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县令大人救救我(1)
程饭饭2019-10-25 18:201,855

  江左云家百年前便是豪门望族,即便到了现如今,鼎盛气象延续,没有衰败征兆。云荷安是国老的小女儿,自小便是金尊玉贵地长大,目中无人惯了,就只偏爱陶君然,软磨硬泡想嫁他。两家的家长也有意结亲,不过陶君然一直不松口。

  此次他比逼着来,一是家里长辈逼迫不得不来,再者他也想知道云荷安是单纯地来拜佛还原,还是她背后的云家也想在碧云县做点什么。

  车停稳后,钻出个穿鹅黄色金缂丝褙子的女子,带着金项圈,发髻高高拢起,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容貌清丽,眼尾微微上挑,粉腮樱唇。十足的美人。

  美人不稀奇,难得的是清贵的气度。

  云荷安站在车上,望着站得老远的陶君然嘟嘴。

  陶大人沉了沉气息,踱步走过来,向她伸出手。

  她柔软小巧的手掌放入他掌心,满意地翘起嘴角。

  这酷热天气,丫头们汗湿浸衣,再美的妆容也花了。云荷安扫了一眼,目光落在车厢旁捧香的阿梵身上。

  这丫头鼻端微微沁着汗珠,粉面凝脂,干干净净,没有脂粉的痕迹,目光微微下垂,长而上翘的睫毛颤啊颤的。她捧着香炉离车非常近,有风吹过,香气四溢,引得一只蝴蝶落在她肩头,目不斜视的陶大人也淡淡一瞥。

  招人眼目。

  云荷安的笑凝在脸上,看蝼蚁样的目光上下扫了眼阿梵。

  她身边的贴身女侍最懂主子心意,下车时“不经意”地撞了下阿梵手里的捧香。

  阿梵眼疾手快地侧身,香炉里的香灰仍扑出一层,迎风散了。

  “瞎了眼吗?连捧个香都捧不好,脏了我们主子的衣裙,你们船上就是这么教规矩的?该死的东西。”女侍向来跋扈惯了,抬手就扇嘴巴。

  不想挨打的阿梵,“嗖”地一下就缩到了陶君然身后。

  侍女再想抬手,陶君然脸色一沉,微侧身,寒湛湛的眼神直逼那女侍。

  巴掌到底没敢落下来,对方惶恐地收回手,弯腰缩回到主子身后。

  云荷安美目含笑,晃了晃他的衣袖道:“是我姗姗来迟让允之哥哥久等啦!人家千里迢迢赶路,这一路都头晕脚乏。你就别跟我一般见识啦。好不好?”她娇俏的脸上尽是小女儿态,像是完全不懂他为何生气。

  “我的奴才教的不好,在你面前喧哗,我下来罚她就是。翠珠!”她声音冷厉地喊道:“去领你的罚,不要让人觉得我们云家久居江南,下人整日都这般没规矩的。”

  女侍应了一声,走到车厢后,噼噼啪啪扇嘴巴的声音响起。

  “好了,允之哥哥你不要黑着脸了,你能来接我,我欢喜的这几日都没睡好。”她口气亲昵,眼神明亮热络,看都没再看阿梵一样,只是经过王管事身边时,吩咐道:“我不想在船上见到那丫头。”

  王管事又是点头又是赔罪,立马走过来把阿梵给解雇了。

  如果不是被点名要捧香,她现在早就离开了。她掂着手里的二两银子,想着刚刚那贵女。

  三月梅冷傲目中无人,每每看她的眼神都带着鄙弃,暗讽她是村姑;刚刚那贵女却是视她如蝼蚁,命贱得随时可以踩死。

  在这鄙视链条中,她是最末的一环。不过那又怎样,她偏就不死,就要好好地活出个样子来。

  把银子收好,她在“离别亭”等太阳落下来。这条水路她熟,鸿庆寺香火鼎盛,十分灵验,碧云县的富户们很多会来进香。

  傍晚时分会陆续有香客的船抵达,她花几文钱就能让船老大顺路把她带回去。

  林间鸟鸣回响,不远处有汩汩清泉。

  阿梵坐在亭子里,仰头望着半山腰的鸿庆寺。一年前连戚带她来过这里,他虽是这碧云县富户老爷,跟她在一起却完全没有个富绅的样子,总喜欢逗她。

  那时她为了能嫁给连戚,整日里端着,装成个大家闺秀的样子,食不言寝不语,行止规规矩矩,连笑要笑几分都要拿捏好,不能露齿,不要逾礼。

  鸿庆寺的素斋做的非常好,当中一道糕点她特别喜欢,夹了一块放在齿间慢慢地嚼,不敢再捻第二块。

  被连戚看出来,他故意道:“我不喜甜,你又不吃,端走喂鸟吧!”

  她想阻拦的话梗在喉间,到底没说出来,却憋不住失望的表情。抬头时,见他笑盈盈地望着自己,目光是满是打趣捉弄。

  “喜欢就说,你这样累不累啊!”

  他把盘子放在她面前,抬手抚了抚她的后颈。

  累啊!阿梵抱着膝盖想,她现在已不端着了,每天都是本性流露,可惜已经没人在意了。

  连戚做生意很有天分,碧云县的上下关节被他打通,各个阶层都有与他真心相交之人。

  他空闲的时候,却不喜应酬,窝在宅子里教她写字画画。

  “你去谈生意呀,不需要陪我。”她赧然笑着,故作大方地说。

  “都是些老头子有什么可聊的。钱是永远赚不完的,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多少钱小爷都不乐意换!”

  连戚啊——

  她正望着路边的野花发呆,就听到黄土路上有错杂的脚步声。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 县令大人救救我(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