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作妖是种病(2)
程饭饭2019-10-25 18:201,324

  阿梵看着眼前的冰冷丽人,对她说的话半信半疑,说她性子不好那部分是绝对信的。

  “哎呀!近两年,你常跳的只有“临江仙”和“过秦楼”,好像没有什么新作品。”阿梵笑盈盈地望着她说。

  被人质疑创新实力,三月梅的脸“腾”地红了,愤而怒视她。

  “你别气呀,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三月梅来春来画舫上还跳这两支舞,那春来画舫就成了低配版的如意画舫,那挖她过来也没什么意思呀。

  春来画舫将来是进第一梯队的,必须有创新才行呀!不能只给客人喂他们吃腻了的啊!

  阿梵捻住被风吹上船的草叶,在白皙的指头间绕着,徐徐道:“你身边侍奉的丫头就有四个,吃穿用度暂且不说,春来画舫可没那么多房间安置她们,你的头面首饰当季衣服都是京城里时兴的,几乎不穿第二次,这个我也是供不起的。”

  她微微停顿,接着道:“再说你这个做什么事情都看心情的态度,在我们船上是绝对不能惯着的,我不要求你刻意逢迎、谄媚讨好,别人敬你才气,你也回别人个笑脸总可以吧?”

  三月梅算是看明白了,她这话里话外都在嫌弃她,果然上赶着送上门的就是不受待见。

  她额上青筋浮现,抢白道:“就你那小破画舫,还敢嫌弃我?你现在还有的选吗?”

  她就是矫情,就是随心所欲,就是喜欢不给客人脸面,那是她的排面,她有傲慢的本钱,就算她这样,碧云县的贵公子们也是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阿梵看着她胸口起伏有些剧烈,知道她是气大了。

  “好,这些暂且不提,聘你上船一个月要多少月银?”阿梵故作平静地问着,心里实在是动心,太想要她了。三月梅只要能登船,就相当于一块金字招牌,她的固定拥趸会跟着她流动到春来画舫上。

  要镇定,谁最先绷不住就输了。

  三月梅淡淡启唇:“三百两,头面首饰和四季衣裳的钱另算。”

  “你去抢好了!”阿梵娇俏地翻了个白眼,“一百两不能再多了,你那四个丫头都不准带,我们船上都要自食其力。”

  三月梅气得脸色铁青,脸孔都有些扭曲,她已经自降身价,没成想她竟然这么侮辱她。

  “你做梦!三百两一分不能少!”

  “我实心实意请你,你便宜一点儿好啦!”

  “……你,你以为菜市场买菜吗?三百两!不还价!”

  “呵呵!我觉得如意画舫画舫挺好的,你继续待着吧。”阿梵转身就走。

  谈崩了,这个价格没法儿接受。

  三月梅怒道:“站住!”她从后面追上来,也不管什么优雅的仪态了,“我只要上船,陶大人就会时常驾临,这份殊荣可不是其他人能给得了的。”

  阿梵微微沉思,点头道:“好,那就三百两,不能带丫头,头面首饰四季衣裳的钱你自己出,要签字画押。”

  三月梅冷冷勾了下唇角,“好。”

  等她找到了东西,完成了任务,看她怎么收拾这个死丫头。

  这个鸡贼的死村姑!将来总有她后悔的时候。

  从楼上下来,阿梵还觉得有些恍惚,舞娘的问题解决了!!!如果三月梅能勾住陶大人,她就不用自己动手啦!只要他多来画舫几次,那就不愁敲不开贵胄富贾圈子的大门。

  她也算是间接卖了个面子给陶君然吧?她花了大把的银子挖了三月梅过来,让她不受挤兑打压,陶大人应该会念她的好吧?

  想到三百两的月银,阿梵好看的眉毛纠结在一起,瓷白的牙齿咬着嘴唇,思量着怎么凑银子。

  银子,又是银子!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作妖是种病(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来枕星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