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脸打得啪啪响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4,331

  戏台已经搭好。

  虽然即墨公子的选美大会的初试要到未时才正式开始,但辰时,街道上已经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鉴于即墨公子初来之时引起的轰动,大家都很有先见之明地先行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坐好,靠着瓜子、花生来挨一天。

  直到日上三竿,施清韫才从美容觉中醒来。

  曼霜已经还了齐府的茯苓夹饼和赵府的油布伞,归来时,一脸少女怀春、容光焕发的样子。

  今日是即墨公子选美大会的初选,曼霜知道小姐心情郁闷。进入施清韫的闺房前,特地将之前的淡粉色华衣换上了淡青色的素衣,又紧张地收敛起笑容,生怕触了施清韫霉头。

  施清韫皱了皱眉,直接略过她手中抱着的浅蓝色罗裙,自行挑了一件明艳的桃红色裹身华服,外面披上白色的丝绸坎肩,曲线优美的颈项和美丽的锁骨一目了然,勾人心魄。

  曼霜已经开始思考,是立刻就去请郎中,还是待小姐用膳过后再去!像这种受到强烈刺激之后的反常行为,还有没有药可以医治。

  施清韫眯着眼将打量一番,略有失落。

  “曼霜,我给你放几天假,你回乡去看看吧!”

  曼霜大惊,难道是自己的腹议被施清韫看穿了,她气自己说她有病,要将自己赶走?

  噗通一声,曼霜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小姐,曼霜错了,小姐别赶曼霜走!”

  施清韫摇头,“你何错之有?我上次见你穿的这么素,应该是家乡的大伯母去世了。我俩相识多年。你的心情,完全不用跟我隐藏!”

  干,小姐,曼霜能跟你说我现在谈恋爱呢,心里太高兴了,怕你不高兴吗?

  “我马上换!”曼霜溜之大吉。

  施清韫已然明了几分,自己之前的自欺欺人,想必给身边之人都带来不少困扰,此番她下了决定参加即墨公子的选美大赛,便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所以,为了避免再引发什么惊涛骇浪,还是先行隐瞒较好。

  施清韫将那只硕大的蓝色蝴蝶藏于袖口之中,只道自己想去拜佛散心,叮嘱曼霜不要跟来,便戴上帷帽独自出府了。

  *

  街道上人山人海,放眼望去,乌压压的黑了一片。

  帷帽下,施清韫已经将硕大的蝴蝶黏在了胎记上面,在‘选美大会’登记处做了登记,便来到了等候区。等候区人头攒动,施清韫甚至举步维艰。

  “这位大婶您请让一让!”

  “你喊谁大婶?你才是大婶?你全家都是大婶,哼!”

  “这位哥哥是陪妹妹来的吗?”

  “怎么说话呢?陪什么妹妹啊?我是来参加比赛的,哼!万一即墨公子有龙阳之好,就好我这口呢?”

  施清韫对着彪形大汉连声赔笑‘是,是’,并疾速远离他三丈之外,确定不会被他听到之后,独自喃喃:“即墨公子怎么可能是短袖呢?笑话!”

  “就是!”

  冷不丁地,身后一女声附和着,施清韫感觉遇到了知音,心中感念,不想转过身来却又是另外一重心理暴击。

  “即墨公子自然是喜欢我们女人咯!”那‘女子’尖着嗓子说完,又拿着蒲扇咯咯咯笑了起来。说话的间隙,一会甩甩手帕,一会蒲扇半遮面。举手投足间,似乎都在模拟女子的惺惺作态。

  只是,大哥,能不能先回家把络腮胡子给刮干净?

  施清韫连续两次吃了瘪,未免小心翼翼,悻悻地走到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媪身边,感慨道:“太疯狂了,奶奶,您不会也是来参加即墨公子的选美大会的吧!?”

  “当然不是!我都一把年纪了,有自知之明的!”

  施清韫暗自庆幸,总算有个正常点的。

  “我是来看看即墨公子家里需不需要佣人的,比如奶娘什么的。只要每天能伺候即墨公子,看着他,我就心满意足了!”

  “奶娘?即墨公子都多大了还要吃奶?”

  “哎呀瞧我这张嘴!怎么一不小心把理想说出来了呢?”老媪作势打了打自己的脸,讪笑两声,“厨娘,是厨娘!”

  施清韫努力赔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脸,朝着等候区一群看似正常的女子走去。

  “哼,竟然还有脸来?”

  尚婉儿见施清韫走来,狠狠剜了她一眼。身旁,是她的好闺蜜孙如画。此前,她已经将两人在香粉店的矛盾纠葛告诉了孙如画。

  本来,心高气傲的尚婉儿是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的,奈何即墨公子的选美比赛开市在即,她担心事情肆意扩大,在坏了施清韫的声名的同时,又连累到自己,影响即墨公子对自己的印象,那就得不偿失了。

  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她尚婉儿不会做。但这笔账,她一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记着,秋后算账,也是不晚。

  “呵呵,今天啊,可有好戏看咯!”见施清韫逐渐走近,孙如画故意提高嗓门。

  “是啊,有人主动来丢人现眼了,能不好看吗?说不定啊,比选美大会的初试还好看呢!”尚婉儿说着,咯咯笑了起来。

  施清韫知道两人是故意刺激自己,若是自己当众争执不休,不过是着了别人的道。现在自己只身一人,连曼霜都没带,而对方却人多势众。识时务者为俊杰,施清韫很‘怂’地视而不听,装作根本没看见她们,哼着小曲儿绕到一边。

  施清韫倒是不担心她们会当众撒泼,毕竟,选美大会的初试在即,就算她们不顾及大庭广众,也不会不关心即墨公子的看法。

  “丑八怪,你以为选美可以戴帷帽吗?”青苔仗势欺人。

  “你美你都对!”

  “你……”青苔吃了一个瘪,气愤不已。她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当着自家小姐的面说她美,这不是挑拨离间,打她家小姐的脸吗?转过身,又忙不迭地跟尚婉儿一番道歉。

  施清韫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她们的打扰,尚婉儿等就像是一记重拳打在棉花上,又是糟心又是无奈。

  未时。

  初试开始!

  施清韫挤在初试人群中,只觉得大开眼界。除了男女老少、高矮胖瘦、歪瓜裂枣、奇形怪状等各色人等,还有各种以奇怪装束来博人眼球,比如,那女子你头上插的几把明晃晃地长刀是什么鬼?

  评委是十名男子,想必都是直男,所以,对着大型车祸现场的初试者昏昏欲睡。偶尔几个鹤立鸡群的出场,他们立马困意顿消,一个个口水直下三千尺。

  可惜‘鹤立鸡群’之后,又是更多的惨绝人寰。评委们为了夜间不被噩梦侵扰,一个个又努力装死。半场初试下来,睡也没睡好,只觉得头晕身乏。

  尚婉儿和孙如画都顺利晋级复试,施清韫排在末尾,忧心忡忡。初试只能晋级十五名美人,复试再淘汰八名,最后剩两人晋级决赛。比赛越往后越激烈。

  即墨公子端坐在戏台中央,看着这堪比选丑的‘选美’比赛,一直挂着如春风沐雨一般美好的笑容。施清韫不禁感慨,果然是人美心善,是要有多么强大的心脏,才能承受这一幕幕与甜蜜无关的暴击。

  国民相公的魅力超乎想象,那如春风化雨般的笑容,像是有种神奇的魔力般,让各种奇形怪状的看客们蠢蠢欲动,临时参加初试的歪瓜裂枣越来越多,七名评委一个个叫苦不迭。

  还有三位评委去哪里了?

  一位承受不住心理暴击去德济阁看大夫去了。

  还有两名直接加入了选丑,哦不,是选美队伍。

  后半场的选美情况更加惨烈,七名评委已经从头晕身乏变成了神经性亢奋,看客们也都各个情绪激昂,大家对惨绝人寰之流同仇敌忾,西红柿臭鸡蛋满天飞。

  终于轮到施清韫出场了。在这之前,已经选取出了十三名相貌清丽的‘佳丽’。施清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会不会太过惊艳,闪瞎了众人的眼啊!

  不想那么多了,太过善良就是愚蠢,美丽过分不是自己的错!

  施清韫一边朝着端坐在舞台中央的即墨公子明送秋波,一边扭动着弱风扶柳般的腰肢,缓缓上了戏台中央。

  “呵,好戏开始了!勇气可嘉啊!”

  “好啊,好啊!上杆子来丢脸,我还真怕她不来呢!”

  尚婉儿和孙如画讪笑地揶揄着。

  “青苔,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臭鸡蛋臭鸭蛋臭西红柿臭榴莲一样都不少……”

  青苔搬出一个十斤重的大榴莲,瞬间熏走了周围一片人。

  尚婉儿嫌弃地白了她一眼:“没脑子的蠢货,你这是想叫我们背上谋命杀人的罪名吗?”

  “是,是,青苔知错了!”

  于是,青苔便费了好大的劲,将硕大的榴莲给切开,抓起那香糯松软的榴莲肉朝着施清韫砸去。

  施清韫没想到自己上台后竟然有榴莲肉的待遇,顺手从帷帽上拿了一块大的,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谁这么体贴竟然知道她好这口?

  本以为施清韫的出场,会引来臭鸡蛋和西红柿满场飞,不想,只有曼霜所丢的几块硕大的榴莲肉,还被施清韫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尚婉儿漂亮的脸蛋都被气歪了。

  见青苔又被评委训斥,尚婉儿前去评理。

  “她明明就是一个丑八怪,砸她有什么不对?”

  “理论上是没有错,不过,我们只针对公认的丑女,这位小姐尚未摘下帷帽,所以……您可以等一会再砸吗?”

  “没关系,没关系的,多砸一些过来,好吃,好吃!”施清韫吃得正高兴,只觉得砸来越多越好。

  尚婉儿气愤不过,左手拿着臭鸡蛋、右手拿着臭西红柿朝着施清韫身上砸去……却被施清韫敏捷地躲了过去。

  众人对施清韫戴着帷帽选美之事也是多有异议。尚婉儿见民声所向,愈加得意张狂。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施清韫左眼角胎记之事大肆渲染,瞬间,一个不堪入目的丑女形象在她的描述中栩栩如生。

  看客们惊诧于她口中的丑女,更好奇眼前女子帷帽下的庐山真面。

  全场鸦雀无声。即墨公子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施清韫的身上。

  “我来帮你!”

  突然,尚婉儿眼疾手快趁势一把扯掉了施清韫的帷帽。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

  施清韫缓缓地抬起头,众人的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左眼角处,竟然有一只硕大的海蓝色蝴蝶。

  美丽的蝴蝶停留在那张俏丽白皙的脸盘上,仿若本身就飞舞在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间。恰到好处的蝴蝶,恰到好处的位置,将施清韫整个人衬托得清丽出尘,国色天香。如此一对比,那些已经晋级的佳丽,都显得黯然无光。

  “即墨公子,她耍赖。应该将她脸上的这个蝴蝶扯下来。”

  尚婉儿说着就要朝着施清韫的脸上扯去,施清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狠狠地瞪着对方。

  “难道你们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穿金戴银、各种奇葩头饰首饰,就是公平起见?”

  评委们频频点头,感慨女子间的撕逼大战,竟然比选美比赛还有趣味。

  “直接晋级决赛!”即墨公子直接给了施清韫一张决赛通行证,惹红了所有人的眼。

  “即墨公子……”尚婉儿很不服气。

  “你这是在怀疑即墨公子的眼光吗?”从评委席中幽幽地传来这么一句。

  尚婉儿如梦初醒,怯怯地看向戏台中央的即墨公子,露出一个讨好谄媚的笑容。

  “即墨公子的眼光自然是最好的,只是,不要被别有用人的人利用就好!”

  “公子自有决断,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说话的是即墨公子的贴身随从大田。

  即墨公子倒是一副和颜悦色,似乎根本没将此放在心上,眯着眼睛,打量了着施清韫,“凡人皆各有喜恶,我觉得这个女子很有韵味!”

  国民相公已经发话,若是再多争辩,不过是自讨没趣。尚婉儿悻悻地退回到人群中,对施清韫的恨意达到了顶点。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即墨公子是不是眼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