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拜见县令大人(5)
程饭饭2019-10-25 18:201,831

  “是。”

  县太爷一直没说话,阿梵怕出错,问什么说什么,尽量少说。

  “走哪条水线?”头顶清冷的嗓音再度响起。

  水线就是行船路线,涉及到画舫在哪里补充饮食,在什么地方停靠,中途招待客人看什么景致,这都是画舫的独门秘籍,怎么能随便说呢?

  她盯着那双靴子眼睛滴溜溜乱转。

  典史有点儿不耐烦了,拍了拍手里的册子,“这是仙女庙,说话可要走点心。据说在这里撒谎,断财断福断姻缘。”

  “……”阿梵回想连戚带她走过的路线,实话说了个八分,神明应该不会怪罪了吧?

  陶君然盯着她道:“你很熟悉平湖各水系?”

  这到底是熟,还是不熟呢?阿梵嘴角动了动,她摸不清县令大人的意图。熟悉那肯定是熟的,她自小在平湖上长大,又得到师父指点,这些年把平湖的边边角角几乎摸了个遍。

  话不能这么说。她藏在红树林里那只船到现在还没找到,小舟不可能走得太远,那水匪一定是用她的小舟上岸了。如果官府得知了什么线索,盘查到她这里就不妙了,春来画舫还没开张,舫主就惹上是非,不吉利。

  “民女生在碧云县,平湖就跟家里的田地,指着它生活。不过自从民女嫁人后,夫家不愿意我抛头露面,就只在宅子里操持家务了。”她说话时,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目光直视对方,声音清脆圆润,给人一种率真娇憨之感。

  典史把册子放回桌上问:“最近有没有见到什么形迹可疑之人?或者,船上有没有来路不明的人?”

  阿梵摇头,生怕否认的还不够,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春来画舫还在装修,没开业。我日常都待在家中,近日外出的时间并不多,每次也有丫头陪着。”

  室内的光线暗沉,她跟一株竹子似得站在那儿,皮肤白得像是会发光,偶尔一笑,能看到整齐皎白的牙齿,把整张面孔都点亮了。典史瞥她一眼,心想都说平湖的水养人,看来果真不差。这儿的姑娘有种天然之美,不施脂粉却明媚鲜妍,丝毫不比京城里的大户小姐们差,只是乡野丫头到底欠缺些礼仪,就进来这么一会儿,她眼睛都快长道大人身上了。

  啧啧!跟在京城里情况一模一样,只是京城里的姑娘更含蓄,她这直白的让人受不住。

  典史示意师爷把要记的记好,清了清嗓子,道明今日召见她们的意思。

  “今天陶大人请大家来,一是见个面,相互熟识一下,父母官嘛,当然是要把诸位的事情放在心上的,最近有股水匪流窜到碧云县来了,为了大家的安危,所有画舫游湖走什么线路,接待什么客人,统统要报备,以备查验;二来,陶大人听说这画舫之间竞争的比较激烈,下绊子使手段的,更有甚者还动手了。大人这才刚到任,状子就递上来了。这不是端午快要到了吗?到时候达官贵人会过来很多,大家都安分点儿!”

  果然是跟水匪有关,不过这不是她最关心的。离端午的画舫大赛还有不到一个月,初选的名单出来了吗?她眼神里像是有只小手,不停地搅扰着上首的陶君然。

  典史咂了下嘴,皱了皱眉,向她摆手赶人:“行了,下一个。”

  阿梵站着没动,像是竹子在地上生了根。

  “你有何话说?”陶君然放了杯子,声音刻板低沉,听不出情绪来。

  “有的。大人!刚刚典史说,您叫我来,是相互熟悉,我的情况您已经都了解了,您一句都没说自己的事情。”她抿着嘴时,两腮略鼓,像是未脱稚气的少女还留着婴儿肥。

  陶君然斜睨着她。

  她微微上前一步,灿然笑道:“我听到一些消息,说是大人出自京城的勋贵世家,十五岁就能奉旨协理江南盐道司贪腐案,是吗?”

  “你想说什么?”陶君然靠在椅背上,两眉向眉心挤压。

  话都说到这里,阿梵对他脸上的不耐烦视而不见,无比真诚地道:“那就是说,大人虽然长在权贵阶层,却是陛下看重的能秉公执法之人,最公正的对吧?碧云县有几百条画舫,权贵大户手里几乎都有,不过画舫大赛的名额有限,每年中选的都是特定的几艘画舫,翻翻记录也就知道背后都是哪家。大人也打算效仿前几年的规则来定名单吗?”

  陶君然指头捻着杯子,睇着她不说话。

  嗯……他身上有种味道,让阿梵忍不住想凑上前辨别,感觉像是木料的香气,又像是神庙中的焚香,似乎又掺杂了些中药味儿,高冷孤寂的味道……这种香跟他冷冰冰的气质很相配,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收拾了心思继续道:“是不是也要给我们民间画舫一点儿机会?年年都是那几条画舫,舞乐也有固化的套路,有什么意思?总吃山珍海味也会腻歪,偶尔吃下清粥小菜,也别有生趣的。您觉得呢?百花齐放才更显得天下升平,黎民富庶啊!”

  典史瞥了眼主子,发现他鼻梁上有细微的汗珠,脸色越发不好,心知应该是他的伤口崩裂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拜见县令大人(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