了廖仲砚激烈反对她嫁外,师父也抽着烟斗不说话。

  阿梵问他意见,他吧嗒了好一阵,才说:“师父又没成过亲,你自己拿主意吧。”

  那就是不赞成,不看好,又不忍心让她难受。

  “你是不是当时就看出来,连戚不是长寿的面相,所以不同意?”

  那你老干嘛不当面说呢,现在好了,你唯一的徒弟成了寡妇。老头还是运气好,能收她当徒弟,她可以逢年过节给他烧烧纸钱。这世上除了师父,在乎她的人那么少,估计将来都没人记得给她烧。

  星斗漫天,眨啊眨的,也不知道哪颗是师父?阿梵把鞋脱了,翻身平躺,让浑身舒展开。周围只有吱吱的虫鸣,偶尔一个水漩撞到船上来,把船身撞得微荡。

  她一只脚搁在船舷上,另一只放在水面搅着水,跟她师父唠叨着,就像从前没出嫁时晚上在湖上过夜一样。

  搁在水里的脚,被什么挂住了,她猛一用力,脚踹上了什么东西。

  阿梵瞄了眼水下,眼睛骤然睁大,用力捂住嘴,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水里,浮着一个人,能看到脖颈上的大口子。她闭着眼,浑身汗毛竖立,吓得突然打了个嗝。

  远处有兵刃相交的响声。能看到乌篷船朦朦胧胧的影子,正往她这边过来了。

  阿梵心里暗骂,这么大一片林子,偏偏就让她碰上这种事。她猫着腰用竹竿撑水,四下一望,想逃命只有进红树林了。

  她撑着船,拨开拦路的藤蔓枯枝,在漆黑的林子里小心地撑着船。

  船头的灯早被她吹灭了,四周黑得慎人。

  林子外亮起数点火把,大船迫近,慢慢靠了过来。

  就听外面有男人道:“他弃了船,又带伤,不可能一直待在水里,给我搜仔细点儿!”

  “附近只有此处能藏人,就是把这林子翻过来,也不能把他放走了。”

  “一定给我把人找出来,生死不论。”

  阿梵心里真是有一箩筐的脏话想骂,谁说只有这里能藏人?再过一箭之地,还有片更大更深的林子呢!

  心里埋怨,她没敢待在原地,往林子深处撑船。幸亏她今日乘的是小舟,在林子里灵活滑动不受限制,她以为自己已经滑得很快了,没想到那些人速度更快,他们直接从树顶来的。

  一个个在树木间腾跃,各个身手不凡。

  阿梵只得弃了小舟,钻进黑沉沉的水里,她凝神静气,只余眼睛在水面窥探着。

  很快树干瑟瑟而动,踩踏声响传来,火光一点点近了。

  “在哪儿!”有人惊吼。

  脚步声纷乱,向着她左前方的位置聚拢,叮叮当当的兵器撞击声。

  阿梵趴在水里,不发出一点儿声音,湿漉漉的眼珠盯着火把照亮的位置。

  利刃扎入身体的声音,惨叫声,被砍翻的人落水声……

  脚步声突然转变了方向,往她这边来了。

  垂下的藤蔓被人抓在手里,从远处荡了过来。那人一手拽着藤蔓,一手握着短刀,借力翻身腾跃,将追上来的两人利落地抹了脖子。

  扑通、扑通。

  不知道是水珠或者血珠溅在她脸上,尸体就浮在她眼前,血水扩散到她身边,阿梵在水里打着哆嗦,憋不住冒了个嗝。

  她两手捂住嘴,惶恐地瞪着眼睛仰着头,看着那带着面具的男子从她头顶飞过。

  他微微低头看了她一眼。

  漠然,冷酷,不像是在看活物,反手两刀将身后的追兵杀落水,从她头顶荡过去了。

  林子里的火把灭了。接连的扑通两声入水声,有什么东西顺水飘过来,撞在她身上,阿梵死死攥着身边的树枝闭着眼。

  阿梵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像是被冻住了。

  天边泛白,停靠在红树林边的乌篷船早就消失了。

  阿梵还是没敢动,她生怕自己一冒头,正好给外面的人逮住。直到天光大亮,她目不斜视,不去瞧水里的“人”,直接往她弃船的树丛扑腾。

  师父死在这儿,昨晚又添了几个无名鬼,怪不得有船夫说此地闹鬼。

  她虽疲惫,身体倒还灵活,拨开枯树枝和杂草往里看。

  她船呢???

  周围是倒毙的枯木和歪脖树,这里水流平静,船根本飘不出去。

  巧的是,她插在旁边的竹竿也没了。

  不太可能是乌篷船上那些杀手带走的,他们还没到这个位置,就已经全部被击杀了。

  只能是戴面具的那个男人了。

  水匪?阿梵望着茫茫的水面不知道办好,没有船她怎么回去啊!

  日东升起来时,她歪在树杈上打瞌睡,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她。

  不远处,是王伯撑着竹排戴着斗笠过来了。

  “王伯,我在这儿呢!”她拢着手喊道。

  王伯很快把竹筏撑过来,阿梵踏上竹筏,撑着的那口气呼出来,心里踏实了,人也突然跪坐在竹筏上。

  天空一碧如洗,阿梵躺在竹筏上,突然爬到水边呕吐起来,一直吐得胃抽着疼,眼泪流下来。王伯什么都没问,把身上的酒葫芦摘下来扔给她。

  阿梵拔开塞子灌了两口酒,终于活过来了。

  “回去好好睡,没事儿别再来了。”王伯抬了抬斗笠道。

继续阅读:第十章 拜见县令大人(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