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春来画舫不打烊(3)
程饭饭2019-05-10 15:292,165

  天近晌午,蝉鸣声起起伏伏,让人平添烦躁。

  廖仲砚在马车里坐得很不耐烦,连府那个斗鸡眼的门房说阿梵出去了,没套车,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他这儿都吃了两碗冰粉,还不见人回来,刚留了口信打算掉头回府,就看到阿梵青色的身影慢慢在巷子里出现。

  “快快!老张,快过去!”

  马车赶上阿梵两人,他挑了帘子招呼她:“上来上来,等你半天了!给你留的冰粉都化了。”

  阿梵钻进车里,见他今日衣衫穿得妥帖严整,头发束得整整齐齐,猜想他肯定去见了身份尊贵的人,不然以他的脾性,不会选这么老气沉闷的靛蓝色。

  “快来给我捶捶肩膀,这一早上,为了你,我这半边身子都坐麻了。”廖仲砚夸张地活动着脖子,顺手把冰粉递给阿梵。

  容秀突然站起来,羞涩地蹭到他身边:“廖公子,我给你按吧,我们夫人手劲儿太大,看把你摁坏了呢。”她抬手就要去摸廖仲砚的后颈肉,却被人闪开了。

  廖仲砚受到惊吓一样往旁边侧了侧,“不疼了不疼了,先说正事儿。”

  容秀一脸的委屈,眼神哀怨地坐回她身旁。

  阿梵眼睛里含着笑,勺子拨了拨碗里的晶莹剔透的吃食,含了含嘴角问:“听说知县老爷要升迁了?”

  廖仲砚啧了一声,身子往前探了探,表情也端肃起来:“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事儿。”

  他在廖家备受宠爱不假,不过凡事也不能全由着性子来。他虽然是嫡子,但娘亲早逝,现在当家的主母是他娘的表妹,对他也不能说是不好,不过毕竟她膝下也有两个儿子,这亲疏远近一下就分出来了。当今的县太爷王鼎元是他的二姨丈,或者说是他大哥的二姨丈更确切些。

  王鼎元这次的升迁非常低调,一直等到户部来人核实了身份文牒把该走的程序都弄好了,才把消息放出来。

  这让碧云县的舫主们叫苦连天,就为了下个月的画舫大赛,众人没少在王鼎元这里表人情,结果人家拍拍屁股要走了,那画舫大赛的名单他拍板的就不能作数了。

  好在,王鼎元也不是把事情做绝的人,离任前夕他把这碧云县有头有脸的商户请来,给他们引荐了一个人,京城里负责邸报草拟、审核的进奏官手下的小文书,此人虽然官阶小,知道的事情却多。

  在受到众人热络的招待后,此人醉酒后说了些关于新任县令大人的事情。

  廖仲砚单眼皮一撩,带着点儿天真憨傻的表情说:“新大人姓陶,不对,好像姓裴……”

  他接收到阿梵对他充满不信任的眼神,委屈地争辩:“不是我不仔细听,是他的身世委实过于曲折。”

  说是这位新大人,风采卓绝,才华无双,出身京城门阀世家陶家,十五岁就做了天子门生,隐隐有少年卿相的势头。这么一个惊才绝艳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十五岁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被武德将军府的裴老夫人给领回了裴府,他又改姓裴了。京城里这两大世家并没有因为他这离奇的身世疏远,反倒是关系越来越密切,结果这位公子不知道哪儿没想开,放弃大好前程,突然去投了军。

  这一去就是六年,挣下不少功名。一直到去年平定了闵王之乱,他回京受封赏,说什么都不肯接受天子做媒娶宗室郡主,执意要娶摘星楼的一个舞姬,多方压迫之下,舞姬投水自尽了。有人说是其实没死,削发做姑子去了,有人说是隐匿江湖了。结果这公子性情大变,说什么不肯接受指婚,最后被贬来碧云县……

  “都说他性情乖张,难于接近。这两天我爹愁得头疼病都犯了。”

  阿梵听得出神,心想估计这新县太爷人还在京城呢,关于他的流言可是已经沸沸扬扬了。碧云县的大户们挖空心思地琢磨,怎么讨新老爷欢心。

  不愧是京城来的老爷,身世比她还曲折呢!

  “挺惨的。”她摇着扇子感叹,新大人为情所伤,倒是跟她有点儿同病相怜。

  “那可不,”廖仲砚附和道:“一听说是他继任县令,估计这碧云县所有大户脑袋里盘旋的都是这个惨字。”

  难伺候,还得罪不起。据说连宫里的太后都偏爱他,让他来碧云县就是为了散散心,想让他寄情山水冲淡情伤,什么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那都是留给继任县令的。

  “那,这画舫大赛还办吗?”她睫毛扑眨扑眨地问。

  “办啊!知道他为什么答应来碧云县吗?因为国师给他起了一卦,说是:姻缘平生债,广水或可期。他的姻缘在东南弱水之畔。”

  从地图上,只有碧云县比较符合。

  阿梵托着下巴,听得极其用心。国师这么含含糊糊的一句,哪儿就那么巧说的就是碧云县啊!再说那舞姬既然要走,为什么不走远点儿,就躲在个达官贵人云集养生的碧云县,那走的也太没诚意了吧!

  廖仲砚往靠背上一仰,犯愁地盯着车顶道:“新大人一上任,参赛名单肯定会有大变动。我已经帮你把资料递上去了,你那是艘什么船啊?”

  他从没听说过连戚名下还有画舫,不过这也不奇怪,他对连戚这个人都不关心,更何况他的画舫。

  “柚木大三张,就停在地宁门码头,叫春来画舫。”阿梵不说话的时候,喜欢眯着眼,绮丽冷艳,提到画舫的时候,眼睛就睁开了,满满的都是情绪,把三眼皮都撑成了单眼皮。她清亮亮的眼睛里有光,整个人神采飞扬。

  “带我瞧瞧去!”

  车轮在石板路上滚过,没过一盏茶时间,廖仲砚神色严肃地叫了一声:“停!”

  车夫应声勒紧了缰绳。

  阿梵纳闷地看着廖仲砚,他那个深思蹙眉的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特别紧要的事情。

  他挑开帘子吸了吸鼻子突然道:“那家咱们吃了好多年的卤羊肠,好像换主人了。你等我下去问问。”

  没等阿梵说话,他已经跳下车,奔着街边的铺子去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春来画舫不打烊(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