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拜见县令大人(4)
程饭饭2019-05-10 15:412,423

  这里达官贵人很多,却并不是能吃到嘴的肥肉,大户人家的的护院巡防都聘请的有经验的退役衙役,有些还是有作战经验的退役军官。

  水匪根本就不敢轻易下手。

  流窜到碧云县有什么企图?也并非听说哪艘画舫被劫的。

  阿梵担心的是,她在红树林里丢失的那条船。船上除了祭拜的贡品香烛外,还有她的一只小包袱,里面装了火折子、水葫芦和她的一双鞋子。

  她确定那水匪看到她了,不过红树林里那么黑,只有后面追兵手里火折子那一点光,他应该是看不清脸的。

  她的鞋……缎面上的绣纹是她亲手绣的,她绣工向来不突出,也没什么问题。

  这水匪就是再大胆,也不可能让姑娘们挨个试鞋子的。

  把事情想通透,也就没那么怕了。县太爷无非就是摸摸底,告诫一翻,她只要咬死没见过,谁也不会知道那晚的事情。

  日头将落未落,燕子低徊。饭后,老许头早早就将大门关好,确认灶里的火熄了,整个宅子安静下来。

  阿梵坐在梳妆台前,拉开梳妆匣最底层的抽屉,把连戚练笔的纸张拿出来一一细看,她突然蹙起眉。

  手中的宣纸,少了几页,连戚画的几页山水画没了。

  她又翻了翻,确认是真的不见了。

  容秀进来借她屋里的灯拆辫子,见她蹙眉凝思,问道:“怎么了?是米缸见底了?”

  阿梵咬了咬嘴角,手里的小剪刀咔嚓一下剪短灯芯,森森然道:“我觉得,这宅子里还真有不干净的东西!臭不要脸的装神弄鬼!”

  趁她不在,偷拿她东西的肯定不是鬼!

  三天很快就过了。阿梵对着连老二那发疯的一顿乱砍,连氏宗族这两天消停了点儿,没再来烦她。

  日暮时分,仙女庙祠堂前,三五一小搓地聚着不少人。

  都是穿着不俗的碧云县各画舫的舫主们,每人都有三两个丫头陪着,品茶、吃点心,舫主们捏着帕子谈笑风生。

  阿梵穿着蜀锦裁的蟹壳青的裙衫,手里握着折扇,身姿窈窕地往哪儿一站,就算是混在美女云集的画舫业女人堆里,依旧很惹眼,因为眼生,众人都猜不透她的来历。

  女人们私下眼神交流,都是一脸茫然,丝毫不记得碧云县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一位舫主,她管的是哪条船?

  天热,又没有坐得地方,平时娇养惯了的女人们开始不耐烦了。

  “欸!前面进去的,是馨宁画舫的舫主吧?进去怕是有两盏茶了,到底在谈什么啊!”

  众人望了望紧闭的庙门。

  有人嫌弃丫头打扇子打得不好,对着其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这新县太爷把舫主们聚在仙女庙,到底有何用意?”

  “就是啊,问话哪儿不能问啊,非要关起庙门一个一个地过堂?”

  众人正嘀咕,庙门嘎吱一声开了,外面候着的人一起望过去。

  捕快模样的年轻人从里面走出来,扫了扫手上的册子,目光四下一瞧。

  “下一个,春来画舫!”

  有这么一个画舫?众人正纳闷,那个身着青色衣裙的背影已经进到庙里去了。众人这才想起,最近天宁门码头搞得阵仗很大的装修那条船,好像就叫春来。

  仙女庙香火鼎盛,求财求子求姻缘,求什么都挺灵验的。

  阿梵腰背挺直,跟着衙役向里走。虽快要入夏,日头一落庙中还是有些阴冷。庙内神龛上,手持莲花的仙女慈悲地望着下面的人,香烟缭绕,让人觉得崇敬端肃。神像下首右手边放了张桌子,执笔的文书刚把写好的纸晾在一边,铺上白纸备用。

  光线已经很暗了,上首坐着个人,看不清容貌。应该就是县令大人了!

  阿梵低头跪着,余光只能瞥到他的手。指节修长,肌理匀称的手,一看就是没吃过苦,富贵祥和家庭中长大的。

  她伏着身子,低沉着声音缓缓道:“春来画舫舫主拜见知县大人。”

  地砖的凉意从手心钻进去,迟迟听不到叫起的声音,又等了好一会儿,头顶清冷的声音带着威势道:“起来吧!”

  不知道怎么的,阿梵手心儿里攥了一手的汗!

  她慢慢站起来,余光向上撩。这就是能把她拉出烂泥潭,让她能不受别人拿捏,堂堂张正活着的男人!就是她要不择手段地巴结,拼命去抱大腿的男人……

  他肩背挺直,器宇轩昂,比之当今时下流行的美男子多了些英逸之气,即便只是静静坐着就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阿梵心跳的很快,她微微接触到那双清冽淡漠的眼睛,马上低下了头,落在他腰间悬挂的墨色玉佩上。

  旁边的典史威严地咳了声,翻了翻手里的册子问:“春来画舫的主人,上面不是记着是连戚吗!怎么变成了姑娘家!”

  阿梵敛着袖子福了福:“那是亡夫。民女是三月接手的画舫,马上来衙门里报备了,估计前任王老爷事务繁忙,还没来得及更正。”

  她声音清冽婉转,缺少女子的柔媚,却能勾起人的好奇心。

  阿梵感觉到上首的人在打量她,那视线似带着重量,让她背脊发寒,她指头勾着袖子盯着他的靴子看。皂靴做工考究,靴底用麻两重,革一重,装饰用的花纹是京城世家常用的,不是官靴,也说明了出身不凡。

  还有那块玉,廖仲砚也有不少精贵玉佩,不过都比不上他这块。

  出身勋贵世家,性格难讨好,更难以接近,想到近日听的流言,阿梵皱眉想,这条大腿,真没那么容易抱!

  她盯着靴子上的纹饰发呆,没想到靴子的主人突然动了下腿,吓了她一跳。

  典史把册子向后翻了翻,嗯了一声:“是了,这里有订正。”

  阿梵抬手摸头发时,趁机又看了眼上首的人,难接近也要接近,大腿难抱也要抱,这是拽她出泥潭的绳子,是她黑暗人生里的光,不管怎么样她都要牢牢抓住。

  典史不耐烦地又问:“你的船,什么规格?”

  “船长九丈,大三张。”阿梵据实答。就是船上能开三大桌席,有三个房间,属于画舫船里面相对较大的了。

  “丫鬟婆子多少,船夫几个。”

  “船夫原本六人,刚刚辞了两个,一个丫头,一个厨子。”

  “日常停靠哪个码头?”

  “天宁门。”脚站得有点儿麻,她暗中把重心移到另一条腿上,以为无人察觉,又被来自上面的冷漠目光捕捉到。

  看什么?难道在看她的鞋?阿梵心里激灵一下,自从红树林那晚,她开始防备所有年轻男子。

  典史顿了下,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天宁门停靠的可都是官家的画舫船和公务船,这么看来,你亡夫也是身份体面的人。”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拜见县令大人(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